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97章 江湖卜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897章 江湖卜算

    管右太转身朝我拱手道:“草民见过陆大人。”

    我看着他道:“先生好雅兴,这样嘈杂的环境还能继续给学生们上课。”

    管右太道:“没有办法,这应该是我教授给他们的最后一堂课了。”

    我道:“先生这话是何意?”

    管右太道:“这房屋即将拆除,我暂时也找不到可以让这么多孩子居住的地方,只能让他们各奔东西了。”

    我道:“王都城内那么多的房屋,就没有一处适合先生的地方吗?”

    管右太道:“除了这里,其余地界的风水都不适合开设课堂,传授知识。”

    我心下无语道:“就因为这个先生就要遣散孩童?”

    管右太道:“基本的识字能力和算数能力他们已经具备,我也跟好几个老朋友打过招呼,他们去商行里面当个学徒什么的也不愁吃穿,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我拱手道:“先生仁义。”

    管右太望着房屋恋恋不舍道:“这里可是一块风水宝地,陆大人,一定要拆除吗?”

    我道:“这是幕府下达的命令,再说补偿也给予的非常到位,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吧。”

    管右太道:“风水宝地可遇不求,陆大人,在这上面盖粮仓是不是有些太浪费了。”

    我道:“这是国家大事,难道就因为这是块风水宝地就改变原来的计划吗?”

    管右太道:“陆大人,此地属火,粮仓乃木,两者相克,易招火患啊!”

    我有些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位先生,他的这些话听上去人畜无害,不过扩建的过程中真来上一场火患,岂不是应验了他今日的话。

    我道:“多谢先生提醒,不知道您到底打不打算搬离这里。”

    管右太道:“搬,肯定要搬,这可是幕府的命令,草民不敢违抗。”

    过了没一会,孩童们都是收拾好各自的包裹准备离去。

    管右太道:“好好保管我给你们的推荐信,各谋生路去吧。”

    孩童皆是拱手道:“先生保重。”

    话音落下,这孩童们四散而去,我看他们的年龄也不过十一二三,这个年纪就要出去讨生活,让人看了就不禁心生怜惜。

    管右太朝我拱手道:“大人稍候,我进去收拾些家当。”

    我伸手示意,管右太进去换了一身算命先生的衣服出来,他身上背着一个木箱,想必里面就是他的家当了。

    我拱手道:“先生可以去王卫府领取自己的补偿金。”

    管右太道:“草民拖延离去,延误拆迁进程,大人您一点都不恼火吗?”

    我道:“火大伤身,不需要。”

    管右太笑了笑道:“大人可有空闲,草民送大人一卦如何?”

    我道:“好啊,正好我在粮仓内也无事可做。”

    管右太道:“大人请。”

    我道:“先生请。”

    ★首★ ★发★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带着管右太回到了幕府粮仓,宁财神继续带人开始拆屋子。

    韩明看到管右太后一愣。我道:“怎么,韩管事认识这位先生?”

    韩明道:“回大人的话,管右太先生是我的启蒙老师。”

    管右太道:“韩公子,好久不见。”

    韩明恭敬道:“老师可还安好。”

    管右太道:“还算可以,就是自己的窝没了,心里空落落的了。”

    韩明道:“老师当以国家大事为重。”

    管右太道:“韩公子说的是。”

    韩明伺候过茶水,管右太看着我道:“陆大人,可有什么想问的卦?”

    我沉思了一会道:“未来。”

    韩明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管右太淡淡笑了笑,他看着我道:“未来坎坷!”

    我道:“何以见得?”

    管右太道:“大人想要东西太多了。”

    我道:“先生觉得该如何?”

    管右太道:“负重前行者亦步亦趋,当扎实走好每一步,坚持到底才是英雄,不然最后只能做个狗熊。”

    我笑道:“先生真是风趣,可否再送给我一卦。”

    管右太喝了一口茶水道:“这一卦可是要收费了。”

    我道:“多少钱?”

    管右太道:“一个金币。”

    我从怀里掏出一个金币放在了桌子上,管右太收拾出箱子,拿出了笔墨纸砚以及测算用的龟壳和铜币。

    我道:“先生可是知道我想问什么?”

    管右太道:“您已经朝廷左大臣,大将军长谷川正人又如此信任您,位极人臣肯定不会问权,现在声名鹊起的飞龙商会您也占着股份肯定也不会问财,既然权财都不会问,最后剩下的只有人了。”

    我道:“先生厉害。”

    管右太道:“劳烦大人把名字写下来吧。”

    ★首★ ★发★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沉思了一会,虽然自己这算命之术不太相信,但是能尝试的东西我还是想要尝试,现在王妍、夏岚、张喜儿都已经有了下落,还剩下林仙儿、蒋丹丹、幸子、以及李染染到现在仍然不知所踪。

    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林仙儿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来到管右太面前把林仙儿的名字写在了纸上,他淡淡笑道:“此女定是大人魂牵梦绕之人吧。”

    我道:“有劳先生了。”

    管右太拿过龟壳和铜币开始推算起来,他越算额头上的冷汗越多,最后他手中的龟壳直接砸在了地面上,一道深深的裂痕出现在上面。

    我道:“先生,如何?”

    管右太道:“大人勿要着急,您早晚会跟她相遇,只是”

    我道:“只是什么?”

    管右太道:“再相见时,她将成为您一生的敌人。”

    我心下一怔,随即道:“这怎么可能!”

    管右太收拾起自己的物件道:“信则有,不信则无,大人您好自为之。”

    我沉思了一会,随即起身回到桌子旁把金币拿起来送到了管右太面前。

    管右太接过金币道:“陆大人,草民先行告退了。”

    我拱手道:“先生慢走,不送。”

    韩明出去把管右太送到了门口,我坐在凳子上努力平复自己的思绪。

    不过是一些骗人的江湖把戏罢了,自己也没有必要往心里去。

    过了没一会,韩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回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