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32章 又出事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第932章 又出事端

    老管家把油灯调的更亮了,他迈步走了下去。

    我继续跟了上去,顺着台阶差不多走了半个时辰来到一间密室。

    村正悠介被捆在一个十字架上,此时他正低着脑袋睡觉。

    老管家把密室周边的蜡烛都点燃了,他道:“陆大人慢慢跟他说,我在外面等着您。”

    我朝他拱了拱手,他提着油灯转身走了。

    我环视了一眼四周,墙壁的角落上结了厚厚的一层蜘蛛网,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霉气。

    村正悠介猛地睁开了眼,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淡淡道:“陆远?”

    我看着他道:“你竟然还记得我。”

    村正悠介道:“自然记得你,一拳击飞鬼妖的人。”

    我道:“村正兄过奖了。”

    村正悠介道:“你回去吧。”

    我道:“村正兄,他们打算在秋祭的时候杀了你祭旗。”

    村正悠介冷笑一声,他十分自信道:“他们杀不死我。”

    我道:“村正兄,你现在都这样了,何来的自信?”

    村正悠介道:“我不会死,长谷川信德还没有死在我的刀下。”

    我十分不解道:“你还惦记着杀死长谷川信德?”

    村正悠介一脸漠然的看着我道:“我的刀需要他的血。”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周边的温度下降了许多,身体不受控制的猛地打了一个冷颤。

    村正悠介道:“陆远,我很期待与你打上一场。”

    我看着眼前这个家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大多数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为财就是为名,为财者许诺荣华富贵就好,为名者许诺万古流芳就行。就算两者都不好,英雄难过美人关,两三个美女往这一放也可以。

    不过直觉告诉我,这些肯定都打动不了村正悠介。

    与其说这家伙是一个剑客,倒不如说这家伙就是一个疯子。

    单单从他到现在还惦记着杀死长谷川信德的事情就可略窥一二。

    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脑子在想什么。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道:“村正兄,你为什么要帮助拜蛇教?”

    村正悠介道:“我并没有帮助他们。”

    我道:“明光寺事件,要不是你,他们怎么可能杀到大殿。”

    村正悠介道:“我只是做我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与他们无关。”

    我长舒了一口气,随即看着他道:“三爷非常欣赏你。”

    村正悠介低下的头,他不再跟我交谈。

    我见状也不打算自找没趣,银火萤也是飞回到我的肩上。

    通过银火萤带来回来的消息看,我现在应该呆在将军府的地下密道内。

    整个地下密道错综复杂,若不是银火萤跟我有通感联系,恐怕它直接就回不来了。

    想把村正悠介从这里救出去基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况我已经把脑子中救他出去的念头给熄灭掉了。

    谁知道这个疯子出去之后会不会找自己决斗。到时候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可就划不来了。

    我转身离开了密室,老管家依然在外面等着我。

    他十分和善的笑了笑道:“陆大人好本事。”

    我道:“老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管家道:“之前来的那些人他都不会跟他们交谈。”

    我笑了笑,老管家带着我离开了地道。

    刚出酒窖,银火萤朝着王妍居住的院子飞了过去。

    此时她正坐在池塘边上发呆,三名侍女正在一边逗弄小狗。

    其中一名侍女过来道:“姑娘,您这几天怎么郁郁不乐。”

    旁边的侍女笑道:“大将军最近这几天都不来找姑娘了,姑娘肯定不开心。”

    抱着小狗的侍女道:“姑娘,忙过这一阵之后大将军肯定会再来找您的。”

    王妍浅浅的笑了笑,我控制着银火萤落在了她的手上。

    她先是一愣,随即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双眼迸发出兴奋的光彩。

    我控制着银火萤在她的嘴唇上轻点了一下,然后控制着它飞走了。

    王妍有些失神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随即有些担忧的望向天空。

    我断开了通感,老管家已经锁好了酒窖的大门。

    他看着我道:“陆大人,大将军吩咐过了,待到这边事务完毕,您只管回去忙活就行,不用去见他。”

    我拱手道:“劳烦老管家代我向大将军问安,也劳烦老管家代我把这边的事情给三爷送个消息。”

    老管家道:“没有问题。”

    我再次拱手行礼,随即转身离开了将军府。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回到王卫府,我看到足友次郎正在东院有些不安的走来走去。

    我见状淡淡笑着走上前去问道:“足友兄,你这又是怎么了?”

    足友次郎见我回来了,赶忙过来道:“陆兄,出事情了。”

    我道:“足友兄,你别着急,慢慢说。”

    足友次郎道:“陆兄,暗忍盯上我了。”

    我心下一愣,随即不解道:“怎么回事?”

    足友次郎咬牙道:“都怪我那小妾,我让她收拾细软财物,她却把手里的幕府债券给倒卖了。”

    我微微眯起双眼道:“倒卖给谁了。”

    足友次郎道:“她家的一个亲戚,签了字画了押,一万金币的债券她倒手九千金币就给卖了。”

    我心下无语,这幕府债券原则上是不可以倒卖的。

    不过我们在出售的时候并没有明确这一点,毕竟售卖的时候一个人限购一万金币。

    但是许多奴隶主操作的时候把自己的亲戚朋友的名头都拿来用了。

    这样子中间必须签订一个约定,到时候本金和利息赎回来的时候必须全部交还给奴隶主。

    这个约定是具有法律效应的,黑齿国的律法里面也有明确的规定。

    因此转让或是出售幕府债券的时候若是签订了约定,到时候她的亲戚可以拿着这东西带着债券到期之后过去把钱财和利息都给取出来。

    出售债券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可是在现在如此大好形势之下以低于本钱的价格出售债券就相当有问题了。也难怪暗忍会盯上足友次郎。

    我道:“足友兄,拖家带口的恐怕你自己也走不了了。”

    足友次郎道:“陆大人,您说我该怎么办?”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