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7章 小小麻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7章 小小麻雀

    这个名叫狗蛋的男人十分狼狈的转身离去了。

    空气中还留有这对偷/情鸳鸯完事后的味道,让人十分不舒服。

    我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朝着竹林深处走去。

    麻雀们重新纷纷落回到竹林中,它们在竹子上跳来跳去,叽叽喳喳的乱叫着。

    我抬头望了一眼这些麻雀,随即坐在了已经堆满枯黄竹叶的地面上。

    异能慢慢展开,我开始侵入到这些生灵的脑海之中,慢慢与它们建立起通感。

    各种景象和记忆开始疯狂涌入我的大脑之中,通感所带来的痛感直击灵魂。

    好在我现在的精神力已经比以往强大了数倍,不然我现在一定会垮掉。

    一只,两只,三只

    我逐渐的跟这些麻雀们建立了通感,它们都十分好奇的停落在我四周。

    太阳渐渐朝西落去,我慢慢睁开已经彻底被眼白所覆盖的眼睛。

    四周的麻雀们的眼睛同样也被眼白覆盖,它们轰的一声四散而去。

    我长舒了一口气,眼睛慢慢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由麻雀们组建而成的通感监控系统已经完成了,它们将帮助我收集整个黑齿国的信息。

    我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夕阳透过竹叶映照在脸上感觉格外温暖。

    麦妹已经提着篮子走过来了,她今天收获颇丰,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我望了一眼已经飞离的麻雀,想必明天它们将会给我带回许多信息。

    “先生,竹林里的麻雀都被您抓光了吗?”麦妹仰头打量着四周不解道。

    我笑了笑,说:“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它们应该去别处找食去了吧。”

    麦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诧异道:“您身上怎么沾着这么多的鸟屎啊。”

    我微微一愣,随即抬起胳膊打量了一下身上,臭乎乎的白色鸟屎沾满了衣服。

    “该死,我忘记这些鸟类一紧张就会有排泄反应了。”我嘀咕道。

    “赶快回去吧,我找一套哥哥的衣服给您换上。”麦妹道。

    我跟在麦妹身后朝着下河村返回而去。

    刚一出山口便遇到了一个扎着头巾,吊眉丹凤眼的妇人。

    这妇人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气势汹汹的拦下过往的女人,询问着她们什么。

    麦妹带着我走了过去,她看着女人问道:“布三姐,你在这里做干什么呢?”

    布三姐的眼角含着愤怒的泪水道:“麦妹,你有没有见过狗蛋这个畜生。”

    麦妹摇了摇头,说:“没有啊,今天一天都没有碰见过他。”

    “这畜生说今天要去城里做短工赚钱,可是同去的村里男人根本没见到他。”布三姐道。

    “你别着急,说不定他找了份好差事自己埋头干去了。”麦妹说。

    布三姐吐了一口唾沫,嫌弃道:“不可能,就他那混球懒蛋,肯定是跟草尾子那个骚女人躲到西山哪个草堆里干勾当去了。”

    麦妹年纪虽小,但也能听懂布三姐话里的意思,她的脸蛋涨的通红起来。

    布三姐气呼呼的回过神来,她这才意识到不该在麦妹这个小女孩面前说这个。

    “咳,你赶紧回去吧,天快要黑了,狼该出来了。”布三姐道。

    麦妹点了点头,说:“这个时候山里肯定没人了,狗蛋应该已经回家了吧。”

    布三姐拍了拍额头,点头道:“也是,我回去看看去。”

    说着,这布三姐掉头拿着刀就回去了,整个过程我就像个透明人一样。

    “先生,您见过狗蛋吗?”麦妹仰头看着我问道。

    我脸不红心不跳道:“没见过。”

    回到下河村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满仓一脸担心的等在门口,见我们平安回来便松了一口气。

    “先生,您这身上是怎么搞的?”满仓问道。

    “借我件衣服换换,我受不了这味道了。”我说。

    我们连忙进入屋子,满仓找出了一套还算整洁的布衣递给了我。

    麦妹十分自觉的出去打水去了,我脱下衣服后连忙换上了布衣。

    “您这衣服还真是奇特,应该是南洋那边流行的款式吧。”满仓问道。

    我点了点头,麦妹进来拿着我的衣服出去敲打的洗了起来。

    不一会,河伯拿着鱼竿和鱼篓回来了,看样子他今天的收获也不错。

    “钓到两条草鱼,先生您有口福了。”河伯说道。

    我帮忙准备起晚餐,麦妹帮我洗完衣服后就开始动手做起饭来。

    两条熬煮后加了一点盐的草鱼,一盆混着野菜的米粥,这就是晚饭了。

    说实话,这饭食的味道确实不怎么样。

    不过河伯他们吃的十分香美,我也装着样子吃了一些。

    晚饭结束之后,麦妹又忙活着烧煮起热水,我们坐在榻榻米上聊起天来。

    “河伯,西山竹林应该是无主之地吧?”我问道。

    “您问这个做什么?”河伯不解道。

    “我想在西山竹林盖一栋屋子,自己过去生活一段时间。”我说。

    “您确定要过去住吗?晚上西山可有狼出没。”河伯道。

    “嗯,我不怕狼。”我说。

    我一直在这里白吃白住也不是什么事,再说自己一个人跟麻雀们交流也方便。

    “西山本来就是荒凉的地界,你在那里盖屋子也不会有人管。”河伯道,“不过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可就要像我们这样交税了。”

    我笑了笑,伸手掏出钱袋道:“没关系,明天您找人帮我一起过去盖房吧,再帮我置办点生活用品。”

    河伯看着我手中的钱袋,叹息了一声道:“您是一个好人啊。”

    他没有再推脱,收下了钱袋,并且承诺明天会多发动一些人帮忙。

    我们聊了一会之后便早早睡下了,一夜无语。

    第二天早晨,我被屋外吵吵闹闹的声音给弄醒了。

    我起床推门出去后,全村五十多口子的老少爷们妇女儿童们全都来了。

    “河伯,这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大家听说干活管顿饱饭,而且还有半个铜币拿,都过来报名了。”河伯说。

    我咽了一口唾沫,看着眼前这些期待的眼神,心中无语道:“这劳动力也实在太廉价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