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3章 绝对压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23章 绝对压制

    郭斌道:“主公,这骑兵耗费虽然大,但也值得,后方稳固才能源源不断给前线运送补给。”

    我点了点头,虽然我很想在西南依托火器建设一条防御线,但想想两者的成本,还是骑兵划算。

    再说这个世界还没有出现马镫和马蹄铁,有这两样利器足够成批量训练出优秀骑兵。

    锦佳县城距离五敦县也就两天的路程,大军在距离锦佳县城外三十里的空地上安营扎寨。

    整个锦佳县城城门紧闭,城墙上的守军严阵以待,手中的弩弓也都是挂上了箭矢。

    大军营帐内,我研究着附近的地图道:“咱们没有必要在这四座县城浪费过多的时间。”

    郭斌道:“主公,根据军五部送回来的消息,这五座县城内的守军皆不足一千人。”

    我拍了拍手,随即道:“大谷凉平,你率领第一军团给我把平临县拿下来。”

    大谷凉平拱手应诺道:“是,主公。”

    我继续道:“三木友哉,你率领第二军团去取华西县。”

    三木友哉道:“是,主公。”

    我道:“记住,入城之后必须做到秋毫不犯,拿了粮食、钱币、军械等重要物资后就挟裹着领主以及他的家人们回来就可以了。”

    两人对视一眼,虽然有些不明白我还留着这些领主的性命做什么,但还是应诺了一声。

    他们领了将令之后就下去调拨军团准备出发。

    我问道:“锦佳县的情况现在怎么样?”

    郭斌道:“竹下贵志以往是八岐学府的学生,有些本事,在锦佳县的威望也很高。”

    我淡淡笑道:“上次康平出兵,这家伙没有出兵,足见他还是有些脑子。”

    郭斌道:“主公,对方很显然有准备,若强攻的话咱们怕损失不小。”

    我道:“不需要强攻,拿火炮直接轰,咱们不是带了许多炮弹。”

    郭斌道:“主公,这炮弹”

    我道:“炮弹打没了可以再买,人没了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郭斌道:“主公爱惜士兵,颇有仁德之心啊。

    我看了一眼郭斌,淡淡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安营扎寨之后,我带着三百架火炮和第三军团来到了距离锦佳县不远的地方。

    这便携式的火炮威力巨大,但是射程却远不如大型火炮。

    我目测了一下距离,随即道:“传令,弓箭手压制。”

    郭斌得令下去传达命令,一千名弓箭列阵而出,随即准备搭弓射箭。

    嗖!嗖!嗖!

    箭走了一个抛物线之后落在了城头,敌军都是躲在垛口后面不敢露头。

    我见状继续命令道:“步兵上盾牌,掩护火炮。”

    郭斌传令,又有一千步兵站了出来,他们举着盾牌步调一致的朝前推进。

    敌军从垛口上露出头来,然后拿着手中的弩弓开始射击。

    箭矢砸在盾牌上发出乒乓的声响。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到达指定的射程范围内之后,三百架火炮搭建完毕,蓄势待发。

    步兵仍然举着盾牌,敌人的箭矢根本威胁不到这三百架火炮。

    士兵布置完毕之后,百将下令道:“射击!”

    轰!轰!轰!

    一枚枚炮弹在天空中划过一个弧线之后重重的砸在了城墙之上。

    紧接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强大的冲击力直接把一些倒霉的敌军从城墙上掀飞了下来。

    运气好的脑袋着地直接断绝了气息,运气不好的摔断了胳膊大/腿,只能躺在地面痛苦呻/吟。

    我淡淡道:“李成良带出来的这批便携式火炮的威力很大嘛。”

    郭斌道:“主公有所不知,这批火炮是南洋最新的技术。”

    我有些眼热道:“什么时候高崎县也能研发出火器。”

    郭斌道:“主公,这火器的制作工艺复杂,天下商会又封锁的严密。”

    我道:“只能是想一想,具体想要做到没有十年绝对不可能。”

    火炮发射时产生的浓烟将整支队伍都遮蔽掉了。

    城墙上的敌军已经懵了,刚才的爆炸声让很多人都产生了耳鸣,有些人直接炸晕了过去。

    负责指挥的统领大声的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立刻给我反击!

    士兵们得令之后立马抽出自己背后的羽箭起身射击。

    可惜他们一露头,漫天的掩护羽箭倾泻而来。

    噗!羽箭扎透脑壳的声音传来,一具具尸体倒在血泊之中。

    士兵们见得这架势赶忙又都躲回垛口后面,再也不敢露头。

    负责指挥的统领愤怒的吼道:“废物,懦夫,有什么好怕的!”

    嗖!嗖!嗖!

    这话刚说完,不下七支羽箭全部都扎在了他的身上。

    士兵统领的身体猛的往前一扎,之后断绝了气息。

    蹲在他身旁不远处的两名士兵长赶忙把他的尸体拽了过来。

    嗖!嗖!嗖!紧接着又是三支羽箭落在刚才的位置。

    两名士兵长往一个比较年长的士兵长木讷的看去。

    其中一名士兵长道:“老大哥,这样下去我们迟早都会被拖死。”

    另一个士兵长道:“窝囊,太他妈窝囊了,就没打过这么憋屈的仗。”

    年长的士兵长道:“再这样僵持下去绝对不行,必须给弟兄们谋条生路。”

    轰!轰!轰!

    话音刚是落下,第二波炸弹走了一个抛物线落了下来。

    三人捂着自己的脑袋,城头上瞬间石屑乱飞。

    附近一名士兵再也忍受不了在这死亡线上来回徘徊的压迫感。

    他癫狂的起身,哀嚎的朝着城墙下跑去。

    掩护的羽箭抛射而来,这名倒霉的士兵直接被射成了刺猬。

    士兵长骂道:“草,他们的射程怎么这么恐怖!”

    另一名士兵长道:“该死,该死,这仗没法打了。”

    年长的士兵长道:“快,把老四他们都给喊过来。”

    三波掩护性羽箭很快就放完了,紧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炮弹落下。

    两名士兵长捂着脑袋趴在地面上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待到爆炸结束,他们赶忙冲到城墙的另一头喊人去了。

    不一会,七名王卫队士兵冲了过来,他们看着地面上的统领尸体愣住了。

    老大哥冷冷的注视着他们道:“咱们完全不是陆大人的对手,城池迟早都要破掉,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在这里陪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