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74章 一场醉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74章 一场醉饮

    我道:“怎么,有香有意见吗?”

    久久有香惶恐道:“老师言重了,有香哪敢有什么意见,只是有些不明白。”

    我道:“哪里不明白了?”

    久久有香道:“这县长、县尉、县丞把一个县城的管理权都是分割了,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笑道:“出什么问题?”

    久久有香道:“相互推诿责任,管理效率低下。”

    我闻言一愣,这久久有香的目光独到,一下子就看到了这制度的弊端,确实是厉害呀。

    我笑道:“这个你放心,县长统筹全县的事务,在行政级别上比县尉和县丞要大一些。”

    久久有香点了点头道:“这样再好不过了,不知道老师是否有心在东南也推行这制度?”

    我看着她抿嘴淡淡笑了起来,郡县制涉及到领主们的利益,自然也涉及到久久家的利益。

    久久拓也道:“我看就不错,这样东南的事务也可以跟西南统一起来,诸般事务也可便捷些。”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久久拓也,有些搞不明白这兄妹俩在这唱的是啥戏了。↙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久久有香笑问道:“不知老师意下如何?”

    现阶段东南加上静冈县一共有九座县城,瑞山县和高崎县本来就是我的势力范围,自然可以排除在外,倘若久久拓也愿意接受郡县制改革,支持他们的城川县,山蒙县,崇长县自然也就没有问题,也就是说还剩下三座县城,其中让我最为拿不定主意的就是小川新太的吉平县。

    现阶段吉平县是抵御建御名方的前线,若他不满改革,举兵反叛,那我们的防线就要压缩许多,介时吉平县就会成为阻挡我们北伐的钉子,让我们如鲠在喉,难受异常。

    我轻咳一声道:“若拓也觉得合适就推行该制度吧,领主们担任县长,县尉和县丞由他们自己选拔,诸般事务先从你这里过,然后再报给武德县的尚书台。”

    久久拓也道:“老师,这样做来,有名无实呀。”

    我道:“现阶段东南不能出任何的差子,你们可是明白?”

    久久有香赶忙道:“老师,您可能误解我们的意思了。”

    我淡淡笑道:“有香,你跟拓也的才能不止于此,待到黑齿国统一,拥有实权的朝堂之上定然会有两位的一席之地,切记,要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

    久久有香和久久拓也心中的算盘我还是知道的,他们还是想继续担任静冈县的管理者。

    好在先前跟久久拓也灌输过一些‘君轻民贵’的思想,他不像他姐姐那般如此紧张郡县制夺权。

    久久有香和久久拓也起身拱手道:“谨记老师教诲。”

    我点了点头,继续道:“吉平县的位置现在非常关键,要安抚好小川新太的心。”

    久久拓也道:“老师放心,学生知道该怎么做。”

    我长舒了一口气,现阶段只能暂时这样了,毕竟西南已经开始施行东南没有动静的话势必会造成人心惶惶的局面,不如现在先走个过场,等着以后再想办法把这些领主调到王都担任闲散职务,一步步的替换掉这些人员。

    久久拓也准备了丰盛的晚餐,从来没有见过这架势的大贯耀斗和大贯琉明坐下来的时候已经目瞪口呆。

    美味佳肴对他们来说可能就是一个名词,依照大贯家夫妇的性格,恐怕也不会这样大摆宴席,招待客人。

    因此我猜这是两个小家伙第一次看到如此丰盛的晚餐,各类肉食菜品以及飘着诱人香气的葡萄酒,让人迷醉。

    久久拓也道:“不知道老师要过来,因此让后厨准备的有些仓,老师不要见怪。”

    我笑道:“有心了,这些时日一直带军打仗,吃的是米粥和硬馒头,这些食物已经非常丰盛了。”

    侍女上前在夜光杯中倒满了葡萄酒,鲜红的颜色透过杯子显现出来十分诱人。

    久久拓也举起杯子道:“这杯酒恭祝老师拿下西南。”

    我端起酒杯道:“此次胜利也有拓也一半功劳,全靠你的声望压住了后方诸事。”

    久久拓也道:“老师过誉了,学生待在后方也没出什么力。”

    我淡淡笑了笑,举杯示意。久久拓也笑了笑,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也是跟着全部喝了下去。

    久久有香道:“老师,您还是快点动筷子吧,我看两位师弟有些饿了。”

    我看了一眼大贯耀斗和大贯琉明,这两个小家伙正双眼放光的看着眼前的一只炖鸡。↙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他们跟着我出去的这几个月也是没有见过肉腥,难为这两个小家伙了。

    我淡淡笑道:“好了,大家都不是外人,快些吃吧。”

    几杯酒水下肚,久久拓也已经有了些醉意。他骂着大山津见,一句句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当初静冈事变,大山津见可是占着极大的功劳。现在他死了,也算是去了久久拓也的一块心病。

    我自是陪着我这徒弟喝了几杯,不觉间也是有了些醉意。

    西征的这段时间里的我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中。

    难得今晚能有这样的机会好好的放松一

    推杯换盏之间,我们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水,等着我再给自己倒满一杯的时候,久久拓也已经趴在桌子上。

    久久真纪已经带着两个小家伙走了。久久有香坐在一边,她见自己弟弟已经不行了,说道:“老师,您还要喝吗?”

    我看了一眼久久拓也,有些不尽意道:“拓也的酒量还是不见涨呀,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说这,我端着酒杯把酒水全部喝了下去,随即起身道:“好了,我去城内的酒馆喝下半场吧。”

    久久有香道:“老师,需不需要我派几个人跟您一起去?”

    我摆手道:“不必了,有人跟着我玩的也不尽兴。”

    久久有香道:“既然如此,我安排马车把老师送过去。”

    我道:“你们早些休息,这点酒水不过打底,哪里用的着马车。”

    说完,我转身离开了餐厅,屈膝一跳,直接上了屋梁,随即顺着走廊的屋顶离开了久久家的府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