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18章 谨慎之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18章 谨慎之人

    吉平县出现在视线范围内,小川新太带领着手下一百骑兵前来迎接。

    来到近前,他翻身下马冲上前来半跪拱手道:“参见陆大人。”

    我淡淡道:“有劳小川兄亲自出来接我们。”

    小川新太道:“陆大人,我已经在城内备好犒劳将士们的酒菜。”

    我颔首道:“小川兄有心了。”

    小川新太道:“陆大人,城内请吧。”

    我道:“传令将士,不得扰民,违令者,杀无赦。”

    小川新太一愣,他似乎没想到我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李成良应诺一声,然后找来哨探传达命令。

    小川新太朝我拱了拱手,然后他转身上马,带着我们朝城内行进过去。

    整个东南地带多丘陵河川,地势复杂,因此在交通网络方面不是很发达。【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吉平县位于联络王都城和东南的咽喉要道之上,城墙高大厚实,经济水平和之前的高崎县差不多。

    小川家三代经营吉平县,把这个县城管理的有声有色,奴隶主贵族和富商们信服,城外的自由民村落尊敬,名声也十分不错。

    因此当大军进驻吉平县的时候,不少自由民夹道欢迎,奴隶主贵族和富商们也自发的站在办事衙门前迎接。

    小川新太引荐了几位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和蔼的交谈了几句。

    我们四个人在小川新太的带领下进入衙门的议事大厅。

    简单的客套一番之后,我们分别落座。

    小川新太道:“陆大人,您得了三位将军的帮助,简直就是如虎添翼,覆灭大山津见,指日可待。”

    我笑了笑,对于小川新太的恭维,我并不感到怎么反感。

    上次静冈县议事的时候,我就能看出这小川新太是一个十分稳重的人。

    他现在的恭维肯定是建立在南方的局势已经开始向我倾斜的基础上。

    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好事情,毕竟小川新太的态度在东南也是有分量的。

    我道:“小川兄,接下来还有需要麻烦您的事情。”

    小川新太道:“陆大人,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我道:“李将军离开王都城的时候带出许多的粮草和军械,明早大军就要去城川县,我需要把这些粮草军械储存在吉平县,过几天拓也会派人过来带走。”

    小川新太面有难色,他下意识的攥了攥拳头。

    我道:“小川兄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小川新太拱手道:“陆大人,这么大批量的物资,我怕出什么差池。”

    我闻言一愣,一般领主得到这么多的粮草军械欢喜还来不及呢,可到了小川新太这里却往外推。

    因为数量这么巨大,动点手脚就可以获得不菲的收益。

    这家伙倒真是谨慎,可堪大用呀。

    我道:“放心,我会留下人协助小川兄展开相关工作。”

    小川新太一脸犹疑,看来还是怕出什么事情。

    我道:“小川兄放心,我只是借用一下地方而已。”

    这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出了事情也不需要你来负责。

    小川新太起身抱拳拱手道:“多谢陆大人信任。”

    简单的闲聊了几句,我了解了一下吉平县的情况。

    整个吉平县的兵力有一千五百人,相比较于其他县城来说士兵的数量还是比较多。

    这一千五百人直接由小川新太来率领,看来他对于授命统领的方式不太感冒。

    我看着小川新太道:“小川兄,我看你治下的自由民们对你都十分尊敬,可否再扩充一下兵力,吸纳新的流民也可以。”

    小川新太道:“陆大人,在下财力有限啊。”

    我道:“这样吧,我给小川兄提供武器和粮食,您替我组建一支三千人的部队。”

    小川新太道:“军饷呢?”

    我道:“民兵,只管衣食住行,没有军饷。”

    小川新太小心翼翼的问道:“陆大人,由我来统领吗?”

    我道:“当然,不过我也会派人协助大人。”

    小川新太沉思了一会,他不好拒绝,毕竟我的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只想借用他的名声再组建一支队伍。

    当然武器和粮草不需要他来忙活,我也会派专人管理这支队伍。

    我道:“建御名方控制王都城后肯定会有些小动作,到时候吉平县可是首当其冲。”

    小川新太拱手道:“陆大人,我会协助您筹建三千民兵。”

    我道:“谢过小川兄了。”

    侍女们带着我们下去沐浴更衣,小川新太准备了丰盛的晚宴。

    同样的进驻吉平县的士兵们也将得到猪肉和大米饭。

    一万人的口粮,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小川新太也算是财大气粗。【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喝开心之后就各自散去了。

    我带着李成良支取了一些钱币,然后吩咐士兵去酒楼里面买酒。

    将士们没有可以休息的帐/篷,晚上只能睡在街道上。

    晚秋的夜晚已经是有些冷了,将士们的衣服还是夏天的单衣。

    想要挨过这漫漫长夜没有酒水肯定是不行的。

    我带着李成良挨个的发放酒水,最后来到了贪狼营这边。

    三名千人长正聚在一起讨论着前些日子的战役,都在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没错。

    我和李成良提着酒罐子走上去,三人赶忙拱手行礼,“主公,将军。”

    我问道:“可是吃饭了?吃饱了吗?”

    相由心生道:“启禀主公,城内招待的伙食非常好,大家都把肚子吃了个浑圆。”

    我道:“晚上天凉,把酒水分发下去,大家喝几口暖暖身子。”

    李成良招呼几个人开始搬酒,不一会马车上就空了。

    我把手中的酒罐子递过去道:“这是北烈陈酿,你们喝吧。”

    相由心生受宠若惊的接了过去,他闻了一口,随即道:“多谢主公。”

    我道:“多多下去走动,看看有没有搅扰平民的。”

    三人皆是拱手领命,然后就下去分着喝酒去了。

    李成良走来道:“主公,咱们再喝点?”

    我笑了笑,然后来到一家客栈的台阶前坐下了。

    李成良喝了一口酒,当即道:“主公,咱们上次这样喝酒应该也是去年这个时候吧。”

    话音落下,李成良把酒坛子递了过来。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我想起去年刚进入大学寮之后的考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