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6章 强盗村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46章 强盗村子

    小别胜新婚,都这么说,可这件事情只有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能真真切切的体会到那种酣畅淋漓的痛快。

    夜幕已经降临,疲惫不堪的王妍枕着我的胳膊已经睡过去。

    我抚摸着她那细嫩的身体,心底不禁百感交集。

    自从在静冈县久久智能处得知她的下落,我的一切行动都在围绕着她进行。

    现在终于把她从将军府里救出来了心底倒有些空落落。

    总感觉自己怀里的王妍有些太不真实。

    我看着她那熟悉且更加美丽的面庞思虑着接下来的事情。

    长谷川晴明宣布解散幕府之后必定导致王卫府将军以及一干幕府官员树倒猢狲散。

    女王手里没有兵权,王都城肯定就是一座空城了。

    介时就看大山津见和建御名方两个人谁得到消息快了。

    谁带兵入主王都城,谁接下来就是王都城的主人。

    当然,我是不会带兵回去跟他们争。

    王都城内的烂摊子实在太多,单幕府前后发行出去的三百万债券就足够接任者头疼。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刻返回高崎县。

    只要借助久久拓也的名望组建起联军,我就可以对大山津见动手。

    一旦在与大山津见的决战中胜出,我在南方就可以拥有绝对话语权。

    到时我再派人跟拜蛇教联系,只要再取得他们的帮助,整个黑齿国将是我的囊中之物。

    我正思绪万千,院子里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汪玲已经察觉出这个村子不对劲,肯定已经做好准备。

    我也是没有搭理院子里面的动静,随即沉沉的睡了过去。

    清晨时分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映照进房间。

    我睁开朦胧的睡眼发现王妍正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我。

    我笑道:“早就醒了吗?”

    王妍道:“刚才院子外面吵得很。”

    我打了一个哈气,随即道:“肯定是汪玲他们抓到什么人了,没事。”

    王妍道:“你快些出去看看吧。”

    我点了点头,随即坐起身来,王妍十分仔细的给我穿上了衣服。

    我出了屋子后看到三十多名村子里的汉子被绑了起来。

    昨天招待我们的老先生趴在地面上瑟瑟发抖。

    二十名破军士兵巡视着周围,满仓正在审问一个男人。

    我打了一个哈气道:“怎么回事?”

    汪玲道:“他们昨天晚上打算往屋子里面放迷药,被我们抓住了。”

    我瞥了他们一眼道:“问清楚是什么人了吗?”

    汪玲道:“他嘴有点硬,满仓还在拷问。”

    我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道:“别是耽误了行程,都杀了吧。”

    汪玲应诺一声,老头子直接被吓尿了,一股浓郁的尿骚味传来。

    他扯着嗓子喊道:“这位大人,我们有眼不识泰山,饶命啊!”

    我蹲在他面前道:“你们是什么人,这个村子又是怎么回事?”

    老先生咽了一口唾沫道:“这位大人,我们本来是卧虎山上的土匪,为了打劫过往的商客便在这村子里设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道:“村子里面的妇孺也都是你们卧虎山上的人吗?”

    老先生咽了一口唾沫,他把脑袋压在地面上,恨不得将脑袋埋进去。

    我道:“怎么,不愿意说吗?”

    老先生道:“这位大人,我说了您能放我们一马吗?”

    我冷冷道:“老家伙,你没有在这里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

    老先生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淌起来,他扯着嗓子道:“大人啊,我们首领为了方便在这村子里面设套,他把这里的壮年男人都给抓起来杀掉了,剩下的老弱妇孺畏惧于我们,只能乖乖的配合。”

    满仓闻言愤怒的在他审问的那个男人身上抽了一鞭子,“你们这群畜生!”

    汪玲看着我道:“先生,这就是一群没有人性的强盗,杀了他们吧。”

    我看了她一眼道:“算了,让他们走吧。”

    汪玲十分不解道:“先生,为什么?”

    我看了她一眼道:“怎么,你在质疑我的命令吗?”

    汪玲赶忙拱手道:“属下不敢。”

    我道:“收拾东西上路,我们需要尽快赶到静冈县。”

    老先生如蒙大赦的跪在地面上哭嚎起来,其他人也是趴在地面上磕头。

    汪玲他们十分麻利的收拾好物件。

    王妍已经是穿好衣服出来,她有些诧异道:“这么快就要上路吗?”

    我道:“走了,早些回去。”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王妍点了点头,我把她送上了马车,随即翻身上马。

    我道:“乱世生存不易,你们好自为之。”

    话音落下,我带着汪玲他们继续上路去了。

    我们刚走出去不多久,刀老头骑着马追了上来。

    这老家伙一身酒气,嘴角还残留着油渍和肉渣,也不知这老家伙昨天晚上去哪里厮混来。

    刀老头道:“怎么,这么早就要上路吗?”

    我道:“大山津见和建御名方肯定很快就会收到消息,我必须尽快赶回去早作安排才行。”

    汪玲道:“先生,我还是不明白,您为什么不下令杀了他们?”

    我看了她一眼道:“汪姑娘,你平时不是很聪明,怎么现在跟满仓一个智力水平了。”

    汪玲道:“还请先生解惑。”

    我道:“若杀了这些人,村子里的老弱妇孺怎么办?”

    汪玲闻言一愣,她道:“自然散去投奔各自的亲戚。”

    我道:“这世道谁家还有余粮去养着别人,现在他们在这些强盗名下过活起码还有口饭吃,若这些强盗死了,他们就没有了庇护,活下去将会很难。”

    汪玲道:“先生深思熟虑,小女子自愧不如。”

    刀老头嗤之以鼻道:“小家伙,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我道:“哦,老前辈为什么这么说?”

    刀老头道:“一会你就知道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