手机上阅读

第749章 建御名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49章 建御名方

    我们相视漠然,长谷川正人的身世向来是长谷川家最为忌讳的事情。

    长谷川正人的母亲是一个出身卑微的侍女,姿色一般也没有什么亮眼的地方。

    像这样的侍女在将军府里很多,长谷川信德平时连正眼都不会不瞧她们。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女子,竟然在长谷川信德醉酒临幸后怀上了孩子。

    王都坊间传闻长谷川信德已经失去生育能力,那时很多人都怀疑这名侍女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是长谷川家的种。

    长谷川信德权势财富这辈子都有了,现在就缺这么个孩子。

    他给了这个女人名分,并且安排最好的侍女和护卫日夜守护在身旁。

    可惜好景不长,这个女人生下长谷川正人后不久就因为感染风寒去世了。

    长谷川信德虽然行事狠辣,但在这件事情上他还是十分深情。

    他给这个女人立了祠牌,并且安排专人日夜供奉香火。

    之后长谷川正人慢慢长大,将军府内部的人都不愿意提及他生母的事情,毕竟这件事情涉及到长谷川正人的身世,十分敏感。

    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把这个女人给忘掉了。

    现在大名派拿这件事情在朝堂上攻击长谷川正人,也难怪他会发怒把原田浩司押送到王卫府地牢关押起来。

    王卫队士兵上楼把原田浩司带了下来,原田春树也是跟着下来了。

    原田春树来到我们面前道:“四位前辈,家父很明显就是被人陷害的,为什么要把他关押进王卫府地牢!”

    足友次郎道:“二公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将军亲自从王宫里送出来的命令,我们不敢不执行啊。”

    原田春树道:“鹤田前辈,您年轻时也担任过刑部丞的官职,如此拙劣的陷害手段您应该从口供之中就能分析出来吧。”

    鹤田正良道:“二公子这话说的没错,但也没有绝对的证据证明原田兄无罪,现在只能等王卫府的进一步调查了。”

    原田春树道:“谁知道王卫府的进一步调查猴年马月才能出来,到时家父是否还活着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李成良道:“二公子,您最好好好想想家里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只要有确凿的证据,就可以帮助原田老爷洗刷罪名。”

    足友次郎道:“把人带回王卫府地牢,好生照料起来。”

    话音刚是落下,一阵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谁敢把他带走!”

    一个有些驼背的精瘦男人背着手从楼上下来了,他身后跟着两个精壮汉子,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像是门神一般。

    这两个家伙步伐稳健,气息沉稳,一看就是江湖好手。

    足友次郎道:“这位先生,您好大的口气啊!”

    原田浩司见状扑腾一声直接跪在地上道:“大国柱,您要为我做主啊!”

    此言一出,整个兴隆客栈的一楼全都安静下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都是朝那名精瘦男人汇集而去。

    我打量了一眼这个男人。我本来以为这建御名方也像大山津见那般像是一个精悍的大将军,可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瘦小,而且浑身散发着一种阴鸷的气质。

    建御名方冷哼道:“没出息的东西!”

    原田浩司闻言,直接声泪俱下道:“大国柱,这摆明了就是有人想陷害我,他们不想让我原田家拿到这供货商的买卖,什么公允,根本就是一个谎言。”

    建御名方道:“闭上你的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原田浩司擦了擦泪,一脸委屈的跪在地上。

    原田春树上前恭敬道:“大国柱,您怎么下来了。”

    建御名方道:“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是避无可避了,既然有些人想要我露面本国柱露面就是。”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足友次郎和李成良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询问我的意见。

    我上前拱手道:“见过大国柱。”

    建御名方打量我一眼道:“你就是陆远?”

    我道:“回大国柱的话,就是在下。”

    建御名方道:“很好,就是你把我的羊皮卷地图交到长谷川正人手中的吗?”

    我道:“这是大将军吩咐的事情,我们也没有办法。”

    建御名方冷哼道:“你倒是有本事找到石川五佑卫门。”

    我道:“侥幸罢了。”

    建御名方道:“侥幸?我看没那么简单吧。”

    我道:“您这是打算阻拦我们抓人吗?”

    建御名方道:“是又怎样!”

    我道:“大国柱,这里可是王都,并不是西北地界。”

    建御名方道:“娃娃,就算是长谷川正人都要喊我一声叔父,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我道:“王都有王都的规矩,大家都按规矩办事,跟身份应该并无太大的关系吧。”

    建御名方道:“只不过是死掉一个奴仆罢了,是不是赵家的人不追究了你们也就不必抓人了。”

    我道:“人命关天,这岂是您一句话就能决定的事情。”

    建御名方质问道:“小子,你一个宫内卿,应该没有权限管王卫府的事情吧。”

    话音刚是落下,他直接把目光投向了足友次郎。

    足友次郎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大将军长谷川正人的命令他不能违背,眼前这位大国柱更是不能得罪,他现在肯定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建御名方冷笑道:“王卫府府丞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鹤田正良上前道:“大国柱,好久不见。”

    建御名方道:“鹤田正良,你这个家伙竟然还活着。”

    鹤田正良笑道:“彼此,彼此,您不也是好好的。”

    建御名方道:“哼,若不是大山津见临时反水,王都事变早就成功了!”

    鹤田正良道:“您真是一点都没变。”

    建御名方道:“让长谷川正人过来跟我说话,这件事情你们谁都做不了主。”

    鹤田正良道:“府丞大人,你还是去请示大将军吧。”

    足友次郎十分感激的朝鹤田正良拱了拱手,他随即转身匆忙离去了。

    王卫队士兵皆是一脸警惕的样子,生怕兴隆客栈里面再出现什么变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