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58章 胭脂香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58章 胭脂香味

    除了王妍她们,我在这个世界也没有其他任何知根知底的人了,什么时候又跑出一个三大爷来,这不是明摆着占自己的便宜吗?

    我道:“我这个三大爷在哪?”

    李成良道:“他昨天到的我家,说是你的亲戚,哑女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来招待他,这老家伙的胃口出其大,整整吃了我家三笼屉的馒头才是吃饱,现在正在我家客房睡大觉呢。”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自己可没有这么一个大胃王亲戚,“走,带我去看看。”

    我们离开甄家茶楼来到了李成良的宅院。

    不得不说,幕府分发给他们的住宅真心不错,距离东市隔着两条街,地面用石板铺就,巷子和街道都十分的干净整洁,由于这里大多都居住着幕府的官员,因此普通市井的喧闹声在这里基本听不到,四周都十分安静,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吠。

    李成良上前扣了扣大门,哑女打开大门露出一张和善的脸来。

    我道:“哑女,最近的气色不错呀。”

    哑女脸颊微微一红,她打起手语道:“陆大人,你的气色可不怎么样。”

    我道:“最近忙活的很,有点累。”

    哑女又做手势道:“我知道你是为成良忙活,辛苦了。”

    李成良道:“别让我们在外面站着了,咱们还是进去说话吧。”

    哑女打开门让开了身子,我和李成良走进了院子里。

    就在这时,客房的屋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个头发凌乱的老头子打着哈气走了出来。

    “小子,你可算是过来了。”老头子伸着懒腰道。

    我见这老头子连忙拱手道:“刀前辈,您回来了。”

    刀老头道:“你这朋友不错,昨天晚上招待的饭菜很丰盛,这床给我铺的也是舒服,我这一觉睡得真是香美。”

    李成良诧异道:“陆兄,他真是你三大爷?”

    我有些尴尬道:“正是我家长辈。”

    刀老头笑了笑道:“正好你来了,陪我喝酒。”

    我道:“前辈,我兄弟这可没有宫里的陈酿。”

    刀老头道:“让哑姑娘做桌下酒菜,咱们喝点普通的北烈就行。”

    哑女打手势道:“稍等,我这就去买菜买酒。”

    刀老头从怀里掏出一块翡翠递给了哑女,“老头子我也不是白吃白喝的人,你拿着这块翡翠吧。”

    李成良见状咽了一口唾沫道:“前辈,这可是冰种,价值十万金的物件!”

    刀老头道:“这么值钱吗?”

    我笑道:“前辈从哪里捣鼓的这东西?”

    刀老头道:“回来的时候顺手掏的,这世道总有些不长眼的家伙以为老头子好欺负。”

    我笑道:“也算那些家伙倒霉。”

    刀老头道:“小姑娘,收着吧,这年头很少能看见你这样的人了。”

    哑女还有些不好意思,李成良道:“前辈让你收着你就收着吧。”

    哑女恭敬的朝刀老头欠了欠身子,随即她转身准备买菜去了。

    李成良忙活着去捣鼓茶水去了。

    我伸手示意,随即我和刀老头便在石桌旁坐下了。

    刀老头道:“小子,最近忙活什么呢?”

    我道:“前段时间石川五佑卫门把建御名方的羊皮卷地图偷出来了。”

    刀老头道:“哈哈,这个臭小子,上次这家伙在南方匆匆跟我分手,原来他是去北方偷建御名方这个小家伙的宝贝去了。”

    我道:“石川跟我提起过这件事情。”

    刀老头道:“小子,我观你眉宇之间积郁愁思,最近遇到不少麻烦事吧。”

    我道:“别提了,兴隆客栈出了一桩命案,由于之前我得罪过建御名方,因此他直接把我给拉下水了。”

    刀老头道:“政客的事情老夫搞不清楚。”

    我道:“前辈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刀老头自嘲的笑了笑,“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了,有些事情想弄清楚也没人去问了。”

    我看了一眼刀老头,他的双眸中布满了岁月的沧桑。

    李成良端上了茶水,我们聊起最近在王都发生的事情。

    哑女买回菜打回酒之后便准备起喝酒的小菜。

    酒菜备齐之后,我们说笑着吃喝起来。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酒至酣处,刀老头不禁唠叨起陈年往事。

    我和李成良相视无语,别看这家伙用起刀来出神入化,跟人打架似乎也无所畏惧,可本质上他跟其他老头子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对于过往的事情他也喜欢唠唠叨叨的说个不停。

    刀老头喝了一口酒水道:“南方小岛确实是一处好地方呀,可惜呀,好好的小岛现在只剩下一片焦土,再也不能跟他们把酒言欢,再也闻不到那怡人的芳香味了。”

    我闻言一愣,连忙问道:“刀前辈,什么芳香味?”

    刀老头道:“千面颜氏一族的体质非常特殊,他们只要喝酒身上就会散发出一股异香,像是胭脂的芳香味,非常好闻。”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刀老头道:“前辈,这是真的吗?”

    刀老头道:“千面颜氏一族的易容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来,不过他们只要一喝酒,身上就会散发出胭脂香味,他们的身份也会暴露。”

    我猛地站起身来道:“糟糕,咱们都被耍了!”

    李成良诧异的看着我道:“陆兄,怎么了?”

    我道:“赵鹏飞在来王都以前就被掉包了,赵安的死从一开始就是个局!”

    李成良道:“陆兄,你在说什么呢?”

    我的脑子飞速运转起来,设计这个局的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李成良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刀老头又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水喝了起来。

    我下意识道:“赵鹏飞现在在哪里?”

    李成良道:“建御名方中午不是在堕仙楼请他喝酒吗?”

    我猛地拍了一下额头道:“不好,大事不好。”

    李成良道:“陆兄,到底怎么了?”

    我道:“赵鹏飞根本不是赵鹏飞,他肯定是千面族的人易容顶替的,千面颜族向来痛恨幕府,这次他们算计陷害原田司浩定然为了找机会接近建御名方,只要杀了建御名方,北方跟王都定然要开战,到时候幕府所要承担的损失将无法估量。”

    李成良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堕仙楼啊!”

    我们转身离开府院径直朝摘月楼跑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