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1章 逼问幕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101章 逼问幕后

    飞蛇帮的人有些害怕的握紧了手中的砍刀,沈兴平冷冷的看着我,“你想怎么样?”

    我看着沈兴平淡淡笑道:“俗话说得好,冤有头,债有主,飞龙商会在南洋地界上做了两年生意,十次有九次都在新瑞岛停靠,也不见你们飞蛇帮过来找来麻烦。”

    沈兴平的瞳孔微微一缩,他咽了一口唾沫,明显就是心虚了。

    我继续道:“你大舅子到底是怎么死的我没有兴趣,我感兴趣的是谁指使你过来找我们麻烦!”

    沈兴平扫视了一眼四周的雇佣兵道:“我们飞蛇帮做事情靠的是一个‘理’字,我的小舅子十有八九是你们飞龙商会下毒毒害的,这是明摆的事情,何须让人指使!”

    我叹息道:“你呀,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沈兴平闻言大声的吼道:“陆远,你他妈想干什么,真的打起来了,你觉得自己能活着离开吗?”

    话音刚是落下,我突然发起攻势,上前一拳砸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沈兴平的眼珠子往外凸出,猛地吐了一口鲜血,当即失去了知觉。

    我往后撤了三步,伴随着一声闷响,沈兴平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飞蛇帮的帮众们见状均是傻眼了,恐怕他们想象不到这五大三粗的沈兴平竟然会被我这么一个瘦弱的书生给一拳击倒,这简直就是一件有违常理的事情。

    我拍了拍手,冷冷道:“高桥兄,把他们全部给我抓起来,一个都不准放走。”

    高桥氏闻言挥了挥手,雇佣兵们紧接着开始往内部收拢,闪烁着寒芒的长枪逼近过来。

    这群人本来就是乌合之众,自己家首领都被干掉了,他们都是没有了反抗的念头,纷纷扔掉了自己手中的长刀,全部抱着脑袋跪在了地面上。

    雇佣兵们拿着锁链把这一百号人都绑了起来。

    高桥氏拱手道:“主公,您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我道:“全部押到船上去,我要一个个审问。”

    高桥氏挥了挥手,两名雇佣兵上前来用锁链困住沈兴平,然后把他抬到了甲板上面。

    其余人也在雇佣兵押送下上了船,他们面如死灰,双眸中充满着未知的恐惧。

    我拱手道:“高桥兄,下面这边还需要你带人把守起来,记住,不准任何人靠近。”

    高桥氏应诺一声,他轻声提醒道:“主公,咱们这是在南洋,切勿太过分了。”

    我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说着,我顺着木梯上了甲板,鹿有鸣紧跟在我身后也是上来了。

    船员们给我搬来了一张凳子,我坐下之后吩咐道:“拿一桶凉水过来,把沈兴平浇醒了。”

    鹿有鸣应诺一声,他亲自打了一桶海水毫不客气的浇在了沈兴平的脑袋上。

    沈兴平猛地惊醒,他大口喘着气道:“陆远,我他妈杀了你!”

    说着,他猛地站起身来,这就是要朝我撞过来。

    站在沈兴平身后的两名船员拿着粗木棍子直接在他的小腿上砸了一下。

    啊!沈兴平吃痛的喊了一声,然后直接跪在了地面上。

    我一脸冷漠的看着他沉默了一会,随即道:“说,是谁指使你过来敲诈我们的?”

    沈兴平道:“陆远,我在岛上还有五百号弟兄,只要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的兄弟们绝对不会让你活着离开新瑞岛。”

    我长舒了一口气道:“不要废话,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沈兴平冷哼了一声,他抬头瞪着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我站起身来到一名飞蛇帮成员的身旁,当即抽出黄金匕首,直接砍下了他的脑袋。

    嘭!伴随着脑袋落在甲板上的声音,鲜血喷洒而出,将旁边几人身上全部都是染红。

    啊!歇斯底里的惊吼声从旁边几人的嗓子里面冲了出来。

    沈兴平呆愣在原地,我看着他继续问道:“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过来的?”

    沈兴平愤怒的吼道:“陆远,你这个疯子,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竟然敢杀我的人!”

    我没有丝毫犹豫,手起刀落,又是斩下一个人的脑袋。

    沈兴平愤怒的吼道:“陆远,我他妈日你祖宗,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绝对!”

    我看着他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即手起刀落,再次斩下了一名飞蛇帮成员的脑袋。

    咕噜噜!瘆人的滚动声传来,鲜血汇聚在一起,随着甲板的晃动四处流淌。

    沈兴平瞪大了眼睛,本来因为愤怒而变得涨红的脸现在变得煞白一片。

    他十分清楚,只要他不供出幕后主使,今天我会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杀了,一个不留。【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看着沈兴平再次警告道:“我的耐心有限,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弟兄们一个接一个的死掉吧。”

    沈兴平低下了脑袋,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他表情纠结,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再次拿起了黄金匕首,飞蛇帮的成员们皆是惊恐的吼了起来,“帮主!帮主!救我们啊!”

    沈兴平咬牙抬头道:“我说,我说,求你不要再杀人了。”

    我看着他道:“说吧,为什么要过来找我们的麻烦?”

    沈兴平道:“我在中长岛的赌场里欠了一些钱,听说天下商会来了便动了歪心思。”

    我皱了皱眉头道:“不会这么巧,你小舅子在赌场欠了钱吧。”

    沈兴平道:“他没有,昨天是我派他过来先探探你们商会的口风,这样我们也能商量对策。”

    我看着他道:“你小舅子是你杀死的?”

    沈兴平道:“他好歹是我未出生孩子的亲舅舅,我再怎么心狠手辣也不可能朝自己的亲人下手!”

    南洋人对血缘亲情非常的看重,沈兴平并没有说谎,难道这一切都仅仅是巧合,是我多想了?

    沈兴平道:“这位大人,我们飞蛇帮有眼不识泰山,这次您就放过我们吧。”

    我沉思了一会,随即问道:“你既然在这座岛上混,应该认识徐乐生吧。”

    沈兴平道:“认识,认识,徐二爷的名号南洋岛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我微微眯起双眼道:“昨日你小舅子过来的时候完全不把徐乐生放在眼中,除非是背后有所依仗,不然他绝对不会如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