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23章 剑仙风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123章 剑仙风采

    张喜儿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她一脸淡然道:“风阁主,今晚金露阁阁顶,我师父李天歌会准时过来。”

    风十娘淡淡笑道:“好,早就想领教剑仙李天歌的风采,难得能有这么一次机会。”

    张喜儿放下茶杯道:“没什么其它事情的话晚辈就告辞了。”

    我下意识的站起身来道:“张喜儿,你还要继续跟着李天歌胡闹吗?”

    张喜儿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剑看着我道:“陆远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也不例外,你没有权力干涉。”

    我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猛地揪了一下。

    张喜儿似乎已经不是我在荒岛上认识的那个张喜儿了。

    张喜儿朝风十娘拱了拱手,她也是没有搭理我,当即转身离开了这里。

    风十娘干咳了一声,问道:“不知道陆兄跟这位小妹妹是什么关系?”

    我闻言一怔,是呀,自己跟张喜儿有什么关系,她说的也对,我没有权力干涉她的事情。

    风十娘见我没有说话又是问道:“陆先生?你没事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拱手道:“十娘,我有一件事情想求您。”

    风十娘道:“哦,什么事情?”

    我道:“今晚比武,可否手下留情,切勿伤了李天歌的性命。”

    风十娘笑道:“这个是自然,比武切磋而已,又不是非要对方的性命。”

    我拱手道:“多谢十娘了。”

    说完,我离开金露阁,回客栈等消息去了。

    我实在想不明白,到底在张喜儿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能让她产生这么大的变化。

    似乎她现在已经不需要我再去保护她。如此一来,我找她还干什么?

    下午的时候,我在客栈里越想越烦。

    难道是李天歌身上有什么独特的魅力,吸引了张喜儿?

    当初为了救李天歌,张喜儿可是重伤不起。

    想到这里,我心里的醋坛子直接被打翻了。

    一股想要现在就把李天歌杀死的怒火从心头燃起。

    差不多傍晚时分,军五部的人过来了,他走进来半跪在地面上道:“主公,那人在金城内闲逛了一下午,期间被十名地痞无赖给盯上了,可是眨眼的功夫就被那人给收拾掉了。”

    我微微一愣道:“十个人,眨眼的功夫?”

    军五部的人点了点头道:“那人出剑的速度很快,我们根本就来不及看清楚。”

    我紧皱起眉头,这喜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难道她的体质也是被黑色恶魔改造过?

    想到这里,我心底的失落感更甚。

    军五部的人道:“主公,现在黑市上已经出了赌局,李天歌的赔率很高。”

    我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查出这个家伙的下落了吗?”

    军五部的人道:“还没有,兄弟们还在加紧搜查。”

    我冷哼道:“剑仙?今晚我就要看看你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在众人的印象之中,李天歌先后挑战黑齿国鬼刀村正悠介,西秦雁门客栈大刀孟起,蜀山剑圣伏飞扬,三战三败,这次来到南洋挑战南洋第一女剑客风十娘肯定也是必输无疑,这已经是可以肯定的结果了。

    不过就是这样一场结局早就注定了的对决还是吸引了不少人过来观战。

    其中一直不怎么愿意出门的诸葛修和庄鸿飞这两位天下商会的元老也是来了。

    金露阁暂停一天营业,阁内的客人们都是暂时被请离了阁内,毕竟对决的时候很难判断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伤及无辜可就不好了。

    夜幕逐渐降临,金露阁外围拢了许多人,其中不乏一些江湖高手。

    我站在视线最好的酒楼屋顶之上,诸葛修和庄鸿飞也是在这里,两人正在喝酒聊天。

    徐乐生和庄承志姗姗来迟,两人先是去两位老前辈那里行了一个礼,然后来到我身边。

    庄承志道:“陆大哥,你不是要走了吗?怎么又是留下了!”

    徐乐生淡淡笑道:“像这样的旷世决战,陆兄怎么会放过呢。”

    我并没有说话,就在这时,又有一道俏丽的身影来到这边。

    庄家的那四个大汉直接围拢了上去,张喜儿抱着剑只是扫视了一眼,四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庄承志下意识道:“好凌厉的气力。”

    我道:“怎么,她很厉害吗?”

    庄承志道:“很厉害,绝对是一流剑客。”

    庄鸿飞道:“这里不是庄家的地盘,别人也是可以上来的,你们都退下。”

    这老头子难得脾气好点,张喜儿朝着庄鸿飞拱了拱手。

    庄鸿飞点了点头道:“你是李天歌的弟子?”

    张喜儿不卑不亢道:“不错。”

    庄鸿飞道:“李天歌别的不行,带徒弟的本事还是有的啊。”

    张喜儿淡淡一笑,她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随即抬头朝金露阁上望去。

    月明星稀,今天的天气不错,风十娘已经背着手站在金露阁的阁顶。

    差不多一个时辰之后,约定的时间到了,可还不见李天歌出现。

    张喜儿有些无奈的拍了拍额头,她凝神四处寻找起李天歌的下落。

    就在这时,她突然发现了什么,随即跳了下去。

    她直接把路边摊子上一个拿着酒坛子盖着蓑衣的酒鬼拽了起来。

    张喜儿大声喊道:“师傅,比武要开始了,快醒醒!”

    李天歌猛地惊醒,他打了一个酒嗝,乐呵呵道:“啊,不是明天吗?我还没有睡够呢,怎么就开始了。”

    张喜儿道:“师傅,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李天歌淡淡道:“没多少,就是一百坛而已。”

    张喜儿道:“师傅,你这样还能比武吗?”

    李天歌淡淡笑道:“能!喜儿,你可是不要小瞧了为师!”

    张喜儿道:“既然这样,你上去吧!”

    李天歌道:“上什么啊?”

    张喜儿道:“金露阁的阁顶,风前辈已经在上面等着您了。”

    李天歌抱着酒坛子道:“谁说要在金露阁的阁顶比试了!”

    张喜儿道:“您不是说站得高,看得远,打起来才拉风嘛!”

    李天歌道:“放屁,为师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