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88章 木巢公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88章 木巢公主

    木昌的双眸中闪烁着对过往的回忆,看来他在横西港口的日子不怎么样。

    我转身继续欣赏起海景,空气中的咸味顺着海风吹进了酒楼里面。

    不一会,房门被打开,小二的托盘上用盘子装着大虾、螃蟹、蛤蜊走了进来。

    小二道:“客官,这都是今早刚打回来的海鲜,您先吃着。”

    我道:“不错,看着就十分新鲜。”

    小二道:“您慢用。”

    说着,小二转身下楼继续准备去了。

    我拿起一个大虾看了一眼木昌道:“也不知道你吃不吃这些?”

    木昌道:“雪岛荒凉,我们木巢人基本不事农耕,日常生活都是靠着狩猎、采集、打渔为生。”

    我道:“既然这样,赶紧吃吧,一会凉了就没味道了。”

    木昌道:“谢主公。”

    他也是不客气,拿起螃蟹便吃了起来。

    一阵风卷云残之后,桌面上已经堆满了壳皮。

    小二又给我们上了鲍鱼和海参汤。

    我们将肚皮塞满,十分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

    小二站在一旁道:“两位,对我们店里的吃食可是满意?”

    我掏出钱袋子扔给他道:“很好,结账去吧。”

    小二拿过钱袋道:“客官稍等。”

    话音落下,他径直转身下楼结账去了。

    我拍了拍肚皮问道:“横西还有其它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木昌道:“山顶上有一座古代竞技场,那里诞生了不少闻名黑齿国的角斗士。”

    我站起身来道:“下午也是没有什么事情,带我去看看吧。”

    木昌应诺一声,我们迈步离开了房间。

    刚是走出来,隔壁的房门砰的一声便被撞开了。

    我和木昌皆是一愣,一个扎着小脏辫的俊美小女孩不知被谁摔了出来。

    紧接着一个满脸刀疤的壮汉骂着娘的走了出来,“下贱的婊/子,你他妈竟然敢咬我。”

    话音落下,这壮汉抬脚便要朝小女孩的身上踢。

    小女孩打了一个滚,直接躲了过去。

    刀疤脸大汉见状更是气急败坏,他愤怒的喊道:“还敢躲,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小女孩站起身来,转身直接将目光投向了木昌。

    她似求救般的说了一句话,语调似乎还有些耳熟。

    木昌猛地一怔,他直接把小女孩护在了身后。

    刀疤脸壮汉见状冷冷道:“下贱的矮人,给我让开!”

    木昌冷冷道:“卑鄙的奴隶贩子。”

    刀疤脸壮汉瞥了我一眼道:“这位兄台,请管好你家的奴隶!”

    我笑道:“木昌兄可不是奴隶。”

    刀疤脸冷笑道:“正好,不是奴隶的话我可以把你变成奴隶,反正你们木巢矮人不受女王的庇护,更不受法律保护!”

    话音落下,他伸出手就要朝木昌抓过去。

    我道:“这位兄台,你这作为有些不妥吧。”

    刀疤脸道:“小子,少管闲事,在横向港口到处都是木巢矮人奴隶,他们生来就是给我们本国人做奴隶的种。”

    我道:“大家都是人,何来高低贵贱之分,你有些出言不逊了吧。”

    刀疤脸冷冷道:“妈的,你是要多管闲事吗!”

    我笑道:“兄台,你这才看出来吗?”

    刀疤脸攥拳朝着我的脸上便是招呼过来。

    我抬手出掌直接把他的拳头给挡下了。

    刀疤脸猛地一怔,紧接着他的表情开始痛苦的扭曲起来。

    我攥着他的拳头扭着他的胳膊道:“你这奴隶多少钱,我买了!”

    刀疤脸怒喊道:“一万金币,你他妈买得起吗!”

    就在这时,小二拿着钱袋跑了上来。

    他见状吓得直接跌坐在了地面上。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把钱袋子给我拿过来。”

    小二咽了一口唾沫,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朝我这边走来。

    我接过钱袋子后扔到大汉的面前,“这些钱够吗?”

    刀疤脸没有说话,我直接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啊!

    他痛苦的喊叫了一声,额头冒出了细密的冷汗。

    “够了,够了!”

    我松开了手,看了一眼木昌道:“走吧。”

    木昌护着小女孩赶忙跟上了我。

    我们就这样离开了一品楼,刀疤脸大汉还在三楼捂着自己的胳膊嚎叫,刚才我用了点巧劲,没一个时辰他的胳膊肯定好不了。

    木昌道:“主公,还要去竞技场吗?”

    我道:“当然要去,不然怎么打发下午的时间。”

    木昌道:“可是”

    我看了一眼小女孩,随即道:“放心,他不敢过来找麻烦。”

    木昌点了点头,他带着我朝山顶的竞技场走去。

    小女孩死死的拽着木昌的衣服,似乎非常信任他。

    我道:“小家伙,多大了,怎么落到奴隶贩子的手里了。”

    小女孩道:“你才是小家伙,我已经二十四岁了!”

    我重新打量了一眼小女孩,这个小家伙身前一片坦荡荡,也不像是一个二十四岁的成年人呀。

    木昌道:“主公,她跟我一样,也是木巢人。”

    我道:“哦,难怪你会出手救她。”

    小女孩道:“你只要把我安全的护送回雪岛,我让父亲大人好好的赏赐于你。”

    我道:“你父亲是什么人呀。”

    小女孩道:“木巢大首领!”

    我闻言剧烈的咳了起来,自己的运气不会有这么好吧,随便吃个海鲜就救下一个木巢公主!

    要知道这木巢大首领基本上就是整个木巢人的王!

    木昌道:“主公,每一个木巢人都有义务守护公主的安全,还望主公成全。”

    我道:“也罢,正好也有求于木巢大首领。”

    我们继续往上走了一会,一个巨大的平地出现在视线之中。

    平地之上建了一个木质的竞技场,有许多人在门口正等着入场。

    木昌道:“就是这里了,见证荣耀的地方。”

    我道:“你似乎非常喜欢这里。”

    木昌道:“主公有所不知,一旦沦为奴隶,基本上不可能重新获得自由身,唯一的出路就是成为最优秀的角斗士,而角斗士的荣耀是建立在无数奴隶的血与肉的基础上。”

    小女孩冷冷道:“愚昧落后的黑齿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