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8章 竹屋初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8章 竹屋初成

    河伯安排了可靠的人拿着钱袋架着马车去县里去购买大米和生活用品去了。

    我嘱托买东西的人再多买些猪肉,算是给村里人加餐补充营养。

    村民们极少尝过肉腥味,听闻我买猪肉给他们吃,自然是欢呼雀跃不止。

    整个河下村浩浩荡荡五十多口人,不论男女老少纷纷跟着一起朝西山进发而去。

    竹林里已经有不少飞回来的麻雀,我跟它们建立通感接收起讯息。

    村民们不用招呼便自己拿着工具干起活来了。男人们就地取材砍伐竹子,女人帮着归拢整理,顺便她们找来一些植物纤维做起了绳子。

    河伯统筹在场的人高效分工干活,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村民们热火朝天的在这边盖竹屋,我则溜到一边整理起脑海中的讯息。

    麻雀们带回来的消息大多是高崎县附近昨晚发生的事情。

    有用的信息不多,大家讨论的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要不就是奴隶主贵族家中奢华的酒宴或萎靡的性/交画面。

    我通过整理发现了三条还算有些价值的讯息。

    昨晚高崎县的领主田氏收到了一封信,他昨晚急匆匆的派人召集奴隶主贵族去了。

    位于县城东北部的港口昨晚发生了一起火拼事件,双方使用的是火铳。

    商氏家里举办了一场酒宴,他们观看了一场奴隶角斗,最后两个奴隶全死了。

    麻雀们没有带回任何关于王妍她们的消息,希望飞的更远的那些麻雀们能有所收获。

    整理完脑子里面的信息,我回去准备帮河伯他们干活。

    就在这时,河伯他们那边传来一阵激烈的女人争吵声。

    我连忙跑了回去,昨天碰到的那位拿着菜刀的布三姐正扯着一个女人的头发喊叫着。

    男人们正在奋力的将两人分开,被扯住头发的女人痛的扯着嗓子尖叫着。

    “布三姐,你这是干什么,给我赶快松开手!”河伯气的跺脚道。

    布三姐满含泪水道:“这个骚贱女人,竟然敢勾/引我丈夫,我一定要杀了她!”

    女人瞪着布三姐道:“谁他妈勾/引你家男人了,你有证据吗?”

    “狗蛋,你昨天到底干什么去了当着大家面说清楚!”布三姐扯着嗓子喊道。

    “我都说了去城里找短工的活计干去了。”狗蛋怒目圆睁,着急道。

    布三姐冷哼了一声,“找活干去了,那为什么连半个铜板都没拿回来!”

    “这不是没找到嘛,这几天临近几个村的壮力为了凑人头税都在城里找短工干!”狗蛋喊道。

    布三姐扯着嗓子嚎道:“你撒谎,看。首。发。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昨天肯定跟这个骚女人在西山干见不得人的事了。”

    啪!

    一个长有一双小眼的精瘦男人在布三姐脸上来了一巴掌,直接把她给扇懵了。

    布三姐手一松,女人连忙挣脱出去一脸委屈的瞪着布三姐。

    “鼠六,你他妈敢打我女人!”狗蛋直接急了。

    “操,你没看到你家女人把草尾子拽成什么样子了!”鼠六愤怒道。

    布三姐指着草尾子喊道:“你这个骚贱女人,村里哪个男人你没勾/引过。”

    在场的几个男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狗蛋直接也在布三姐另一边脸上来了一巴掌。

    “你这个败家娘们,要闹回家闹,别在这里耽搁大家干活赚钱!”狗蛋扯着嗓子喊道。

    布三姐像是一枚蔫了的黄瓜,瞬间便没了精神。

    麦妹扯着她的手把她带到了一边,像个小大人一般轻声安慰起来。

    河伯挥了挥手,喊道:“好了,都赶紧干活吧,争取今天弄完。”

    村民们又重新忙活起来,草尾子在鼠六护着下也去一边忙活去了。

    “先生,让您见笑了。”河伯十分尴尬道。

    我摆了摆手,说:“没什么,大家继续忙活就好。”

    整栋竹屋也不用搭建的很大,因此进度十分快。

    一上午的时间还没用完,按照高脚楼模式搭建的竹屋底部就已经完成了。

    刚才发生的冲突成为大家干活时悄声谈论的话题。

    所有人的矛头都直指草尾子,这个女人在这个村子里的名声似乎不太好。

    正所谓人多力量大,整栋竹屋在黄昏时就已经彻底搭建完成了。

    竹屋底部悬空,用来防范虫鼠,四边和中心用结实的木头做支撑,门口有上下的台阶。

    内部是一整个大空间,河伯他们对房屋似乎没有什么分间概念。

    完工不多久,出去购买大米和日常用品的人已经回来了。

    整整两大麻袋的稻米足够填饱这里所有人的肚子,最令人兴奋的还是他们买回来的一大块肥瘦相间的猪肉。

    几个女人帮我把日常用品搬了进去,归置了起来。

    这些东西无非是一些锅碗瓢盆,铺盖被褥。也算齐全,可以自己一个人过日子。

    其他人忙活着开始准备起晚饭来,大家忙活了一天也就为了等这一顿饱饭。

    河伯清算了一下,连带着人工费总共才花掉了三十枚铜币,还剩下九十枚铜币。

    “河伯,不对吧,就算六十个人工资也起码要三十枚铜币。”我说。

    “先生,我们不能占您的便宜,真正干活的也就二十个人,其他人算不得。”河伯道,“您能用米饭和猪肉管他们一顿饱已经十分不错了。”

    我紧皱着眉头,看着河伯道:“十枚铜币也凑不齐你们村里的人头税啊!”

    “已经很好了,我们再出一次海就能凑齐了。”河伯将钱袋子放回到了我手中。

    我不禁有些感慨这黑齿国的民风还真是朴素呀!

    饭食做好之后大家都各自掏出自带的家伙事打饭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女人们分到猪肉之后大多放到了男人们的碗里,首发网站:http://www.zhuishubang.com/她们只吃干米饭。

    我拿着自己的锡盒也打了一份饭,负责分食的老大妈给我放上一大块肉。

    大家都吃的香美,我转身也准备开动,正好看到草尾子抱着手臂站在远处咽着唾沫。

    我心中诧异,她身边的人都旁若无人的吃着,没有一个人搭理她。

    河伯走到我身旁道:“布三姐家里的事情大家心里有数,那个不守规矩的女人饿死也是理所当然。”

    我心下无语,拿着自己的锡盒走到了草尾子身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