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6章 千味秘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96章 千味秘籍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和徐乐生之间的关系拉进了不。

    言语中谈及糖炒栗子的制作工艺,他有意出重金把这项美味的制作方法购买过来,让糖炒栗子风靡南洋。

    我相信千味坊有这个实力,毕竟徐乐生能把一枚臭鸡蛋卖出天价,自然也能把糖炒栗子搞火。

    不过他在吃食上面这么有天赋,一个糖炒栗子可远远不够。

    要知道这个世界的食物单调,我这里可是有许多的小吃制作工艺,例如糖球、糖果、糖饼,这些糖类制品绝对可以风靡整个南洋,赚钱只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虽然我可以自己组建团队来操作这些吃食,但那样的话实在太费时间了。

    黑齿国现在这种南北对立的局面也无法让我闲下心来操持这些事情。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如此一来,往往能够得到超过预期的收益。

    我思量了一番,徐乐生可以说是一个不二人选。

    他在南洋有自己成熟的产业,也了解这个市场,同时也拥有广阔的人脉,足以成事。

    我喝了一口酒水,有心无意道:“板栗算什么,我这里的好吃食多了去了。”

    徐乐生闻言双眸一亮,他道:“哦,不知道陆兄还有什么好吃食。”

    我故意卖关子胡诌道:“不能说,不能说,当初把千味秘籍传授给我的老先生说了,世间疾苦,百姓连饭食都是吃不饱,这些美味小吃着实没有存在的必要。”

    徐乐生道:“陆兄,民以食为天,这人从生下来就是为了挣口饭吃,若这饭一直寡淡无味,生而为人又有什么意义?”

    我道:“徐兄说的倒是有那么几分道理。”

    徐乐生道:“陆兄尽管开价,您将那本千味秘籍卖于我如何?”

    我笑道:“徐兄,这千味秘籍当初是我用半块白面馒头换来的,值不了多少钱。”

    徐乐生闻言眼珠子一转,他道:“陆兄无意将这千味秘笈发扬光大吗?”

    我长叹了一口气,装作十分可惜道:“黑齿国事务繁多,我恐没有多少精力放在这上面。”

    徐乐生道:“陆兄,你我合作如何?”

    我淡淡一笑,颇为感兴趣道:“哦,徐掌柜打算怎么跟我合作?”

    徐乐生道:“千味坊四成的股份,换取您手中的千味秘笈。”

    我闻言一怔,这徐乐生果然是大手笔,一出手就是千味坊四成股份。

    徐乐生有些为难道:“这千味坊有两成股份在几位老人家手中,我手中只有八成,要不五成!”

    我道:“几道吃食而已,徐兄不觉得自己这股份转让的有些亏了吗?”

    徐乐生笑道:“不亏,不亏,一点都不亏。”

    我心下诧异,这徐乐生看来真的是那种‘有钱难买我乐意’类型的人。

    我沉吟了一会道:“徐兄,这千味秘笈在我的脑海里面,需要一样样的誊写,有些已经模糊记不清楚,恐怕短时间难以拿出来。”

    徐乐生道:“这个不着急,明日我便拿股份转让书过来,咱俩把这项生意认下之后,您先把糖炒栗子的制作工艺告诉我,至于其它的美味的制作工艺,您可以慢慢写。”

    我闻言下意识紧皱起眉头,这千味坊四成的股份像是白送的一般。

    事出反常必有妖,徐乐生不是傻子,若我没有什么千味秘笈,随便写点东西,他这四成的股份可就打水漂了。

    还没等我想明白徐乐生为什么要跟我做这项买卖的时候,他起身拱手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两位早些休息,明日我再过来叨扰。”

    我和鹿有鸣站起身来拱手行礼,然后把徐乐生送到了客栈门口,马车已经等在那里。

    徐乐生拱手道:“两位,咱们明天再见。”

    我和鹿有鸣拱了拱手,徐乐生转身上了马车,不一会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中。

    鹿有鸣拱手道:“主公,徐乐生突然提出转让股份的事情恐怕有诈。”

    我笑道:“千味坊现在经营不善吗?”

    鹿有鸣道:“据我所知,日进斗金。”

    我道:“既然没有债务,那这股份拿到手就是钱。”

    鹿有鸣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所形成的经验告诉他这件事情绝对不简单。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帮 ≧

    我道:“不用担心,既然咱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靠上天下商会这艘大船,就算是这是一个坑,咱们也不妨跳下去试试深浅。”

    鹿有鸣道:“主公,是不是派军五部的人跟上去查探一番?”

    我道:“不需要,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别惹出什么麻烦来。”

    说完,我转身回二楼随便找了个房间准备休息,鹿有鸣见此也就不再多问了。

    银火萤从我的衣服里面钻了出来,它隐身飞出客栈之后稳稳的落在了徐乐生的马车上面。

    这马车摇摇晃晃的来到一家客栈门口,徐乐生下车之后便朝三楼走去,不一会来到一处房间外。

    这房间的门轻轻打开,徐乐生表情一怔,随即伸手推开了房门。

    一名穿着黑色斗篷的神秘男人坐在茶桌旁边,他的声音略微沙哑道:“你回来了。”

    徐乐生皱了皱眉头,他有些诧异道:“罗奴,你怎么来了?”

    神秘男人摘下了自己头上的黑色盖帽,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暗忍统领罗奴。

    他看着徐乐生道:“听说陆远来南洋了。”

    徐乐生点了点头道:“不错。”

    罗奴冷冷道:“既是来了,为什么不通知我?”

    徐乐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他喝了一口道:“为什么要通知你?”

    罗奴道:“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既然他敢离开黑齿国,那我就能把他留在南洋。”

    徐乐生笑道:“罗奴,你还是不要异想天开了,鬼妖都是死在他的手上,你会是他的对手?”

    罗奴道:“是人就会有弱点,陆远也不除外!”

    徐乐生皱了皱眉头,他警告道:“你家主人既然寄居在我天下商会,就要学会遵守规矩,否则别怪我们撕毁合约!”

    罗奴并没有理会徐乐生,他站起身来离开了客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