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0章 树林伏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90章 树林伏击

    山林里面静悄悄一片,本来被惊走的鸟儿重新落了回来。

    过了半个时辰,地面上的石子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视线所及之处,烟尘滚滚,轰隆隆的马蹄声传来。

    银火萤从我的衣服里面钻了出来,然后朝敌军过来的方向飞去。

    打头的一共两人,一个是拿着长枪的大汉,一个是儒衫青巾的先生。

    我仔细瞅了瞅,跟我们预料的没错,大山津见果然派康平回来了。

    敌军差不多有五百骑,比我预估的要少上许多。

    郭斌道:“主公,咱们先撤到后面去吧。”

    我看了他一眼道:“先生去后面,我再给康平喂上一颗疑心丸。”

    郭斌十分不解的看着我,我握住缰绳夹了夹马肚子往前走去。

    郭斌见状大惊,欲言又止,随即摇了摇头调转马头钻进了树林里面。

    我握住缰绳在树林前面停下了,康平在距离不远处也是勒住了缰绳。

    整支队伍整齐划一的勒住缰绳停了下来。我心中不禁暗叹,果然是精锐。

    康平眯眼朝我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又朝我身后的树林望去。

    我淡淡一笑,随即大声喊道:“康平先生,可敢过来相叙?”

    康平阴沉着一张脸驱马来到我身前,他拱手道:“陆大人,好久不见。”

    我看着他道:“康平先生,别来无恙。”

    康平道:“陆大人,您可是朝廷命官,应该深谙我国律法吧。”

    我道:“懂那么一些。”

    康平道:“私自率兵攻伐领主的城池可是叛国的死罪!”

    我道:“哦,那大山津见也该死啊。”

    康平道:“大国柱对黑齿国忠心耿耿,陆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道:“他带着五千精锐骑兵往王都城赶,干什么?抢劫吗?”

    康平道:“长谷川幕府已经被解散,我主自然是去勤王了。”

    我道:“哦,勤王啊,不是去抢劫呀。”

    康平的脸涨得通红,他瞪着我恨的牙痒痒。

    “倒是陆大人不率军勤王,却是在这里抢劫他人财物,枉费女王这么器重你,还册封你为左大臣。”

    我厚着脸皮不否认道:“本官就是把五敦县给抢了,大军已经把物资往城川县运了,你过去追吧。”

    话音刚是落下,康平下意识的朝我身后的树林望去。

    晃动着的军旗以及不时一阵惊鸟的飞起都在告诉他这树林里有伏兵。

    康平看着我问道:“陆大人可是在这后面安排伏兵了?”

    我抱着手臂道:“本官打赌你不敢继续往前,因此设了些疑兵。”

    康平看着我紧皱起眉头,他无法确定我在树林里面到底设了多少伏兵。

    他若分批次指挥骑兵冲进树林,很可能就会被一波/波吃掉。

    到时候他们还是过不了这片树林,更别想着追上前面的部队了。

    我看着他淡淡笑道:“康平先生,要追打紧了,本官先行一步。”

    说完,我调转马头朝着树林策马奔去,康平直接抬手示意,“进军!”

    骑兵们闻令朝树林冲击过来。我心下一喜,赶忙催马来到树林里面。

    我翻身下马,士兵牵着缰绳顺着安全通道把马匹给我牵过去了。

    我道:“准备收割敌人的脑袋吧。”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躲藏在树干上的士兵双眸中迸发出兴奋的寒芒。

    人头就代表着军功,敌方精锐士兵的人头就代表着大军功。

    我顺着树林往前走了几步,随即爬到了一颗树上,然后朝树林外面望去。

    五百骑兵冲到树林里面之后没有丝毫的停滞,他们继续挥鞭策马。

    当康平看到我用来虚张声势的旌旗后厉声喊道:“加快速度,穿过这里!”

    整支骑兵队伍很快就冲到了树林的中间部位。

    嘶!急速前进的马匹突然陷进了坑道里面,前蹄打了一个弯后直接跪在了地面上。

    马背上的士兵被摔了出去,不过他借势打了一个滚,随即警惕的站了起来。

    差不多有一百多匹马遭受陷马坑毒手。

    紧跟而来的骑兵都勒紧缰绳不敢再往前冲了。

    康平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冷汗,他十分警觉的打量着四周。

    我伸手示意,随即身边的护卫把弩箭递给了我。

    我瞄准了一名骑兵的脑袋,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弩箭奔射而去,直接扎透了骑兵的脑袋,鲜血顺着他的鼻梁流淌而下。

    嗖!嗖!嗖!

    其余伏击的士兵纷纷扣动了自己手中弩弓的扳机。

    弩箭开始疯狂的收割起骑兵的生命。

    康平见状,他大声吼道:“撤退!撤退!”

    精锐就是精锐,骑兵们的反应速度很快,直接调转马头准备逃出树林。

    轰!

    就在这时,一道火墙直接被燃起,火势迅速蔓延开来。

    我大声的喊道:“绝对不能让他们冲出去!”

    发射弩箭的速度变快了好多,骑兵们的惨叫声不停传来。

    埋伏在后方的士兵扯起绊马索,又是一批骑兵摔了下来。

    三名常备军冲杀上去,竟然被人家反杀了两个人。

    我见状心下冷然,精锐肯定是能担得起精锐的名声。

    自己这常备军的肉搏战不是敌人的对手呀!

    这马到底是动物,它还是怕火的,有好几十匹马失控的在树林里乱窜起来。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见火势已经起来,立刻下令道:“撤退!”

    不一会,我们有些狼狈的冲出了树林,火势蔓延的速度有些超乎想象。

    伏击的三百名士兵,战死一百三十人,现在只剩下一百七十人了。

    敌人骑兵果真是厉害啊,就算是中了埋伏狼狈撤退也能从敌人的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郭斌带着接应的二百名士兵过来了,他翻身下马道:“主公,怎么样?”

    我道:“还算康平有些头脑,他带兵朝另一头撤回去了。”

    郭斌道:“恭喜主公,这大山津见完全不是咱们的对手。”

    我道:“郭先生,不用在这拍马屁了,咱们的常备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若在正面战场,不用五千骑兵,三千骑兵就能把自己这一万常备军给冲垮了。

    破军营或许能与其一战,不过也是装备上带来的优势。

    大山津见的精锐骑兵常年跟石越人交手,各个士兵的身上都具备着胆识和勇猛的气质。

    这种气质通过训练是练不出来的,必须经历血与火的洗礼才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