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8章 杀鸡儆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18章 杀鸡儆猴

    士兵们拿枪械围住了我们,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我冷冷的扫视了一眼这些士兵,弯身捡起了李染染的衣服,给她披在了身上。

    “陆远先生,我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情。”小鸟美贵道。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别怕,一会给你出气。”

    李染染紧抱住了我,浑身瑟瑟发抖,默不作声,想必受到的惊吓不小。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小鸟美贵,说:“我扒/光你的衣服强/奸你,事后跟你道声‘对不起’,你会原谅我吗?”

    小鸟美贵一脸漠然的看着我,问道:“你想怎样?”

    我看了一眼还躺在地面上痛苦抽搐的士兵,说:“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就要付出相对应的代价。”

    “陆远先生,您考虑清楚!”小鸟美贵道,“他们可都是安德森的人!”

    我直接忽略掉了小鸟美贵的警告,单手抱着李染染来到这名士兵面前。

    士兵似乎已经意识到危险的到来,忍痛转身冷冷的看着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士兵惊慌道,“是这位女士太美丽诱人了。”

    李染染仍然紧抱着我,她慢慢恢复了平静,扯了扯我的衣服。

    “陆远哥,要不然就算了吧。”

    我拍了拍她的脑袋,紧了紧她的衣服,说:“听话,好好在一边看着。”

    李染染松开了手,她抱着双臂向后退去。

    毕竟是从腥风血雨之中走出来的雇佣兵,他已经察觉出我的杀意,双眸之中闪过冷冽的寒芒。

    士兵下意识的伸手掏出了手枪,举枪瞄准了我。

    砰!

    枪声响起,一颗子弹从漆黑的枪口之中奔射而出,径直朝我袭来。

    我凝聚意念,控制改变了子弹的轨迹。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注视之下,子弹从我的脸庞边上滑过,冲飞而去。

    士兵下意识的想要再次扣动扳机,我上前直接掰断了他的手腕。

    啊!

    凄惨痛苦的哀嚎声从士兵的喉咙中冲出,他的额头瞬间便是布满了冷汗。

    我站起身来,玩/弄着从他手中夺过的手枪,一脸漠然的看着他。

    他的双腿开始疯狂的打颤,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同一个英文单词,“恶魔,恶魔”

    我拿定手枪,瞄准了他的胯/下。

    “陆远先生,住手!”安德烈赶来,见得这一幕后大声喊道。

    我根本不搭理安德烈,直接扣动了扳机。

    子弹奔掠而去,他的身下瞬间血糊糊一片,不成样子了。

    由于失血过多,士兵直接倒在地上晕死了过去。

    雇佣兵们见得这一幕,都是拿着军刀疯狂的冲上前来准备跟我拼命。

    我冷冷的扫视了一眼冲上前的雇佣兵,攥紧拳头准备将他们全部放倒。

    小鸟美贵大声的喊道:“住手!都给我住手!”

    她在这雇佣兵里面还算是有些威望,这些拿着军刀红着眼睛准备跟我拼命的雇佣兵都是退了下去。

    安德烈来到自己手下身旁,一脸的惊愕。

    “陆远先生,您下手是不是他妈的有些太狠了!”

    “狠吗?他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安德烈愤怒的瞪着我,毕竟打狗还要看主人嘛。

    阿里克塞也是赶了过来,见得眼前这一幕连忙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找抬下去处理!”

    说着,他朝着自己手下的士兵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们控制住局势。

    士兵们上前将晕死过去的雇佣兵抬了下去,安德烈仍然在瞪着我。

    “陆远先生,您能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安德森说。

    我看了一眼李染染,说:“你的手下管不住自己的东西,我就帮他给处理掉了。”

    安德烈冷冷道:“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他们的命运不就是如此!”

    李染染听得清清楚楚,她抱着手臂茫然无措的向后退了几步。

    我来到了李染染身旁,她下意识的扯住了我的袖子。

    “按照你的意思,女人就应该是男人们泄/欲的工具吗?”我看着安德烈问道。

    安德烈看了一眼李染染,又是看着我,好笑道:“难道不是吗?”

    雇佣兵们爆出一阵哄笑声,我微微眯起双眼看着安德烈。

    阿里克塞来到我身旁,说:“大家现在是同一个队伍里的战友,别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和气。”

    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阿里克塞,女人似乎在他们眼中根本不算什么一般。

    小鸟美贵的脸阴沉到了极致,她不发一言的抱着手臂,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安德烈的手下扶着那个被我一脚踹飞出去的雇佣兵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他一脸愤怒的盯着我,似乎要将我生吞活剥一般。

    “陆远先生,这件事情您需要给我一个交代。”安德烈冷冷道。

    雇佣兵们纷纷将枪械上膛,准备随时动手。

    他们的眼中都是饱含怒火,这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阿里克塞见事态有些失控,连忙上前拍了拍安德烈的肩膀,轻声道:“陆远先生可不是什么普通人物,你冷静一点。”

    安德烈一把推开了阿里克塞的手,一副势要找回面子的架势。

    我看着安德烈,抿嘴淡淡笑道:“我当然要给你一个交代。”

    话音刚落,猥/亵李染染的雇佣兵的脑袋像是一个西瓜一般炸裂开来。

    我拉着李染染迅速向后退去,鲜血正好洒在我们身前不远处。

    安德烈和阿里克塞直接便是傻眼了,雇佣兵脑袋爆炸时飞出的脑浆和鲜血溅他们一身。

    一颗沾满鲜血的石子落在了雇佣兵身前不远处。

    所有人都没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抿嘴淡淡笑道:“所以我说,刚才那个人非常幸运,起码还有救回来的希望。”

    “啊!你他妈就是一个怪物!”安德烈愤怒的喊道,雇佣兵们纷纷抬枪准备射杀我。

    就在这个时候,阿里克塞连忙抬手。

    他的手下纷纷提起枪口,瞄准了雇佣兵们。

    “阿里克塞,你他妈什么意思!”安德烈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