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33章 远大未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33章 远大未来

    石越族大首领的人情能不能兑现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接下来大山津见的后方肯定不稳。

    岩田悠马翻身下马跟石越族大首领轻声说了几句,他抱拳道:“岩田先生,后会有期。”

    岩田悠马道:“回去别光想着打打杀杀,多多学习我留给你们的《基础数术》和《医药全录》。”

    石越大首领咧嘴笑道:“先生,您的木屋我们还给您留着,我们等您回来。”

    他带着自己的族人转身走了,临走经过奄奄一息的族人身旁时会挥动手中的剑了结他们的生命。

    对于眼前这一幕,所有人都不怎么感到意外。这是石越人的传统,他们不会留下伤者。

    一切都是在资源短缺的生存环境下塑造的他们这种彪悍的传统,若能活下来,谁又想死。

    岩田悠马注视着石越大首领他们离去的背影,长舒了一口气。

    他转身拱手道:“陆兄,李兄,好久不见。”

    我和李成良相视一笑,当即上前一人给岩田悠马来了一个熊抱。

    岩田悠马道:“陆兄,李兄,你们这是干什么。”

    李成良道:“你失踪了大半年,同学们都以为你这家伙死掉了。”

    我道:“幕府解散之后一直不见你联系我们,之后我也一直在派人找寻你的下落。”

    岩田悠马并不意外道:“想必陆兄在这其中出了不少力吧。”

    李成良道:“鬼妖就是他给杀死的。”

    岩田悠马有些意外道:“难怪石星会输给你。”

    李成良道:“我和师兄已经入了陆远的伙,小柳敬太和宫崎真人他们也都来了,就差你了。”

    我看着他道:“岩田兄,去年咱们把酒言欢的时候你说要待价而沽,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岩田悠马道:“陆兄,我十分佩服你,竟然能够猜到大山津见会怂恿石越人过来进攻,不过”

    李成良道:“不过什么,岩田兄,你怎么现在婆婆妈妈的了。”

    岩田悠马道:“陆兄,我已经有了志向,恐不能追随你左右了。”

    李成良一愣,他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

    我淡淡笑道:“岩田兄想要做一名悬壶济世的医者吗?”

    岩田悠马点了点头道:“机缘巧合之下,我在东南得一位老者指点,得了一本《医药全录》,当下黑齿国的医术还处于愚昧的巫医阶段,普通人偶感风寒就会性命不保,我志向完善《医药全录》,救治更多生命。”

    我道:“岩田兄志向远大,可知医者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岩田悠马道:“陆兄请指教。”

    我道:“一副药可以救下一个人的性命,却救不下两个人的性命。”

    岩田悠马一怔,随即道:“但如果没有药方子,一个人的性命都救不下来。”

    我淡淡笑道:“药方子千千万万,一个人能研究出多少来?”

    岩田悠马注视着我的双眸陷入了沉思之中,想必这些那位老者也没有教他。

    我继续忽悠道:“但如果是千千万万的人去研究药方子,又能研究出多少来。”

    岩田悠马的神情有些纠结,他已经有些想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了。

    我正色道:“千千万万的人去行医救人,又能救下多少性命?”

    岩田悠马神情有些恍惚,他欲言又止。

    我道:“医者的最高境界不是医人,而是医国,只有这个国家好了,才会有更多的资源放到医药方面,才会有更多的人去学习研究,发扬光大,才会有更多的人去被医治,但若是这个国家仍然是病的,就算你医好了一个人,还会有千千万万的人倒下。”

    岩田悠马拱手拜服道:“陆兄,受教了。”

    我道:“岩田兄,现在你如果还想离开继续去完善《医药全录》,我绝对不会拦着你。”

    岩田悠马拱手笑道:“主公。”

    李成良闻言直接攥住了他的手腕道:“哈哈,我就说嘛,同学们待在一起开拓一番事业多好。”

    岩田悠马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现在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留下来的理由。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若放以前在王都城的时候,我说这话的话绝对就是一个笑话。

    不过我现在兵强马壮,绝对有资格说这话。

    李成良带着岩田悠马来到高崎健太面前道:“这位是健太将军,最早追随主公的属下。”

    岩田悠马拱手道:“见过将军。”

    高崎健太拱手道:“先生客气了。”

    我道:“时候不早了,收兵回营!”

    轰隆!

    震耳的雷声再次传来,浓浓的乌云遮蔽了天空。

    一滴滴雨点落在地面上,随即瓢泼大雨从脑袋上浇了下来。

    我仰头朗声笑道:“哈哈!老天助我!”

    士兵们皆是半跪在地面上高声喝道:“天佑我主!天佑我主!天佑我主!”

    回到营帐的时候,我们已经全部变成落汤鸡了。

    郭斌吩咐士兵热了一些酒水给众将士分发了下去,雨点砸在营帐上啪啪作响。

    我们各自回营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随即大家在主帐内集合起来。

    岩田悠马认识大谷凉平和三木友哉,自是不多做介绍。

    郭斌跟岩田悠马初次见面,两人寒暄了几句之后也没有过多言语交流。

    我喝了一口暖酒,身上恢复了一点温度,问道:“大山津见有什么异常吗?”

    郭斌道:“按照主公您的吩咐,我们掩饰的很好,他并未发现异常。”

    我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石越人已经被我们击退,他们不会再帮大山津见了。”

    郭斌道:“主公,这场雨停了之后当天晚上定然月明星稀,介时大山津见肯定会出兵过来袭营。”

    我道:“不错,大山津见已经派人跟石越人联系过了。”

    郭斌道:“主公,属下提议咱们同时袭击大山津见的粮仓。”

    李成良道:“刚下过雨,怕是这粮仓烧不起来啊,而且敌军的营帐离着河水很近。”

    岩田悠马起身道:“启禀主公,石越人手中有一种从页石里面提取出来的黑色油质,这种东西遇水之后会燃烧的更加厉害,敌人的粮仓肯定会烧的精光。”

    我闻言一愣,这岩田悠马说的应该是从页岩里面提取出来的石油吧。

    没想到石越人这么落后的地方已经掌握了这种物质。

    我苦笑道:“咱们现在也不可能去穿过红桑海峡去红桑岛上找石越人讨要吧。”

    岩田悠马道:“石越人习惯在自己的木船上带上一壶以便冬天白雪覆盖的时候生火,这次石越人损失不少,他们不可能把船全部带回去,定然还会有一部分搁置在海岸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