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34章 义召河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34章 义召河始

    李成良担心道:“来得及吗?”

    郭斌道:“这么大的雨,涨潮之后会不会把那些船只给吸走?”

    岩田悠马十分自信道:“诸位放心,这雨虽大,但是风小,对海岸影响不大,若明早雨停了,可让骑兵去取,傍晚时分就能回来,介时让准备袭营的将士们带上即可。”

    我道:“这是一个逼迫大山津见抓紧调粮的好机会,明早雨势稍弱之后就派破军骑兵去取。”

    高崎健太起身应诺道:“是,主公,我亲自带人过去。”

    我道:“健太就不要去了,这次袭营让千人长带着去就行,你安排一下,我军袭营事宜由你来操作。”

    高崎健太十分兴奋的拱手道:“遵命。”

    我看了一眼李成良道:“成良,你带着贪狼营士兵绕后,一旦敌军大营起火,大山津见肯定会选择退守富阳县,你可以伺机设伏袭击,切记不可追击。”

    李成良起身应诺一声道:“是,主公。”

    我继续道:“大谷将军,三木将军,你二人率领第一第二军团伴随我左右听候调遣。”

    大谷凉平和三木友哉起身拱手道:“是,主公。”

    我看了一眼郭斌道:“郭先生,第三、第四军团全体配备弓箭,有多少用多少,不需要吝啬。”

    郭斌起身拱手道:“是,主公,不过咱们不在大营里埋藏炸药吗?”

    我道:“大山津见不是康平,必须要实际的诱饵摆在他面前他才会上钩。”

    岩田悠马紧皱眉头道:“主公又要以身犯险?”

    我道:“无碍,围三缺一即可,大山津见觉得事态不对,肯定会带人往外冲。”

    岩田悠马道:“主公好谋划。”

    我道:“各位,依计行事,不得有误。”

    众人皆是起身拱手道:“遵命。”

    半夜时分,雨渐渐的小了下来,我站在地图前继续研究着,无心睡眠。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郭斌脱下斗笠拍了拍身上的雨水走进来拱手道:“主公,义召河的水流量没有什么太大变化,上游三十里范围内没有发现人造的堤坝。”

    我道:“郭先生,你觉得大山津见退守富阳之后我们该怎么办?”

    郭斌道:“继续拖延时间。”

    我道:“快要入冬了,必须在半个月内结束西征。”

    郭斌道:“主公是担心国境内的流民。”

    我点了点头道:“打仗需要粮食,安顿流民同样需要粮食,飞龙商会已经在超负荷运转了,若战事迟迟结束不了,恐出现其它什么事端。”

    郭斌道:“主公,能否尽快结束战斗就看明晚的伏击效果了。”

    我问道:“来广县有没有什么消息?”

    郭斌道:“还没有。”

    我微微眯起双眼道:“石根这家伙应该开始从北边往这调粮了吧。”

    现阶段大山津见一共有三处粮仓,一个是富阳县内的粮仓,由于这里稻米一年两熟,城内粮仓的粮食有些积累,再一个是大山津见的武德县,作为他的老本营,为了应对冬天的石越人入侵,肯定也囤积了一些粮食,最后一个就是来广县了,需要石根从北方八个县城往该处调拨。

    不过富阳县是一个稻米出售的大县城,自去年冬天以来王都城内的粮价飙升,这里的稻米就源源不断的送到王都售卖,富阳县领主赚的是盆满钵满,不过他积累多年的粮仓也是空了,剩下的粮草不多。

    大山津见的老本营武德县储存的粮食也不多,主要还是受了王都城的疯狂收购影响,再加上他手中的资金有限,无法大批量的跟外来的粮商交易。

    两万四千人的口粮开支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富阳县和武德县的粮草消耗肯定会非常的快,毕竟在断绝商路的情况下还有普通民众以及奴隶主贵族和富商们需要吃饭,他们粮仓里面的粮食绝对撑不过半个月。

    在这种情况下从来广县调拨过来的粮食就显得尤为重要了,现在石根统筹着北边的八个县城,凭他的能力和威望我相信能够筹措起不少的粮食。

    清晨时分,雨彻底停了下来,空气变得湿润清新起来,深吸一口让人倍感心旷神怡。

    破军营和贪狼营照旧出操,震耳欲聋的口号声响彻整个义召河。

    我伸了伸懒腰,然后朝义召河边上走去。

    岩田悠马此时正在河边上凝神望着对面的敌军营寨。

    我淡淡笑着走上前道:“岩田兄,想什么呢?”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岩田悠马道:“主公可是知道这义召河的来由?”

    我摇了摇头道:“地理历史方面我不如岩田兄精通。”

    岩田悠马道:“这条河是当年女王起义的地方,许多南方奴隶主贵族就是与女王在这里立下誓言,因此取名‘义召’。”

    我道:“原来还有这么一个由头。”

    岩田悠马道:“初代女王手下有一名悍将,名叫大山启人,连续为女王攻下多座城池,功勋显著,深受女王信任和器重,推翻旧王统治之后,他被任命驻守王都,可女王在北方战事失利,被困长野,这位大山启人率军救援,最后击败了支持旧王的势力。”

    我道:“这位功勋卓著的将领应该就是大山启人吧。”

    岩田悠马笑道:“不过,在主公眼中这位将领功勋卓著,可在大山家族眼中他就是一个遭到唾弃的愚蠢莽夫。”

    我道:“哦,只因为他没有抓住可以让自己家族代替源本家族登临王位的机会吗?”

    岩田悠马道:“不错,大山启人死后,他的弟弟在家族的支持下接任家主职位,他拿起屠刀把大山启人一脉的后代带到这义召河边全部杀死,并且发誓一定要重新夺回属于大山家的王位。”

    我道:“长谷川家篡权是一个机会,可惜大山家还是没有登上王位。”

    岩田悠马道:“冥冥之中皆有定数,大山家的荣耀起于这里,最终也将没落于这里。”

    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只要大山津见今晚渡河袭营,他离失败也就不远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