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章 衣冠禽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4章 衣冠禽兽

    一个十一二岁大的小女孩,扎着两个马尾辫,哭的满脸都是泪水,她身下的裤子被脱了下来,露出了稚嫩的下/体。

    一个戴着圆框眼镜,斯文异常的男人,将自己的家伙放在小女孩的手中,小女孩一脸茫然无措的样子握着。

    他一脸淫/荡的笑着,前后晃动自己的腰,鼻子里发出哼哧的声音。

    “我/日你祖宗!”我怒吼一声,下意识的冲上前去。

    男人吓得一哆嗦,直接瘫软了下去。我上前直接就是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林仙儿赶忙过来,抱住了小女孩,赶紧给她穿上了裤子,女孩哭的更加厉害起来,更加的茫然无措。

    “卧槽!你们谁啊!”斯文男人站起身来,赶忙提上了自己的裤子。

    我已经将羽箭搭在弓上,瞄准了这个男人。他惊恐的连忙喊道:“卧槽,你们要干什么,杀人吗!”

    “你知道你和猴子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我冷冷的说道。

    斯文男人看着我,声音略带颤抖问:“什么?”

    “你身上多穿了几件衣服而已!”我说。

    “你他妈骂谁衣冠禽/兽呢!”斯文男不忿的喊道。

    我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说:“像你这样的衣冠禽/兽,他妈的杀你一万次都算少!”

    话音刚落,我手中的羽箭脱手而去,男人吓得赶紧蹲下,裤/裆下面直接便是湿了一片,羽箭正好插在他身后的树上。

    我走了过去,他歇斯底里的喊着,“不管我做了什么,法律会为我做主,你不可以杀我,你会坐牢的,我可是法学教授,我能把你告到终身监禁!”

    一股骚味混杂着一股别样刺鼻的味道传来,我朝着男人裤/裆那里看去,冷冷的笑了起来。

    我拔下羽箭,回到林仙儿身旁,她瞪着我,问:“为什么不杀了他?”

    “死掉容易,活着更艰难。”我说。

    林仙儿将小女孩抱起,我们准备离开这个肮脏龌龊的地方。

    斯文男人回过神,大声的喊道:“你们干什么,她是我用肉干换回来了,你们不能带她走!”

    我微微一愣,冷冷的看了一眼斯文男人,他吓得又是浑身一哆嗦,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林仙儿抱着小女孩,我跟在她身后,来到了沙滩的上礁石滩附近,海难者们在这里搭起火堆,一脸狼狈的样子。

    “妈妈!妈妈!”

    小女孩挣脱掉林仙儿的怀抱,朝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跑去,那少妇茫然失措的抱住了小女孩,眼泪不争气的开始往下落。

    “你这个臭婊/子,从哪里找来两个人来坏我好事,交易取消,把我的肉干还给我!”斯文男人跑来,怒骂道。

    似乎这里的人多了,他的底气更加的足了起来,所有人都是朝着我们这边看来。

    少妇推开了她的女儿,绝望的看向我们,喊道:“你们做了什么!做了什么!”

    斯文男人直接上前,毫不客气的将少妇按倒在地。

    他在她的胸前掏来掏去,女人拼命的挣扎,嘶喊着,似乎那怀里的东西就是她的命/根子。

    斯文男人狠狠的在少妇的脸上扇了一巴掌,直接把一块红布给抽出来了,他打开之后,里面包着一些肉干。

    “卧槽,你吃了多少!”斯文狠狠的骂道。

    少妇将她的女儿又是推到男人的面前,说:“你想怎么样都行,还给我们,还给我们!”

    男人看了一眼小女孩,双眸中的欲/望暴露无遗,他有些心有余悸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将小女孩推回到少妇的怀中。

    “没兴致了!”斯文男人冷冷的说道。

    少妇崩溃似得捂着自己的脑袋,她望向我们,双眸中迸发出一股怒火。她冲到我们身前,死死的攥住了我的衣服。

    “你们在干什么!干什么!”少妇歇斯底里的吼道,“我们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那是我们我们活下去的希望!”

    “你们毁了我们的希望!”少妇哭着,跪倒在我们身前。

    “我的丈夫在黑色风暴中死掉了,我们在海上漂流了十二天,好不容易活下来,我们不想死,不想死!”少妇崩溃道。

    我看了一眼林仙儿,她打开我身后的包裹,拿出了一盒压缩饼干,少妇抬头很是诧异的望着我们。

    林仙儿将压缩饼干递给我,我蹲下身子,看着眼前这个少妇,说:“活下去没有错,但你也是一个母亲。”

    我将压缩饼干递到她面前,她欣喜若狂的接过,然后连爬带跑的回到自己的女儿的身旁。

    她拆开压缩饼干,自己咬了一口,然后全部都塞到了女儿的手中。

    小女孩明显已经是很饿了,她咬了一口,有些不舍的推给妈妈,少妇摇了摇头,整理着女儿的头发,眼泪一滴滴的往下落。

    小女孩吃了起来,但是还留下一半。她把压缩饼干塞到了妈妈的嘴里,少妇哭的更加厉害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日本武士踩着木屐走了过来,他递给女人一个鸡腿,还有一锡盒的水。

    少妇千恩万谢,不停的磕头,我看着不禁有些心痛。她并没有打算吃,而是拿出手帕包起来,藏在了女儿的身上。

    日本武士走了过来,他的装束和日本古代男人的装束一某一样,腰间挎着一把长刀,两把小刀,发型中间秃着,有着一种不怒自威罗刹的样子。

    “请问两位,来自哪里?”日本武士用英文问道。

    “中国,我叫陆远,这是我的未婚妻,林仙儿。”我用英文回答道。

    日本武士点了点头,用中文说:“你好,在下山下一次郎。”

    “你好。”我很是有礼貌的应答着。

    山下一次郎打量着我们,很是诧异道:“两位的品格真是高尚,竟然将自己的食物分与别人。”

    “您不也这么做了。”我笑道。

    山下一次郎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了。

    我看着这个日本人离去的背影,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林仙儿看了我一眼,轻声问道:“怎么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说:“这个日本人给我的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