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6章 野人报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76章 野人报复

    艾伯特虽然已经死了,但我们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因为失去精神支柱的人往往会变得极其可怕,例如德国的纳粹,日本的左翼。

    我和伊娃在主岛四周布置了严密的监控。一旦有野人登陆,我们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反应。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长久的办法,因为我们总会有疏忽大意大时候,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而且我们还要去侬卡部落拿回组装信号放大的器最后部件,所以这件事情必须使用一些手段善后。

    我们商定了接下来的计划,简单的在黄金山谷里休息了几天,然后准备前往东岸晒盐。

    王妍、夏岚和伊娃留在黄金山谷,照看农场和畜牧场。

    我则是带着剩下的人前往山洞,筹备善后计划的必需品——海盐

    凌晨时分,密林里的空气格外的清新,露水沾湿了我们的衣服和裤脚。

    由于解决了艾伯特的事情,而且回家的事情也终于见到一点曙光,大家的心情都十分的不错。

    我看了一眼幸子,问道:“咱们发射出去的信号他们真的能收到吗?”

    幸子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也不敢确定,但是我们别无选择了。”

    我拍了拍脑袋,担心道:“子弹已经不多了,到时候我们怎么应对你弟弟的人。”

    幸子看了我一眼,说:“我相信你的运气。”

    我有些无语道:“希望咱们的运气能一直保持下去。”

    月亮高挂在夜空之中,照亮了小岛的每一个角落。

    我们在山洞前升起了火堆,烤制着路上狩猎到的三只野鸡和一只野兔。

    林仙儿和蒋丹丹从海边挖来一些蛤蜊,两人在山洞里找出一个陶锅,扔在里面熬煮起来。

    这几天我几乎顿顿不离肉,现在有了海鲜,倒是也能够换换口味了。、

    晚餐结束之后,我们围坐在火堆前,聊着天。

    “陆远哥,我有些想念白面馒头了。”张喜儿说,“昨天晚上我还梦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白面馒头上。”

    “以前感觉很普通的东西,现在想想是多么的宝贵。”林仙儿说。

    蒋丹丹看了一眼林仙儿,说:“我们只要离开荒岛,想要什么没有!”

    李染染咽了一口唾沫,说:“我想吃桶面,煮烂了的再加上一个生鸡蛋!”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李染染,说:“你的口味倒真是独特!”

    幸子叹了一口气,说:“话说回来,倒真是有些怀念在诺提部落吃桶面的感觉了。”

    张喜儿直接瞪大了眼睛,说:“你在诺提部落找到了桶面!”

    “上次在诺提部落寻找部件的时候。”我说,“不知道那几桶有没有被小艾给吃掉。”

    张喜儿噘着嘴,有些不开心道:“陆远哥,为什么不给带回来一些!”

    “你看不出来吗?”蒋丹丹说道,“他心里根本就没你,恐怕你的地位还没有那个女野人高!”

    张喜儿的双眸之中闪烁过一阵嫉妒的光芒,随即她又冷冷的看了一眼蒋丹丹。

    “我才不听你在这挑拨离间,陆远哥对我最好了。”张喜儿道,“而且某些人还惦记着我陆远哥呢。”

    蒋丹丹直接变了脸色,说:“你他妈能不能别再提这件事情了,有意思吗!”

    张喜儿像是一个斗胜的公鸡一般,昂首挺胸道:“怎么,我就不!”

    “你信不信我趁你睡着的时候把你的舌头给割下来!”蒋丹丹一脸阴冷道,“让你永远的闭嘴。”

    张喜儿猛的打了一个哆嗦,连忙躲到我身后,抱着我的胳膊一脸畏惧的看着蒋丹丹。

    我看着蒋丹丹,她身上有一股子杀气,而且性格似乎也变得更加冷酷了。

    若是在以前,她哪有什么胆量去割人家的舌头,但是经过这几个月的血腥洗礼,她绝对能够干出来。

    幸子看了一眼蒋丹丹,抿嘴淡淡的笑了笑。

    我们又是聊了一会,蒋丹丹和张喜儿都是没有再说话。

    见得夜色深了,困意也是侵袭上来,我们便都回山洞睡觉去了。

    一夜无语,清晨我们吃了一些昨日剩下的鸡肉和兔肉便是忙活着晒盐去了。

    我们需要大量的粗盐,这是我们实施接下来计划的关键。

    “你说咱们玩这招,野人们傻乎乎的会信吗?”蒋丹丹忙着手上的活,一脸质疑道。

    我看了一眼蒋丹丹,说:“耶稣的预言可是席卷了欧洲,一直影响到现在。”

    蒋丹丹无语道:“人家的预言是多么的神圣,你这就是一个赤/裸裸的骗子。”

    “神性的塑造往往就是从人性的欺骗开始。”我说。

    蒋丹丹装作很是恶心的样子,朝着一边吐了一口唾沫,道:“别把自己搞得很有逼格一样。”

    我十分无语的笑了笑,蒋丹丹怎么就这么喜欢怼我呢?

    就在这时,伊娃突然跟我建立了通感,我心下一愣。

    “有十个野人从东岸摸上来了。”伊娃说。

    通过布置的监控,我很快便锁定了他们,十个谨慎小心的野人正在朝密林里面进发。

    “艾伯特都死了,他们还真是愿意折腾呀。”

    我跟林仙儿她们说了一声,准备处理掉他们。

    倒是这十个野人也好对付,只要狙杀了他们就行了。

    不过我还是要让他们死的更有价值一些。

    我们回到山洞收拾好枪械,前往东部沙滩,准备在密林里面埋伏这些家伙。

    这十个野人像是无头苍蝇一般朝着密林里面闷头扎来,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在枪口之下了。

    “尽量一击毙命!”我说,“可千万不要将他们打成筛子!”

    砰!

    我率先开了第一枪,紧接着子弹朝着野人们倾泻而去。

    野人们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断绝了气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心中或许还怀有对艾伯特至诚的信仰,但是随着生命的完结,一切也都就烟消云散了。

    我们靠拢上前去,野人们的尸体到底还是被打的不成样子了。

    我一脸无奈道:“能恢复过来吗?”

    林仙儿摇了摇头,说:“除非找专业的入殓师来做。”

    蒋丹丹十分不解道:“不就是几具尸体,你想拿着它做什么?”

    “有很大的用处,不过效果要大打折扣了。”我说。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林仙儿问道。

    我看了她一眼,说:“先把这十具尸体抬到沙滩上吧。”

    “陆远,你他妈让我们四个女孩子搬运尸体吗?”蒋丹丹道,“太恶心了!”

    张喜儿看了一眼蒋丹丹,说:“干吧,陆远哥的吩咐绝对不会有错。”

    “卧槽,你想干你干吧!”蒋丹丹怒骂道。

    林仙儿走到尸体旁,抬起尸体的肩膀,全然不顾上面的鲜血。

    她看了一眼蒋丹丹,说:“过来帮忙。”

    蒋丹丹冷冷的瞪了我一眼,只得是无奈的上前帮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