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25章 别离之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125章 别离之苦

    李天歌跟风十娘在这豪饮,看热闹的众人逐渐散去。

    庄承志道:“有机会一定要去大周神都看看剑尊与剑仙的对决。”

    我看了一眼庄承志道:“三弟,怎么感觉你这话里的语气似乎这李天歌一定会赢?”

    庄承志道:“陆兄有所不知,风十娘在江湖刀剑录上排名第二,李天歌以重伤之躯竟然能够跟风十娘对战这么长时间,足见其巅峰实力足够与剑尊较量。”

    徐乐生补充道:“而且李天歌并没有使用他自己的剑法,仅仅是用了凝风诀而已。”

    我皱了皱眉头道:“李天歌自己的剑法?”

    徐了生道:“不错,天歌九式,至今为止,世人只见过他用了五式。”

    我闻言微微一愣,难道这李天歌挑战四方高手为的是完善自己剩下的四式剑法?

    一个时辰之后,摆在李天歌和风十娘中间的酒水已经全部喝完了。

    李天歌容光焕发的站起身来,似乎没有一点重伤的模样。

    风十娘脸颊微红,拱手道:“李兄,不知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挑战剑尊?”

    李天歌道:“三年之后。”

    风十娘道:“若李兄准备前往挑战,请一定给我送个消息。”

    李天歌淡淡笑道:“一定。”

    说着,他转身离开了街道,张喜儿赶紧跟了上去。

    整条街都是弥漫着浓浓的酒香味,风十娘也是够豪爽,竟然拿出来这么多好酒招待李天歌。

    我道:“两位,在下先行一步。”

    庄承志和徐乐生闻言一愣,我已经离开这里,顺着屋檐追了上去。

    待到来到港口这边,李天歌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他转身道:“朋友,有何贵干?”

    我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一脸漠然的看着张喜儿道:“不是找你!”

    李天歌微微一笑,他看了一眼张喜儿问道:“怎么,是喜儿的故人吗?”

    张喜儿点了点头道:“师傅,你先上船,我随后就到。”

    李天歌道:“好,我在甲板上等你。”

    说着,他指着我警告道:“小子,别是欺负我徒儿,不然我直接撕碎你!”

    我冷冷道:“李天歌,你有这个本事吗?”

    李天歌闻言紧皱起眉头,一股剑气从他的身上升腾起来。

    我微微眯起双眼,攥紧了拳头,准备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家伙。

    就在这个时候,他猛地收了气息,认怂道:“我好像真的没有这个本事。”

    说完,他转身直接上船去了。张喜儿捂着自己的脸,感觉自己已经没有脸见人了。

    我来到张喜儿面前道:“喜儿,你真的要跟他走吗?”

    张喜儿看着我极其认真的说道:“陆远哥,我说过,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跟我回黑齿国吧。”

    张喜儿摇了摇头道:“陆远哥,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道:“可是,你跟着这样不靠谱的人,我害怕你有危险。”

    张喜儿淡淡笑道:“陆远哥,你放心,我现在不是已经有了可以保护自己的力量了。”

    我沉默了一会,长叹一口气道:“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了。”

    张喜儿看着我道:“陆远哥,你知道吗?我其实非常生气!”

    我微微一愣道:“为什么?”

    张喜儿道:“你明明已经知道我的下落,但是你却没有来找我,而且当时我重伤的时候你也没有来看我,只是托人把药品给我送来了。”

    我哑口无言,只能是惭愧的低下了头。

    张喜儿继续道:“当初在荒岛上的时候,你亲自去山上为我采集草药,在最危险的时候不顾众人的反对下山来找我,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你总是可以及时的出现帮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喜儿,对不起。”

    张喜儿摇了摇头道:“陆远哥,你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你在黑齿国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我看着张喜儿,荒岛上的种种记忆涌上心扉,一股酸涩的惆怅感瞬间占据了大脑。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张喜儿往前走了几步,她踮起脚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我瞪大了眼睛,彻底愣在原地。

    张喜儿往后退了几步,她背着手笑道:“陆远哥,等我变得强大了,我会回来找你。”

    说完,张喜儿转身直接上船去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现在才是明白张喜儿的心意。

    她想变得强大,想要得到保护别人的力量。

    “陆远哥,再见!”张喜儿的声音传来,我抬头看去,她已经站在甲板上面了。

    我抬手摆了摆手,大声的喊道:“喜儿,照顾好自己!”

    张喜儿喊道:“陆远哥,你放心,我会的。”

    客船收了船锚,随即落下了船帆,整艘客船逐渐驶离了港口。

    张喜儿仍然在挥手,我凝神看去,她的眼角落下了泪水。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垮掉了。

    乍见之欢,别离之苦

    送走了张喜儿,我径直回到了客栈。晚上的时候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张喜儿的笑容。

    凌晨的时候我猛地坐起身来,额头上冷汗密布。我梦到喜儿被人给杀了,浑身都是鲜血。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已经是坐在茶桌边。我起身点起蜡烛,然后在茶桌旁坐下了。

    罗奴看着我冷笑道:“没想到这世界上还会有让陆大人害怕的事情。”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咕咚咕咚的全部喝到了肚子里面。

    我长舒了一口气道:“东西拿过来了吗?”

    罗奴从怀里掏出一份地图来,我接过后看了一遍,随即放在蜡烛上烧掉了。

    罗奴微微一愣,诧异道:“陆大人的记忆力这么好吗?”

    我笑道:“重要的东西我一般都会记在脑子里。”

    罗奴道:“你就不怕我骗你吗?”

    我看着他道:“长谷川正人不敢这么做,我现在跟庄家的关系不错,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把他卖了,至于你,你的忠心不会允许你做这样的事情。”

    罗奴冷哼了一声道:“陆远,佐藤道山虽然没了庄家的资助,但是他又重新找到了六位金主,这六个人的财资足够支撑起整个北方,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我看着他笑道:“哦,统领大人能把名单给我提供一下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