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6章 南方平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66章 南方平定

    清晨时分,阳光映照在大地之上,温暖而又清冷。

    黑齿国正式步入冬季,不过南方地界现在还感觉的不够明显,只是感觉凉爽了许多。

    武德县城上,士兵们收到了大山津见病发身亡的消息,幕僚们带着他们的新主公,仅五岁的大山孝美带着投降书出城请降。

    我带着郭斌等人骑马来到城门前,大山孝美有些恐惧的看着我。

    说来也是怪可怜的,眼前这个小姑娘曾经有过三个哥哥,可他们都在对抗石越人的战争中死掉了。

    大山津见或许是一个背信弃义的人,但在他镇守西南的这几十年内石越人从来没有席卷过整个南方。

    我翻身下马,郭斌他们也是跟着翻身下来。

    幕僚把大山孝美推了出来,他附在大山孝美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大山孝美双手握紧请降书来到我面前。

    她跪在地面上将请降书举过头顶用稚嫩的声音道:“陆大人,我们大山家请降,还望您不要伤及无辜。”

    我拿过请降书之后把她扶了起来,轻声安慰道:“节哀顺变。”

    大山孝美的两个眼珠子瞬间充满了泪水,她哽咽道:“为什么?”

    我闻言一怔,对于她的质问我也无法回答。

    战争自古以来就有之,因为人的欲/望是无限的,然而资源是有限的,每个人都想着占据最多的资源,所以便有了战争。

    我叹息了一声道:“等你长大了之后或许就知道了。”

    大山孝美擦着眼泪转身回到了那名幕僚的怀里,他看着我道:“希望陆大人您不要伤害大山家的人。”

    我沉声道:“李成良!”

    李成良站出来抱拳道:“主公有何吩咐?”

    我道:“率领贪狼营接手武德县防务,不得扰民。”

    李成良道:“是,主公。”

    我继续道:“其余各部,城外驻扎,等候差遣。”

    大谷凉平和三木友哉拱手应诺,随即转身回去安排军队去了。

    我道:“岩田悠马,郭斌。”

    两人抱拳道:“主公吩咐。”

    我道:“你们两人跟几位先生交流一下,接手一下武德县城的各项事务,联系军五部的兄弟配合你们行动。”

    两人应诺一声,我们一起走进了武德县城。

    整个武德县城应该是南方除了静冈县最富历史的一个城市了。平民们都是好奇的站在街道两边看着他们的新主人。

    大山家的府邸位于这座城市的正中央,府邸的左边是粮库、钱库、军械库,右边是办公衙门,由一座座的三层木楼并排而成,康平和石根平时就在这里统筹处理相关事务。

    我数了一下这街道上的三层木楼,总共有九栋,应该是对应朝廷的九省,每个楼具体负责的事务也不一样。

    陪在一旁的幕僚道:“陆大人,府邸已经收拾妥当,您是不是过去看看?”

    我诧异道:“什么府邸?”

    幕僚道:“大山家的府邸。”

    我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住进大山家的府邸吗?”

    幕僚道:“陆大人身份尊贵,自然是要住在那地方。”

    我道:“若我住进大山家的府邸,大山家的人住在哪里?”

    幕僚道:“自然是搬出来了。”

    我沉吟了一会,随即道:“大山津见死了,这府邸肯定得由大山孝美来继承,与我无干,这不是有九栋楼嘛,收拾出一栋让我来居住就可以了。”

    幕僚闻言一怔,他道:“陆大人,这样不好吧。”

    我笑道:“有何不好,我看就很好。”

    幕僚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安排人收拾出一栋来。”

    我朝旁边看了一眼,正好有一家茶楼开业了,随即道:“我在这喝茶,有劳先生忙活了。”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帮 ≧

    幕僚应诺一声,随即转身离去了。

    我来到茶楼前,小二赶忙迎了上来抱拳道:“贵人,您这是要喝茶?”

    我点了点头问道:“有没有一处雅间?”

    小二道:“二楼有的,以前专门给康平和石根两位大人准备下的雅间。”

    我笑道:“哈哈,这两个家伙倒是会享受。”

    小二伸手道:“客官,您二楼请。”

    我点了点头,跟着小二上了二楼,穿过长长的走廊之后来到雅间的门口,内部的陈设还算是考究,墙壁上挂满了字画,细细一看都是康平和石根两人的大作。

    小二问道:“客官,您喝点什么?”

    我道:“入冬了,喝点红茶吧。”

    小二道:“好嘞,上好的红茶一壶。”

    我来到窗边坐下,已经有人过来开始收拾,然后往里面搬运日常的生活用品。

    过了没一会,一名稍显富态的商人提着茶壶走了进来,他笑眯眯道:“贵人能来我这茶楼喝茶,草民三生有幸呀。”

    我看了他一眼道:“掌柜的有什么事情吗?”

    商人道:“无事,无事,只是想瞻仰一下陆大人您的容貌。”

    我笑道:“本官也不是什么稀奇的动物,不敢担‘瞻仰’二字。”

    商人道:“贵人喝茶,我守在屋外不会让任何人打扰贵人。”

    说着,这商人退了下去。

    过了没一会,一堆奴隶主贵族拉着一马车又一马车的财物过来,他们把整个街道都是堵得严严实实,茶楼老板趾高气昂的站在门口,把这些奴隶主贵族都是拦下了。

    这掌柜似乎是在讨价还价,拍卖自己茶楼里面的位置。

    有人甚至愿意出一千枚金币购买靠近楼梯口的茶桌位置。

    都说西南多土豪,今天我算真真切切的见识到这些奴隶主贵族们的阔绰了。

    掌柜的赚了个盆满钵满,一楼很快就人满为患。

    我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刚来武德县就被人借名发财,看来这县城内商人们的脑瓜子灵活着呢,恐怕以后不好对付呀。

    下午的时候,岩田悠马和郭斌接手了武德县城的具体事务,李成良调拨士兵也是完全的掌控了武德县城的防务。

    三人前来汇报现在的情况,我听得有些困倦了。

    夕阳西下,武德县城内的街道被映照出一片红色。

    至此,武德县定,整个南方尽归我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