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9章 交好狼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9章 交好狼群

    我来到草尾子面前,将手中的饭食递给了她。

    草尾子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她十分不解的看着我。

    “吃我的吧。”

    草尾子接过锡盒,咽了一口唾沫,“谢谢您。”

    她直接上手抓着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我转身离去,其他人朝我投来不解的目光。

    河伯端着碗筷来到我面前道:“您不该把自己的饭食给她。”

    “她也努力干活了,有权力吃饭。”我说。

    河伯叹息了一声,说:“您是一个好人呀。”

    我回屋里重新拿出了一副碗筷,打了饭食后蹲在满仓身旁吃了起来。

    大家边吃边聊着,气氛十分的融恰。

    米饭十分充足,大家把肚子吃的浑圆,再也塞不下一粒米才肯罢手。

    太阳即将西落,村民们收拾好了家伙事后便三五成群的走了。

    河伯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竹屋,说:“要不您今晚回村子里吧,西山的狼厉害的很。”

    我笑了笑,说:“没事,它们来了晚上正好可以陪我聊天。”

    河伯笑了笑,说:“既然这样,您晚上小心一点吧,记得门前升起火堆。”

    说完,河伯他们转身跟着村民们离去了。

    不一会,整片竹林就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了,天色也彻底暗了下来。

    我出去捡了一些木柴在竹屋前搭起了火堆,麻雀们呼啦一声全部落到竹屋上。

    林风吹动着火苗,四周只剩下麻雀们叽叽喳喳的叫声。

    我接收着麻雀们带回来的新消息,可惜并没有关于王妍她们的任何讯息。

    “难道她们被传送到别的地方去了,不在黑齿国吗?”我嘀咕道。

    嗷呜!

    月亮已经悄然挂起,山狼们在深山里发出阴森恐怖的吼叫声。

    我回屋子里将背包拿了出来,又往火堆里填补了一些柴火。

    想要在文明世界生存下去,手里必须有钱,毕竟吃喝拉撒各个方面都需要钱。

    我翻找起背包,医药箱里面的药品应该属于这个时代的灵丹妙药了。

    不过现阶段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应该不会有人认同。

    工具箱里面的求生工具都是价值不菲的精品。

    不过恐怕这里的人见到这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也不会有识货的人。

    我拿起土豆和玉米打量了一会,现在只能先自己动手耕种填饱肚子了。

    毕竟想要用麻雀搜索完整个黑齿国,没有个半年肯定是不行的。

    想着,我开始处理起土豆和玉米,看来自己要当一段时间的农民了。

    干完了手里的活计,我便回竹屋睡觉去了。

    深夜时分,最-新-章-节-由-追-书-帮-手-打 停在竹屋上面的麻雀们全部都被惊起飞掠而去。

    我猛地睁开眼睛翻身坐起。

    通过麻雀们的眼睛我清楚的看到二十多只山狼正在朝这边靠拢而来。

    这些山狼的双眸中迸发出阴森的寒芒,看它们这样子应该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

    我拿着短刀离开了屋子,展开通感尝试跟这些家伙交流起来。

    “你们的头头是谁,出来说话。”我盯着这些阴森的眼睛道。

    一头瞎了一只眼睛的山狼走了出来,它低头冷冷盯着我。

    “人类,你竟然能跟我们交流!”

    我笑了笑,说:“初来贵宝地过活,不知道咱们哪里起了冲突?”

    独眼狼咧嘴冷笑道:“呵呵,你这人类,狼吃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我拍了拍额头,说:“我可不好吃,身上没肉不说,还有一股臭味。”

    独眼狼低声呜呜叫了一会,“老子的族群七天都没吃东西了,你这送上门的人肉我们岂能放过。”

    话音刚落,瞎眼犹如一道闪电般噌的一声朝我扑来。

    我展开意念,直接控制住了它的身躯,这头独眼狼停留在了半空之中。

    “异师,这个家伙是异师!”

    狼群中一阵慌乱,它们的眼中涌出一股畏惧的神色。

    我撤掉了意念,独眼狼直接砸在了地面上,它痛的呜呜叫了起来。

    “该死,算老子倒霉!”独眼狼撂下话,转身就要跑。

    我打了一个哈气,冷冷道:“你们都等等。”

    独眼狼似乎知道异师的奇异能力,不敢动弹的站在原地。

    我回屋子将今天黄昏时候吃剩下的猪肉拿了出来,扔到了它们面前。

    “你这个小子,什么意思!”独眼狼冷冷道。

    “虽然不多,你们可以先安慰一下肚子。”我说,“在这地界上混,多一个朋友总是好的。”

    “你小子还算识相,知道孝敬”

    独眼狼的话还没说完我便打着哈气回竹屋睡觉去了,独留在原地傻眼。

    我回屋刚躺下,屋外便传来狼群们撕咬猪肉的声音。

    伴随着这吵闹的声音,我再次慢慢进入了梦乡。

    自从流落荒岛之后,我很少能睡这么一个好觉了。

    清晨醒来的时候,我的心绪产生一种听天由命,随遇而安的感觉。

    既然这一切发生在了我们身上,那必然有它发生的道理。

    麻雀们的消息涌到了我的脑子之中。

    我拿着陶壶到溪流边上洗脸又打了一些水。

    依然没有王妍她们的消息,现在可以确定她们不在高崎县了。

    我打了一个哈气,心中将一半的希望寄托在了酒馆的那个名叫狐子的妓/女身上,毕竟这个地界总还有麻雀们监控不到的地方。

    我用陶锅生起火来熬煮了一些米粥喝下后便拿着工具准备设置栅栏。

    盖竹屋的时候还剩下一些没有用的竹子和绳子,这些正好都能用上。

    活刚干了没一会,麦妹抱着我的衣服过来了。

    “先生,您这么早就开始忙活了吗?”麦妹道。

    我擦了擦头上的热汗,看着麦妹道:“是啊,你这不比我起的还早。”

    麦妹笑了笑,问道:“您换下来吧。”

    我点了点头,洗了洗手进屋把衣服换了下来,将麦妹哥哥的衣服交给了她。

    “你还没有吃饭吧,锅里还有一些米粥。”我说。

    “不了,我还要去挖野菜呢。”麦妹道。

    我扯着她的胳膊来到火堆旁坐下,首发网站:http://www.zhuishubang.com/说:“你帮我洗衣服,我怎么都要感谢你一下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