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0章 小民心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00章 小民心性

    麦妹瞥了一眼稠密的米粥,不受控制的咽了一口唾沫。

    “还要我动手帮你盛出来吗?”我故意装作不高兴道。

    麦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连忙回屋子自己拿碗筷盛上吃了起来。

    我继续过去忙活自己手中的事情去了,麻雀们回来一波又走了一波。

    麦妹吃好之后帮我收拾了一下,她又帮我捡了一些木柴堆在了门口。

    “先生,昨晚您碰到狼了吗?”麦妹问道。

    我停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笑道:“遇到了,还是瞎了一只眼的狼。”

    “您没伤着吧?”麦妹有些紧张道。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说:“还好,昨晚跟它们聊了聊,想必以后不会来找我麻烦了。”

    麦妹一脸不解的看着我,说:“您总会说些莫名奇妙的话,没伤着就好。”

    说完,麦妹拿起竹篓和小锄头准备离开了。

    “您还有什么事情吩咐吗?”麦妹问道。

    “嗯,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河伯他们还打算出海打渔吗?”我问道。

    “可能过几天吧,这几天海上不太平,除了风暴之外,还有海盗出没。”麦妹道。

    “他们打回鱼后准备去县里售卖的话就过来跟我说一声。”我说。

    麦妹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挖野菜去了。

    我继续开始忙活手中的事情,脑子则处理着麻雀们送回来的消息。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整个院落的栅栏搞定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我正准备回去睡一觉休息一下脑子,草尾子拐着竹篮走来了。

    “先生,您忙活完了呀。”草尾子在栅栏外打招呼道。

    我点了点头,说:“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什么事情,我挖了一些野菜,想着您没什么菜,便过来送一些。”

    草尾子推开栅栏门走了进来,她打量了一眼院落,问道:“给您放哪?”

    屋后一声轻微的声响传来,我通过麻雀的眼睛看到鼠六直接从窗户翻到了屋子里。

    我心下诧异,便派遣一只麻雀监视起鼠六来,他进屋后便翻找起我的背包。

    草尾子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问道:“您出什么神呢?”

    我看着她道:“给我放到楼梯那里吧。”

    草尾子似乎是故意扭着曼妙的身姿走到了楼梯旁,伸手从竹篮里抓下了一些还沾着泥土的野菜。

    我打量着草野子的背影,心中对这个女人评价了一番。

    她的姿色也算中上水平,比之其它村姑确实要强上许多。

    也难怪村里的一些男人愿意跟她发生关系,也算有些资本。

    草尾子转身朝我有些羞涩的笑了笑,说:“昨天谢谢您的饭,那是我第一次吃猪肉。”

    我看着她说:“不用谢我,那天你也干活了,都是你应得的。”

    草尾子十分关心的问道:“您晚上在这里睡的时候会不会感觉有些孤冷。”

    我笑了笑,说:“没有啊,昨晚还有一群山狼过来找我聊天呢。”

    草尾子朝我身前走了几步,她故作媚态的舔着嘴唇娇笑起来。

    “先生,您这话可真是有趣,山狼怎么会跟您聊天呢!”

    说着,她伸手朝我的胸膛抚摸而来,随即故意扑在我的怀中抱住了我。

    “昨天在这里您应该看到过一些事情吧。”草尾子笑道,“想不想跟我试试呀。”

    草尾子身上的味道不是很好闻,我有些嫌恶的一把推开了她。

    “不用了,我不想跟你试。”我直截了当的拒绝道。

    草尾子一副挫败的表情,想必在村子里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拒绝她的诱/惑吧。

    “您是不是觉得我出身卑贱,配不上您的贵族身份。”草尾子十分自卑道。

    我摇了摇头,看着她道:“不是,你跟鼠六串通过来想干什么。”

    草尾子彻底呆愣在了原地,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鼠六在我的屋子里已经彻底把背包给我翻乱了。

    他见没有找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双眸闪烁过一阵冷冽的寒芒。

    我见鼠六这幅架势,心中认定这两个家伙想要谋财害命。

    草尾子过来勾/引我只不过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

    鼠六悄悄的从窗户跳出来了,他伸手掏出了藏在腰带里的匕首,别在了袖子里。

    当他准备探身摸过来的时候,一只麻雀直接在他的脑袋上来了一剂鸟屎。

    “卧槽,这该死的麻雀!”鼠六愤怒的喊道。

    草尾子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她像是看着一个怪物看着我。

    鼠六见草尾子没有成事,自己也暴露了,便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

    “不愧是南洋贵族出身,应该看不上这乡野村妇吧。”鼠六痞里痞气道。

    我伸手掏出兜里的钱袋,冷冷道:“你们应该在找这样东西吧。”

    鼠六的双眸中迸射出一股贪婪的精光,他阴冷的笑道:“在这荒山野岭的地界,您应该知道死个人也不会有人在乎吧。”

    我将钱袋攥在手中,笑道:“就凭你,能杀了我吗?”

    “先生,您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鼠六拿出袖子里的匕首径直朝我刺来。

    我略微一侧身,十分简单的躲了过去。

    鼠六见此连忙挥动匕首再次朝我小腹刺来。

    我伸手直接攥住了他的手腕,将他的手骨捏的粉碎。

    鼠六哀嚎一声,看。首。发。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他紧握在手中的匕首直接掉落在了地面上。

    我一脚将鼠六踹飞了出去,他跌落在地面上,猛地吐了一口鲜血。

    “先生,饶命啊,为了活命,我们也没办法呀!”草尾子噗通一声跪在我身前哀求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解道。

    鼠六咽了一口唾沫,连滚带爬的来到我身前。

    “您不知道,我们一旦交不起钱税就会被剥夺自由民的身份,落到奴隶主手中。”

    “是呀,那些运气好的奴隶能待在主人身旁伺候,运气不好的就会被丢到矿山去做劳力到死!”

    我叹息了一声,冷冷道:“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两个人。”

    两人闻得此言,如蒙大赦,草尾子搀扶起鼠六连忙离开了这里。

    我看着两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心中一阵漠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