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2章 隐秘事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52章 隐秘事件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没什么意思。”

    波卡部落祭祀面色平静的笑了笑,慌乱被他的笑容掩饰了下去。

    我见他这么一副反应,心中十分诧异。

    他带着我们来到存储杂物的山洞前,跟看守山洞的野人们吩咐了几句。

    “伟大的导师,您随意寻找就可以了。”波卡部落祭祀道,“我还有其它的事情,先告退了。”

    我点了点头,波卡部落祭祀朝我弯腰致敬,随即转身离开了。

    我和幸子来到山洞里面,各种杂物堆积在一起,让人有些眼花缭乱。

    幸子弯腰捡起了一个黑色蕾/丝胸罩,在自己身前比划了一下。

    “波卡部落的态度有些冷淡呀。”

    我捡起一个网球,拿在手里扔着玩。

    “不是冷淡,老首领只想保持中立,哪一边都不想得罪。”

    幸子回头瞥了一眼,说:“我感觉这个波卡部落祭祀有些不对劲呀。”

    我点了点头,“尤其是刚才我跟他提起老首领即将退位的事情的时候。”

    “祭祀心里肯定有鬼!”幸子说。

    我将手中的网球扔了出去,说:“你先找着,我探查一下。”

    幸子看了我一眼,好奇道:“你要使用异能吗?”

    我看了一眼幸子,顺手从杂物堆里抽出一个真皮座椅。

    “当然,换一个视角观察,收获肯定不少。”

    说着,我把真皮座椅扔在了地上,坐在上面闭上了眼睛。

    “喂,这样就行了?”

    幸子似乎走到我跟前,很好奇的拿着手在我眼前晃。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她吓得一屁股跌倒在地面上。

    “我去,你故意的吧!”幸子有些生气道。

    我收了白瞳,笑道:“别来打扰我,赶紧找部件。”

    幸子冷哼了一声,然后去杂物堆里面寻找我们需要的数据线去了。

    我闭上了眼睛,再次和七了建立了联系。

    通过七了的眼睛,一番寻找之下,我找到了行色匆匆的祭祀。

    四个野人战士跟在他身后。他们手执武器,一副十分严肃认真的表情。

    七了一直跟在他们身后追踪,我十分心中好奇他们要去哪。

    不一会他们离开了村落,钻入了村外一个十分隐秘的山洞里面。

    “该死!”我心中无语。

    七了这么大的体型,飞进去的话很容易就会被发现,而四周似乎也没有像是老鼠这种容易被控制的哺乳类动物。

    “我帮你。”伊娃跟我建立联系道。

    不一会,一只蝙蝠飞进了山洞里面。我不禁有些羡慕伊娃,朋友多就是方便。

    不过当伊娃开启了感官共享,我有一种世界倒置了的感觉。

    我花费了好一段时间才是适应过来。

    山洞里面绑着两个年轻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了。

    祭祀坐在木凳上,冷冷的看着三个人,似乎在说着什么。

    幸亏伊娃能够听懂这些野人们的语言,她在大脑之中跟我分享了信号,我才是听懂。

    “怎么,你们还没有想好吗?”祭祀有些不耐烦道。

    女人冷冷的看着祭祀,说:“新神永远不会饶恕你,你不得好死!”

    祭祀站起身来,来到女人身前。

    他抬起了女人的下巴,说:“新神?你见过她吗?还是她给你什么好处了!”

    说着,祭祀竟然颇有爱意的轻轻抚摸起女人的脸。

    “我给你一个机会,当年你怎么取悦的他,就如何取悦我!”

    女人冷哼了一声,说:“你不配,被狗咬去一半的男人!”

    祭祀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他狠狠的在女人的脸上扇了一巴掌,直接扯下了她身前遮羞的兽皮衣服。

    女人的胸已经有些下垂了,不像少女那般的浑圆饱满。

    祭祀揉了揉女人的胸,吧唧嘴道:“可惜了,你已经老了。”

    女人双目冷冽的看着祭祀,说:“我们不会屈服,更不会背叛首领,你死心吧!”

    祭祀笑了笑,说:“我不需要你屈服。”

    说着,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两个年轻壮实的男野人。

    两个男野人咽了一口唾沫,身下的家伙早已涨起。似乎眼前这个女人对他们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他们两个迫不及待的走上前将女人解了下来,一点前/戏都是没有,掏出家伙上去便是硬干。

    女人痛苦的哀嚎了一声,眉毛直接扭到了一块。

    两个男野人把女人完全当成了发泄性/欲的机器,疯狂的敦伦着发泄着自己身体内的欲/火。

    祭祀坐在一边,颇为兴奋的观赏着。

    绑在一边的两个男野人咬牙切齿,一脸愤恨的盯着祭祀。

    女人拼命疯狂的反抗着,另外一个男野人似乎不再满足于简单的敦伦,竟然直接开发起她的后庭。

    曾未体会过这种感觉的女人的痛的双眼直接充满了血丝。

    她嘴里一边骂着一边恳求新神解救自己。

    祭祀攥起了拳头,似乎对于这种新奇的交/合方式让他更加兴奋起来。

    不过他很快便是抑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欲/火,起身蹲在女人身前道:“怎么样,想好了没有。”

    虽然野人们获得交/配权力是通过强/奸这一种方式实现的,不过这也是一个你情我愿的过程。

    而祭祀现在这种霸王硬上弓的虐待方式很明显就是一种羞辱。

    女人直接往祭祀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冷冷道:“放弃吧,我绝对不会背叛首领。”

    祭祀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唾沫。

    他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株草药,直接塞到女人的嘴里。他粗鲁的拽着女人的头发,逼着她咽了下去。

    不一会,女人便是开始自己发情,不停的摩擦着大腿,低声娇/喘着。

    祭祀挥了挥手,剩下的两个男野人也是上阵了。

    女人在与四个男野人的不停敦伦下和药物的催化下,不断的到达高/潮,意识也开始逐渐的模糊起来。

    祭祀一会攥紧拳头,一会松开,冷冷的注视着已经翻了白眼的女人。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女人浑身抽搐着,下身已经肮脏不堪。

    祭祀扫视了一眼四个男野人,他们穿好衣服退了下去。

    “最后一次机会,归顺于我。”

    祭祀走到女人的面前,拽起女人的头发,痛感让她逐渐恢复了神智。

    “老首领或许还能安安静静的死去。”

    女人嘲笑道:“你永远都只是一个废物,得不到我的废物,被狗咬去一半的废物!”

    祭祀的脸阴沉了下来,他毫不犹豫的抽出了一把石刀,划开了女人的脖子。

    女人瞪大了眼睛,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鲜血不停的从她的脖子中涌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