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84章 开始西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84章 开始西征

    次日清晨,王妍还在睡梦之中,我早早的醒来离开了房间。

    来到楼下,久保梧桐已经等在那里。

    我嘱托道:“夫人有意建一座孤儿院,鹿有鸣回来后从飞龙商会支取五万金币过来。”

    久保梧桐道:“明白。”

    我道:“高崎县的事务就交给你了。”

    久保梧桐道:“主公放心。”

    话音刚是落下,两个小家伙揉着惺忪的睡眼过来了。

    他们拱手道:“老师早安。”

    我看着他们道:“老师要带你们出去溜达一圈,精神点!”

    两人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大贯耀斗好奇道:“老师,咱们要去哪里溜达?”

    我看着他们十分神秘的笑道:“战场!”

    六千人的部队整整齐齐的站在校场上还是十分震撼的。

    大贯耀斗和大贯琉明的眼睛已经已经冒出无数的小星星。

    郭斌背着手站在台子上,他见我过来了赶忙迎了过来。

    我道:“都准备好了吗?”

    郭斌道:“粮草已经先行一步,健太在静冈县整合完队伍后也会出发。”

    我点了点头,回头道:“你们两个这次也有职务,随军参议。”

    两人十分激动的拱手道:“是,老师。”

    郭斌看着两个小家伙淡淡笑了笑,这个参议只不过是我给两个小家伙编造出来的职务。

    最好的学习方式是亲自动手实践,希望他们能够通过这次随军学习到些什么。

    我走到点将台上,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士兵道:“害怕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士兵们声嘶力竭的喊道:“不怕!不怕!不怕!”

    震耳欲聋的喊声让整个点将台都跟着震颤起来,耀斗和琉明直接吓得跌坐在地面上。

    我道:“很好,我要的就是你们这种势如破竹的气势。”

    士兵们又是大声的喊道:“誓死追随主公!誓死追随主公!誓死追随主公!”

    我道:“相信在场的大多数兄弟都是农民出身,有人之前还当过流民,今天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一个做人上人的机会,军制改革的事情你们肯定都已经听说了,这次出征我会按照军功授予军职,杀敌越多,升职越高,百将的位置都没有问题!”

    之前已经有五百人的先例,士兵们心里门清。而且相对应的军职对应的军功数值也列举的十分清楚,谁也不能作假。

    整个黑齿国的社会阶层固化的非常严重。王室、大名、领主构成了整个社会的上层阶级,奴隶主贵族和富商们构成中产阶级,农民和流民构成金字塔的最下层阶级,也是被剥削的最为严重的一个阶级。

    想要往上走,最佳途径有两条,一个是游学,一个是参军。

    游学最终能够通过考核进入八岐学府的人少之又少,一般也都是奴隶主贵族和富商的后代。

    参军的话实力和运气好的话能够干个统领的位置,再往上也就没有发展的前途,除非领主出事,统领站好队可以干掉领主的旧势力自己上位,不过几率也非常小。

    农民和流民整天都在为自己的肚子奔波劳累,很少能有人可以把这两条路走通。

    现在我给了他们这么一条上升的路,他们自然疯狂,谁都不想一直待在社会的最底层。

    士兵们癫狂的喊道:“杀敌!杀敌!杀敌!”

    我打量着士兵们双眼中迸发出来的嗜血寒芒,十分满意道:“出发!”

    六千士兵呈一条长蛇顺着高崎县的大路朝西边进发而去。

    我望着天边的云彩,长舒了一口气道:“希望你继续赐予我一如既往的好运。”

    行军途中,我看到道路两旁全部都是饿死的骸骨。

    在这个丰收的季节,到处出现的秃鹰和乌鸦让人心里沉甸甸的。

    这样的景象对大贯耀斗和大贯琉明这两个孩子的冲击最大。

    他们面色苍白,已经吐的不能再吐了。

    我和郭斌坐在马车里面研究着地图,也是没有功夫搭理这两个小家伙。

    凡事都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慢慢适应也就好了。

    郭斌指着地图道:“主公,三日后我们将在城川县集合,根据军五部送回来的消息,现在大山津见正在五敦县修整,再往前就是西南山脉,他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王都必须经过落马谷。”

    说着,郭斌的手指向了五敦县附近的一处山谷。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不难看出,过了落马谷就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带。

    不出一天一夜的功夫,大山津见的骑兵就可以到达王都城。

    我道:“落马谷,这个名字对大山津见非常不友好呀。”

    郭斌道:“主公,我的意见是咱们先把大山津见放过去,然后在平原地带象征性/交战,佯攻过后再行撤退,这样建御名方那里咱们有交代,同时也能加剧大山津见轻敌之心。”

    我看了一眼郭斌道:“不能再佯装失败了,大山津见不是傻子,肯定会看出端倪来。”

    郭斌道:“主公,正面战场的话咱们不是骑兵的对手。”

    我问道:“这个我知道。”

    郭斌道:“主公打算怎么办?”

    我道:“骚扰,不停的骚扰大山津见的部队,让他心烦意乱。”

    郭斌道:“可是咱们只有五百骑兵,机动性远远不如敌人。”

    我道:“攻击大山津见的运粮部队,吸引骑兵来援。”

    郭斌道:“现在就设伏吗?”

    我道:“只有把大山津见的心给弄乱了,我们才有机会让他重回落马谷。”

    郭斌道:“属下明白了。”

    大山津见跟石越人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可以说是身经百战,军事经验极其丰富。

    简单的计谋肯定骗不过这家伙,必须要不停的扰乱他的心智,让他心烦意乱。

    只要他的心乱了,我们的机会也就来了。

    落马谷,这个地方李成良的父亲也曾经跟自己说过。

    若是大山津见兵出落马谷,我定让他有去无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