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5章 重回静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75章 重回静冈

    公孙芷若走过来道:“陆先生,你这样根本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

    我看着她笑道:“芷若姑娘觉得应该怎么办?”

    公孙芷若看了一眼身旁的丫头,她走上前去飞快的用手指在这杀手的身上点了几下。

    杀手的额头瞬间冒出了冷汗,他瞪着丫头怒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公孙芷若道:“我家丫头从小修习断肠指,一会你就知道我们对你做什么了。”

    杀手瞪大了眼睛,他歇斯底里的喊道:“你们杀了我吧!”

    公孙芷若道:“只要你好好的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自然会给你一个痛快。”

    啊啊啊啊啊

    杀手突然痛苦的哀嚎起来,他的眼白不一会便充满了血丝。

    公孙芷若道:“断肠指能够让人产生万蚁噬心的痛苦,趁现在这种痛苦没有完全发作,我劝你还是赶紧把自己知道都说出来吧。”

    杀手咬牙冷冷的看着公孙芷若道:“休想!”

    公孙芷若叹息了一声,她抱着手臂似乎在等着什么。

    杀手猛地吐了一口鲜血,随即他不受控制浑身颤抖起来。

    一刻钟之后,杀手的表情已经开始扭曲了。

    “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

    公孙芷若冷冷的问道:“到底是谁派你过来的。”

    杀手十分虚弱道:“原田春树!”

    公孙芷若心下一愣道:“原田家的人?”

    杀手咬牙切齿道:“给我一个痛快!”

    公孙芷若看了一眼丫头,她直接上手点在了杀手的死穴上。

    这杀手如释重负的断绝了气息,我见状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公孙芷若如此杀伐果断,看样子这样的事情她没少经历。

    公孙芷若看了我一眼道:“陆先生,您得罪过原田家的人吗?”

    我道:“除了原田雄助在大学寮的时候与我有些交恶之外,再无其他原田家的人跟我有间隙了。”

    公孙芷若看了一眼杀手道:“这杀手应该不是建御名方派过来的人。”

    我点了点头,“西北好不容易和王都达成了和平合约,建御名方绝对不会这么快就撕毁合约。”

    公孙芷若问道:“陆先生要去北方吗?”

    我道:“芷若姑娘为什么这么问?”

    公孙芷若笑了笑,“先生不愿意说的话就不说了吧。”

    树林里躺满了血淋淋的尸体,没有办法继续在这里过夜了。

    我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后便骑马离开继续赶路了。

    差不多又是走了一天,我们进入了静冈县地界。

    公孙芷若道:“陆先生,今天咱们就去静冈县休息吧,毕竟是久久家的地盘,杀手们也不敢在那造次。”

    我道:“也好,咱们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我们驱马在日落之前来到静冈县城郊外。

    负责城门的士兵长正好要关闭城门。

    他见我们策马而来,伸手制止了手下了士兵。

    我们到达近前后勒住了缰绳。

    马儿抬起前马蹄嘶吼了一声。

    士兵长十分警惕的看了一眼满身血迹的丫头。

    我拱手道:“这位兵爷,有礼了。”

    士兵长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我道:“昨夜遇到土匪劫掠财物,我们废力厮杀才是逃脱出来,还劳请兵爷放我们进去找家客栈好好休息一下。”

    士兵长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他道:“这位先生,我怎么看您有几分眼熟。”

    我道:“以前我来过静冈县,可能兵爷见过我。”

    公孙芷若看了一眼丫头,她掏出一小包钱币扔过去道:“行个方便,我们是城内的运福客栈掌柜的故人。”

    士兵长接住钱袋子掂量了一下,“进去吧。”

    话音落下,士兵长让开了道路,他看着我仍然还在苦思冥想什么。

    我们驱马进了县城,公孙芷若她们带着我来到一家客栈门前。

    公孙芷若道:“陆先生,今晚咱们就在这里将就一晚上吧。”

    我笑道:“公孙家还真是家大业大,竟然在静冈县还有产业。”

    公孙芷若道:“这也是为了方便自家人出来行商的时候能有个落脚的地方不是。”

    丫头下了马上前敲开了客栈的大门,小二打开门后惊得大叫了一声,“妈呀!”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客栈掌柜好像正在算账,他走过来道:“喊什么,客人们都要休息下了。”

    当他看到公孙芷若的时候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小姐!”

    公孙芷若笑道:“张伯,好久不见,身体可还算安好。”

    张伯十分激动道:“好,好,难得小姐还记挂着我,您怎么来静冈县了。”

    公孙芷若道:“我们去高崎县办事。”

    张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满身血迹的丫头,他有些紧张道:“小姐,您没什么事吧。”

    公孙芷若道:“路上遇到一些麻烦,我们已经解决好了。”

    张伯猛地拍了一下小二的脑袋道:“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烧水做饭去!”

    小二应诺一声,他转身忙活去了。

    张伯又是招呼来两个伙计,我们下了马后他们牵着缰绳把马匹牵到后院去了。

    公孙芷若十分亲切道:“张伯,这运福客栈经营的怎么样?”

    张伯道:“还好,每年除去日常的开支之外还能有些盈余。”

    公孙芷若道:“张伯在这里呆着可还算习惯?”

    张伯道:“一把老骨头了,这里比起北燕来清净很多,正好适合我这把老骨头养老,我家那小家伙也已经开始跑商了,有小姐还有老爷管教他我也放心。”

    公孙芷若点了点头,小二端上一些牛肉和酒水。

    张伯道:“小姐,先喝点酒水暖暖身子吧。”

    公孙芷若看了一眼道:“陆先生,在这就像在家里一样,不必见外。”

    我笑了笑,随即拿起筷子吃了一些,然后又喝了一些酒水。

    小二又端来米粥和馒头,我们把肚子填饱之后都是长舒了一口气。

    一股困意涌上心头,张伯道:“洗浴的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这边条件简陋,小姐莫要嫌弃。”

    公孙芷若道:“无碍,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就好,现在能洗澡已经算是非常奢侈的事情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