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2章 杀人立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102章 杀人立威

    沈兴平闻言汗如雨下,他咽了一口唾沫,强行辩解道:“陆大人,我那小舅子平时张狂惯了,不懂得事情有轻重缓急,肯定没有听个清楚明白就冲突了大人,我替他给陆大人您陪个不是。”

    “替死人陪不是,好笑!”我看着他道,“沈兴平,你知道我这船上除了铁器和肥皂之外,还有什么吗?”

    沈兴平下意识往右下角瞥了一眼,他道:“小的不知道,小的只知道拿下您的船就可以偿还债务了。”

    我冷哼道:“你知道,我这船里还有一批玻璃珍宝,价值不菲,样样都价值百万金币。”

    沈兴平咽了一口唾沫,他呆若木鸡的看着我,好似被抽去了灵魂一般。

    我随手把黄金匕首扔了出去,不偏不倚的直接扎在沈兴平脚下的甲板上。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啊!沈兴平惊叫了一声,死亡的恐惧从他的双眸中迸发而出。

    就在这时,高桥氏急匆匆的跑了上来,他拱手道:“主公,徐顾问过来了。”

    我淡淡笑道:“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过来,真是够巧啊!”

    高桥氏问道:“主公,我们该怎么办?”

    我道:“你先下去跟他聊着,就说我先处理点事情,一会见他。”

    高桥氏点了点头,随即转身下了船。

    我看着沈兴平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把你知道的事情都给我说出来。”

    沈兴平闭上了眼睛,他打定主意是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了。

    我道:“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去死吧!你的弟兄们都得陪你下葬!”‘

    沈兴平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紧接着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我下令道:“推到甲板边上,全部斩首。”

    鹿有鸣道:“主公,把他们全杀了的话以后我们就没办法在新瑞岛上做生意了。”

    我冷冷道:“这个岛上做不了生意了咱们就换别的岛,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鹿有鸣见状一愣,他知道说不动我,便长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他十分不忍心的转过身去。

    我扫视一眼船上的船员道:“聋了吗?”

    这些船员都是高崎县人士,自然是不敢违背我的命令,飞蛇帮成员被推到了甲板边上。

    “不要啊!救命啊!啊!”,飞蛇帮成员们惊恐的嘶吼挣扎起来。

    刀起刀落,一颗颗血淋淋的脑袋全部落到了海里,扑通!扑通!扑通!

    沈兴平面如死灰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我来到他身旁拿起了黄金匕首。

    他一脸冷漠的注视我道:“那位大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我没有跟他过多的废话,直接挥动手中的黄金匕首割断了他的喉咙。

    鲜血狂涌而出,沈兴平不一会就断绝了气息。

    飞蛇帮一百号人,包括沈兴平在内,全部都被砍掉杀死。

    我道:“把尸体扔到海里喂鱼。”

    船员们应诺一声,随即开始动手收拾起来。

    鹿有鸣一脸死寂,他知道我这算彻底跟飞蛇帮的幕后主使结下梁子了。

    这位幕后主使可是连徐乐生都不放在眼里,接下来的事务恐怕要遇上一些大麻烦了。

    鹿有鸣长舒一口气道:“主公,您不应该杀这么多人。”

    我道:“鹿兄,你觉得幕后之人若是得到这船货物之后会怎样?”

    鹿有鸣道:“自然是找我们过来协商。”

    我看着他继续问道:“协商?你觉得对方会有这么好的脾气吗?”

    鹿有鸣有些不敢相信道:“主公的意思是?”

    我道:“这三船货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肯定是有人已经知道了黑齿国的情况,然后安排飞蛇帮过来抢夺,之后再用这三艘船的货物来交换玻璃制品的工艺。”

    鹿有鸣闻言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到底是让人给盯上了。

    若不是今天高桥氏带着雇佣兵及时赶到,今天这船上的货物说不定真的就被抢走了!

    鹿有鸣这才是明白过来,我今天所做一切的目的就是立威,这些人也是杀给那个幕后主使看的。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目的就是为了释放一个信号,若是咱们能和平相处那最好不过,若你要来硬的阴的我也不会怕。

    船员忙活着收拾甲板,我带着鹿有鸣来到岸边。

    徐乐生有些木讷的注视着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海水,一具具无头尸体漂浮在上面,空气中的夹杂着血腥味,闻起来让人十分不舒服。

    我拱手笑道:“徐兄怎么得空来我这边看看了。”

    徐乐生强颜欢笑道:“听说飞蛇帮在这找麻烦,我听到消息之后就立刻赶过来了。”

    我道:“刚才徐兄应该已经看到了吧,我已经处理好了。”

    徐乐生道:“陆兄,这里不是黑齿国,你这样大开杀戒有些不好吧。”

    我笑道:“徐兄,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们这属于正当防卫。”

    徐乐生看了一眼四周全副武装的雇佣兵,怎么看这都不像是正当防卫吧。

    我道:“这沈兴平非说我们飞龙商会毒杀了他小舅子,跟我们讨要十万金币赔偿,拿不出钱来的话就要动手把我们的船给抢了,本来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我们自然不会允许他们胡作非为,于是我们就跟飞蛇帮发生了冲突,最后这飞蛇帮打不过我们,我们正当迎击,于是把他们全都杀了。”

    徐乐生咽了一口唾沫,他一脸意外的表情,似乎是没想到我的脸皮竟然会这样厚。

    我人畜无害的笑道:“徐兄,你可是亲眼目睹了整件事情,你可是要给我作证呀。”

    徐乐生闻言直接哑口无言,这是要把他也是拖下水的节奏啊!

    我继续道:“徐兄,以咱们两人的交情,你不会坐视不管吧。”

    现在千味坊的生意我手里有四成股份,若我这个生意合伙人不想干了,千味坊将面临很多麻烦。

    徐乐生既然主动跟我合作做生意,肯定已经打算把我绑在他的船上。

    现在他的生意伙伴遇到了麻烦,他坐视不理的话怎么看都不太好。

    我们两个现在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若是我不好过了,他徐乐生也不会好过到哪里。

    再说,飞蛇帮的所作为他肯定十分清楚,对于内幕情况也肯定相当了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