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4章 洞察人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4章 洞察人心

    女人连忙拉住我的胳膊,拼命抓着塞到她那一堆巨/胸里挤压起来。

    “您不是过来打探消息的吗?着急离开做什么!”女人道。

    我微微一愣,看着女人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您是来找工作,就应该蹲在外面等着商家来挑选。”女人说,“如果您是来找乐子,我主动送上门您都不搭理。”

    “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我笑道。

    女人绕着手指,一脸欲求不满的看着我道:“我可不聪明,只不过看的多了而已。”

    “狐子,你他娘的欠操找我呀,缠着一个小白脸干什么!”一个赌钱的大汉抬头嚷道。

    女人十分不屑的剐了一眼大汉,嗤笑道:“三分钟的臭家伙,找你作甚!”

    酒馆里的人全部哄笑了起来,大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继续摇骰子赌钱去了。

    女人扯着我到木台前坐下了,她从自己的事业线中掏出三枚铜币扔到了桌子上。

    老板十分利落的拿着陶杯装了两杯清酒,整齐的放到了女人的面前。

    女人十分随意的翘起腿来,她一脸媚态的将一杯清酒推到了我面前。

    “我真的没有钱。”我十分无语道。

    女人挑了挑眉毛,笑道:“没关系,这杯我请。”

    我拿起陶杯喝了一口,味道还算不错,跟日本的清酒差不多。

    “您想打探什么消息,问事还是找人?”女人问道。

    我瞥了一眼酒馆里的人,说:“看样子你对这边的情况很了解呀。”

    “我三岁来到这里,十三岁便开始干这行,再没有谁比我更了解这里了。”女人道。

    “你的消息不会白送吧,这杯酒水恐怕我也不是白喝的吧。”我笑道。

    “楼上里屋安静的很,您陪我一次,这买卖就算成了。”女人道。

    我喝了一口酒水,直截了当道:“找人,你这里有门路吗?”

    “当然有,在高崎没有我找不到的人。”女人笑道。

    “王妍、夏岚、林仙儿、蒋丹丹、张喜儿、芳岛幸子、李染染、安中舞香。”

    我将这些名字一连串的都说了出来,女人有些惊异的看着我。

    “您这找的人可都是有姓氏的贵族!而且还都是女人吧!”女人攥着酒杯道。

    我点了点头,故意撒谎道:“我们的船失事了,我要知道她们是否还活着。”

    女人喝了一口酒水,看着我身下道:“一共八个人,您得陪我睡八次才行。”

    “你有把握能够帮我找到她们吗?”我问道。

    女人点了点头,说:“有把握,不过你得等一段时间。”

    我长舒了一口气,说:“好,我等你消息。”

    女人一下子把陶杯里的酒水喝完了,她一把抓住我的手。

    “八次,先陪我睡掉一次吧。”

    我拿开了她的手,说:“不需要,我付钱。”

    女人眯起双眼笑道:“别装了,您就是一个穷鬼,身上除了一把短刀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喝了一口酒水,起身来到了刚才被女人嘲弄的大汉身前,打量了一眼赌局。

    十分老套的赌大小活计,大汉身前已经堆了一小撮金币了。

    “哥们,有兴趣也加入玩一把吗?”大汉笑道。

    女人高声喊道:“这家伙可是出老千的好手,别把身上最后一把短刀也输进去,过来陪我睡多好!”

    酒馆里的人哄堂大笑起来,他们叫骂着这个名叫狐子女人真是骚贱的可以。

    我拿出短刀压在了写有大的方格上,问道:“这把刀值多少钱?”

    大汉拿起短刀抽出看了一眼,他咽了一口唾沫,直接不敢说话了。

    在场识货的人纷纷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很明显山下君送给我的这把短刀的品质不错。

    “你赢了,这里的金子全部归你。”大汉道,“你输了,短刀归我。”

    在场的人都轰的一声炸开了,有人喊着他手里的金子连刀把都买不起。

    我看着大汉,笑了笑,说:“很好,成交。”

    大汉的双眸中迸发出贪婪的神色。他重新将短刀放了回去,偷偷换了骰子准备扣上摇动。

    我立即展开异能控制住了三枚骰子,不管这个家伙怎么摇肯定就是一个大。

    他摇了一会,啪的一声扣在了桌子上,胸有成竹道:“您押注吧。”

    我笑了笑,说:“不用改,就是大了。”

    大汉哈哈大笑起来,他打开盖子喊道:“您输了,这把短刀归我了!”

    明眼人都知道刚才大汉作弊了,不过最终的结果却让他们傻眼了。

    “六六五,这明明是个大嘛!”有人喊道。

    大汉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骰子,放在短刀上的手立马缩了回去。

    “不可能,我明明”大汉连忙把话咽了回去,他有些愤怒的看着我。

    我拿起短刀,一脸漠然的盯着大汉。

    大汉将金币一把全部推了过来,十分不甘道:“小哥技高一筹,这些金币全归你了。”

    我拿出十个金币后重新给大汉推了回去。

    “都是海上跑商卖命的活计,我留下十个够我打探消息的钱就行。”

    女人十分不开心的来到我身旁道:“还不拿着钱滚,出老千的不要脸的东西。”

    大汉一把抓过金币全部塞到了口袋里,恭敬道:“小哥仁义,后会有期。”

    说完,大汉在一群人的耻笑下狼狈不堪的离开了酒馆。

    又有一个人跳出来做起了庄家,赌徒们再次开始了他们的事业。

    我拿着十枚金币回到木桌上将酒水喝光,然后将八枚金币放在了桌子上。

    女人似乎也并不怎么在乎这金币,笑问道:“您是怎么做到的,他明明出老千了。”

    “我也出老千了。”我笑道。

    女人叹了一口气,有些无趣道:“您就陪我睡一次吧,这八枚金币我不要了。”

    “收下吧,以后有时间再睡。”我起身笑道。

    女人娇嗔笑着捶打了我一下,伸手将金币装进了腰包里。

    “我会在下河村呆一段时间,一有消息立即通知我。”我说,“哦,对了,谢谢你的酒。”

    说完,我转身跨过倒在地面昏睡不起的酒鬼,离开了这杂乱的酒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