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32章 垂钓溪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132章 垂钓溪边

    天空阴沉一片,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天而降,落在小河里泛起点点涟漪。

    我坐在小河边上拿着鱼竿垂钓,石梅在一旁伺候着,不远处站着三名军五部士兵。

    整个夏天大多时间我都是在这河边度过。军五部的人会每天会按时过来通报王都情报。

    现阶段王都城内的情况还算稳定,足友次郎有高杉庆次的支持在朝堂上和建御名方分庭抗礼。

    女王夹在中间和稀泥,哪一方都是不得罪,但凡是重要的不重要的都是明日再议。

    原田春树这位大管领可管不了这么多,他完全将朝廷扔到了一边,按照自己的想法初步稳定下了北方。

    人口不再向南方流失,各座县城的领主们也开始招兵买马,除了扩张自己的势力,也是为了参与早晚都要开启的南征。

    不得不说,佐藤道山最后从南洋回来,仅仅是得到三家金主的支持,拿回五百万金币来。

    原田春树就靠着这五百万金币稳定住了局势,而且这家伙还争取到了王都城内多名奴隶主贵族的支持。

    这家伙的能力确实恐怖,不过再怎么厉害,根子不行,再多做多少修补也无济于事。

    漂在河水上的浮标动了动,我拿起鱼竿开始溜鱼,不一会便把鱼溜到了河边。

    石梅赶忙上前来用兜网把鱼给捞了起来,一条差不多有三斤沉的大鲫鱼正拼命的摆动尾巴挣扎。

    我道:“晚上可以做一道鲫鱼汤喝。”

    石梅十分利索的把鲫鱼装进了鱼篓里,她道:“先生,要回去了吗?”

    我道:“再等等吧。”

    话音刚是落下,军五部成员凃哈急匆匆的过来了,他抱拳道:“主公,最新消息。”

    我道:“讲。”

    凃哈道:“建御名方派出佐藤道山开始与浅井康介进行接触,浅井康介接待了佐藤道山。”

    我淡淡笑道:“建御名方是等不急了。”

    凃哈道:“主公,是否启动安插在浅井康介身边的暗子进行探查?”

    我沉思了一会道:“不需要,现在还不是启动暗子的时候。”

    凃哈应诺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凃哈离去的背影,略微有些百感交集。

    军五部作为一支特殊的情报队伍也是建立起了指挥官系统。

    像凃哈这样的老人,现在基本已经是百将的职位。

    不过像是他这样的老人,能够活到现在的也很少。

    战争就是一场注定有生死的棋局,希望这场棋局早些结束,大家也能过上安生日子。

    石梅提着鱼篓跟在我身后回到了孤儿院,大贯耀斗和大贯琉明这两个家伙正在给孤儿院的孩子们上课。

    这两个家伙现在的数学能力已经非常厉害,思维逻辑能力也是十分强悍,足够应付这些孤儿院的小孩子们。

    现阶段除了数学,我开始传授两人有关化学的相关基础知识,在这方面我不如王妍,她也是常常帮我做一些补充。

    两个小家伙自从学习了化学知识之后感觉像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各种问题也是层出不穷。

    有些问题我们也是能够解答,不过有的问题却是无法回答,只能是让他们自己去探索答案。

    人类的求知欲是无限的,两个小家伙经常去郊外找些矿物自己进行试验,总感觉自己似乎可能教出两个超级科学家也说不定。

    我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大贯耀斗正在滔滔不绝的讲着,大贯琉明正在批改孩子们的作业,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

    冬祭的时候这两个小家伙回瑞山县呆了几个月的时间,一直到夏初的时候才是回来。

    两个小家伙回来的时候带回了杨莹亲手制作的糕点,里面还附带着她的亲笔信。

    信里内容无非是多么的感谢,大贯秀和肯定会干好海军的校尉将军,绝对不会给我丢人一类的话。

    想来这杨莹也是看到了两个孩子的变化,不然她也不会把两个小家伙送回来继续让我调/教。

    大贯耀斗说的有些口渴了,孩子们注意力已经开始不集中,毕竟快要到了中午放饭的时候了。

    他看了我一眼,随即道:“今天先到此为止,下午的时候把我出的习题做完。”

    孩子们起身各自散去,大贯耀斗和大贯琉明走来拱手道:“老师,您回来了。”【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点了点头,鼓励道:“不错,你们两个准备一下明年的大学寮考试吧。”

    大贯耀斗和大贯琉明皱了皱眉头,大贯耀斗问道:“老师,您这是要赶我们走吗?”

    我淡淡笑道:“并不是要赶你们走,是让你们去跟着我的老师学习,他们可以教给你们更多的东西。”

    大贯耀斗和大贯琉明相视漠然,随即点了点头。

    我看着他们道:“想要进入大学寮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们要多多努力。”

    大贯琉明笑道:“老师,您这么有自信让我们准备考试,想来您对秋收结束后的北伐战争非常有信心。”

    我道:“自然是信心十足,你们两个不也是看到瑞山县的变化了。”

    两人相视一笑,现在整个瑞山县已经是脱胎换骨,一条往北连接到吉平县往南连接到东港的道路已经修建完毕,像是这种连接县城之间的道路,整个南方已经彻底贯通起来,单单这项工程就投入了将近八百万金币,可以说是金路银桥,花费巨大。

    不过这道路的贯通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也是十分明显,尚书台第一、第二季度的税收总额呈倍数增长,路通则商通,各地居民也跟着受益匪浅。

    王妍从书房里面走了出来,她看见我们在这闲聊便是过来了。

    她看了一眼鱼篓的鲫鱼笑道:“相公,这是你七天以来第一次钓到鱼啊。”

    我笑道:“也算这条鲫鱼倒霉,趁着新鲜上锅炖上,给孩子们补补身体。”

    王妍道:“阿梅,跟着我过来吧。”

    石梅应诺一声,随即跟着王妍往厨房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