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8章 河岸驻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28章 河岸驻扎

    第五军团的混编,小岛隆太、川口秀人、相良大贵三人夺得新扩编出来的三个营的军候位置。

    现阶段第五军团扩编为六个营,再加上计划招募的五千常备军,后期将达到十一个营。

    我相信有第五军团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在后方镇守着粮草定然安然无恙,毕竟大山津见已经没了机动性超强的骑兵,步兵深入敌后的话最终面临的很有可能就是全军覆没的结果。

    我宣布了最终定下来的指挥官的名字,随即安慰道:“军功还是晋升的重要考量之一,大家不要灰心丧气,当初五敦县守卫战活下来的五百人现在哪一个不是在军中担任要职。”

    两军对战,肯定会出现战损,整个指挥系统的人员替换会非常的频繁,这是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地事情。

    只要有军功,以后还是有机会可以往上爬。

    我又是安排了一下锦佳县的事务之后便整备军队继续朝西边进发而去。

    大山津见的部队已经修整完毕,不过他的部队数量有些可怜。

    西南境十八位领主,只有十人率军前来,剩下的八人死于非命,县城内乱七八糟一片。

    军五部和红袖共同筹划的刺杀行动非常成功,现在大山津见势力的北边已经无人镇守。

    石根主动请缨出发前往北边安定局势,提拔熟识的统领暂时管理县城事务,算是暂时稳定下来。

    与此同时,他趁着领主们完蛋,集权扩招士兵,整备训练,准备随时支援大山津见。

    我坐在桌子上看着军五部送来的情报揉了揉眉头道:“好像给他人做嫁衣了呀。”

    领主的死亡并没有让我看到混乱,相反石根得到了八座县城的统治权。

    这使得大山津见多了一大块的地界可以招纳士兵,训练新军。

    我放下情报问道:“郭先生,敌军集结的兵力还没有探查清楚吗?”

    郭斌道:“军五部的人还在统计,应该很快就会出来结果。”

    话音刚落下,一名军五部信使大步走进营帐内半跪在地面上抱拳道:“启禀主公,敌军兵力统计完毕。”

    我看了一眼石梅,她下去后把密信拿了上来。我打开浏览了一遍道:“两万五千人。”

    第五军团混编完毕之后留在了锦佳县巡防后方,现在我手中可以作战的只有一万八千人。

    郭斌道:“主公,这说明各地领主都有保留,他们没有把自己全部兵力都带出来。”

    我道:“人之常情罢了,就算大山津见的威望再高,领主们也不可能把老底豁出来帮他。”

    郭斌道:“主公,大山津见已经动了,咱们是不是要迎上去?”

    我起身来到地图前仔细观察起来,接下来的地形大多都是平原,能够设置伏击的地方很少。

    只能两军对垒,面对面的硬杠了。

    想着,我在靠近南边的一块大平地上划了一个圈,然后道:“富阳的稻米不错,咱们去这里。”

    郭斌道:“主公,您是打算把敌军主力往南方引诱?”

    我点了点头道:“富阳后面不远处就是武德县城,它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节点,大山津见肯定要跟进过来,介时在富阳附近跟大山津见拖延时间就可以了。”

    郭斌道:“主公英明。”

    我看了他一眼问道:“卧虎山有什么消息送来吗?”

    郭斌道:“三千套软甲和三千把破军刀已经送过去了,玄正毅也已经完成军制改革,现在扈十三对他是言听计从,强盗头目们也非常的信服这家伙。”

    我长舒了一口气,三千套软甲和三千把破军刀,这是高崎县武器工坊连夜赶制出来的。

    质量可能没有破军营士兵配备的好,但是相比较于普通武器绝对要好十倍。

    满仓他们这些出身于破军营的士兵在训练方面绝对不会有任何放水。

    再配备上这样的武器和甲胄,我相信他们能为我军创造出大获全胜的机会。

    我道:“明早开拔,咱们先给大山津见来点压力,否则他的行军速度会减慢许多。”

    郭斌应诺一声,随即下去安排去了。

    富阳县到底有多富,看看周边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水稻田就知道了。

    这里靠近红桑海峡,气候温暖湿润,常年降雨,土壤肥沃,是整个本国岛南方唯一稻米可以做到一年两收的地方。

    在这里生活的人一般都能填饱肚子。再加上大山津见常年对石越人的抵御,这里基本受不到什么战争的影响。

    对于突然出现的大军,周边村落表现出来的态度起先是非常的恐慌,不过看到军纪严明的部队在经过村落的时候秋毫不犯,他们的情绪这才是慢慢平复下来。

    大山津见在收到消息之后便加快行军速度来到义召河对岸布置防守。

    由于现在还不是汛期,因此整条义召河的水非常浅,也就到脚踝部位。

    大军到达义召河东岸之后也是安营扎寨,两军就这样隔河相望,都不着急出手。

    富阳县就在义召河西岸不远处的地方,丢了那里就等于打开了通往武德县的大门。

    我站在河边捧起水来喝了一口,义召河里面的水甘甜可口,十分好喝。

    郭斌等一干人众站在我身后等候差遣。

    我望着对面的营帐问道:“诸位,大山津见的营地做的怎么样?”

    李成良道:“严密,十分严密,基本上找不到可以突破的缺口。”

    其他人也是跟着纷纷应和起来,我道:“到底是久经沙场,那咱们就松散一些吧。”

    郭斌道:“主公觉得大山津见会袭营?”

    我点了点头道:“敌军兵力优于我军,自然要给我们先来一个下马威。”

    郭斌道:“主公觉得大山津见会什么时候袭营?”

    我指了指头顶道:“肯定是月明星稀的时候。”

    郭斌不解道:“不应该是月黑风高的时候吗?”

    我道:“有些事情,你需要倒过来想,康平怎么输的他肯定知道,他一般会反其道而行之,这样才能出其不意。”

    话音落下,银火萤落在我的肩上,此时大山津见正在跟属下商讨袭营事宜。

    既然这个家伙要来,那我就好好的招待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