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9章 新神信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79章 新神信仰

    野人们盯着足够部落食用半年的粗盐,鸦雀无声

    我咳嗦了一下,说:“新神从来没有赐予过我这么多的盐,你们十分幸运。”

    祭祀咽了一口唾沫,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在他们的认识之中,这么的多的粗盐,除非是神迹,不然根本不可能出现侬卡的山洞里面。

    先不说如此数量的粗盐从何而来,光是悄无声息的将其运送到山洞里面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侬卡的新首领可是安排了十分严密的巡逻。

    首领女儿直接朝我跪下,大声喊道:“伟大的新神,请饶恕我们的罪孽!”

    粗盐对野人们来说可是比金子还珍贵!

    当初艾伯特就是利用粗盐的对于野人的诱/惑力逐步建立起自己神主的地位。

    现在更多的粗盐出现,野人们直接就被镇住了。

    祭祀紧接着跪下了,高喊着野人的语言。侬卡部落的族人们如潮水般一个个跪下,跟着祭祀高喊着。

    一个经过时间沉淀的信仰不可能被轻易的抛弃,而现实的利益能够让野人们很快重新捡起它来。

    我抿嘴笑了笑,直接便是展开了精神空间。

    野人们双眸一闪,陷入了一个极其恐惧的世界。

    天空被滚滚浓烟覆盖,四周是炙热的熔岩,哀嚎声不绝于耳。

    毕竟是几百号野人,只不过是一瞬间,他们便是脱离出了我的精神世界。

    不过即使是这样,野人们的双瞳已经被恐惧彻底占领。

    我强忍着过度透支精神力的痛苦,直接用野人语言说,“这就是背叛新神的下场,死后将永远堕入熔岩地狱!”

    野人们更加疯狂的向我朝拜。伊娃跟我建立了联系,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不管怎么样,事情总算是彻底解决了。

    是夜,侬卡部落筹备起祭祀新神的活动。

    王妍她们纷纷登岛,野人们给我们安排了最隆重的接待。

    丰盛的食物,美味的酒水,只要是侬卡部里最好的东西,他们都会迫不及待的敬奉出来。

    “老首领已经死掉了吗?”我叹息道。

    首领女儿点了点头,说:“想必父亲也不会料到他救回的导师会给侬卡带来如此沉重的灾难。”

    我叹了一口气,心中冷然。

    艾伯特不知道糟蹋了多少无辜的少女,侬卡部落已经见不到十八岁以下的少女了。

    侬卡部落的下一代的男女比例将严重失衡,整个部落的繁衍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伟大的导师,新神真的存在吗?”首领女儿问道。

    我看了她一眼,淡淡笑了起来。

    当人开始质疑神性的时候,人性的觉醒就会开始。

    不过我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毕竟我们的安全还需要新神信仰的庇护。

    “你不是亲眼看过了吗?”我笑道。

    首领女儿紧皱起眉头,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

    幸子拿着一根数据线回来了,她果真没有看错,这下我们终于可以完成信号放大器了。

    祭祀活动已经筹备完毕,巨大的火堆被点燃。

    侬卡部落的祭祀带着部落族人跳起了原始的傩舞,口中高喊着古老的祭祀语言。

    傩舞结束之后,祭祀安排人带上了十二名少女。

    “你想干什么,还想让你的部落死人吗?”我十分不解道。

    首领女儿笑道:“伟大的导师,您也有仁慈的时候吗?”

    伊娃跟我建立了通感,说:“陆远,这是他们侬卡内部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了。”

    祭祀高喊道:“她们是邪神的使者,只有烧死她们才能熄灭新神的怒火!”

    侬卡部落的族人们一脸狂热的跟着高声怒喊,完全没有了之前对于这帮神使少女们的敬畏。

    少女们一个个被推入了巨大的火堆之中,她们痛苦的发出了哀嚎声,焦糊味慢慢弥散开来。

    这一切都不是她们的错,甚至于她们还是受害者,但是她们成为了这次事件最后的牺牲品。

    祭祀又高喊了一声,侬卡部落族人们兴奋的欢呼起来。

    他们为了一个已经死掉很久的神高喊着,为获得了这个神的原谅而高喊着

    我们吃了一些食物,喝了一些酒水,便都返回屋子里休息去了。

    屋子外面一片混乱,祭祀最终演变成了宴会,他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活动又是开始了。

    伴随着屋外吵杂的呻/吟声和嘶吼声,我们围坐在屋子里,商量着接下来的事情。

    “信号发射出去之后,潜艇上必须常备足够的水和食物。”我说。

    王妍长舒了一口气,说:“希望下一波收获能够赶上。”

    “我们也必须加快学习潜艇知识的进程了。”夏岚说。

    我看了一眼夏岚,自从四姑娘的海盗船入侵以来,她们学习驾驶潜艇知识的进度便是停下了。

    我挠了挠头,说:“还有白光,绝对不能碰到它。”

    “现在四姑娘已经走了,我们根本不可能掌握白光的秘密。”夏岚说。

    蒋丹丹无语道:“陆远,你当时就没有脑子去问问四姑娘吗?”

    “问了,她根本没有向我透露一点有用的信息。”我说。

    “你笨啊!”蒋丹丹说,“把手枪抵在她脑瓜子上,还怕她不说?”

    我看着蒋丹丹,不禁有些后怕。

    如果我当时一冲动,真这么干了,恐怕当场就会被那三个异师给分尸吧。

    林仙儿看了我一眼,说:“陆远,我们还不确定信号到底能不能发出去。”

    我感觉有一盆冷水直接浇在了脑袋上,其他人似乎也是这么一种感觉。

    “林姐姐,你就这么没有信心吗?”李染染不悦道。

    林仙儿看了她一眼,说:“谁都想得到最好的结果,但也要学会承受最坏结果的到来。”

    “没错,我们不能过度的乐观。”我说,“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王妍她们都是面露失望之色,我倒是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林仙儿。

    毕竟现在做好迎接失望的准备,总比在等待中陷入绝望的泥沼之中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