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4章 生命无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04章 生命无常

    我故作高深的忽悠道:“万物皆有灵,年岁长了的物件总会产生一些奇异的东西。”

    为首的猎人道:“我们只信仰双蛇神,什么竹灵,根本就是扯淡!”

    话音刚落,麻雀突然全部飞起,林风也十分配合的吹来一阵。

    猎人们打了一个哆嗦,他们一脸惊异的打量着四周。

    “你看,出言不逊,把竹灵大人给惹火了吧。”我笑道。

    地面上枯黄的竹叶慢慢归拢在一起,一张人脸出现在半空之中,冷冷的注视着猎人们。

    这些猎人拿着火铳直接都傻眼了,更有甚者裤子都已经湿了。

    竹叶人脸呈愤怒状朝着猎人们冲去,狼群配合着愤怒嚎叫起来。

    气氛一时间被渲染的极其恐怖。

    啊!

    猎人哭天喊地的拿着自己的猎枪连滚带爬的跑出了竹林。

    我撤掉了异能,竹叶人脸瞬间崩散,竹叶悠悠扬扬的从半空中飘落而下。

    独眼它们这些没良心的家伙见猎人跑了,自在的回竹林深处潇洒去了,也不过来跟我道声谢谢。

    目睹了这一切的麦妹站在门口已经傻愣在了原地。

    我转身笑道:“还不赶快准备吃食,我肚子已经饿得受不了了。”

    麦妹应了一声,连忙着手准备起吃食来。

    我来到小溪边上洗了洗脸,到城里探查消息的麻雀已经飞了回来。

    奴隶主们像是疯了一般在城里购买衣服上的华丽装饰,一些南洋和中原大陆来的新潮款式已经成了紧俏货。

    最受欢迎的还是狼皮,奴隶主们都邀请了城里的最有名的裁缝制作狼皮衣服,似乎是准备送给即将过来的那位大人。

    全副武装的士兵们似乎也不着急离开高崎,被关在地牢里面的犯人不允许任何人探视,地牢外布置了十分严密的看守。

    我起身伸了伸懒腰,思量着过两天要不要也去城里凑凑热闹。

    毕竟我还指望着地牢里的那位海盗老大帮我出去找人呢,他可不能死。

    回到竹屋,麦妹已经把米粥熬煮好了。

    她也不舍得多放米,弄得很是稀稠,里面加着野菜。

    我并没有说什么,跟她一起喝了起来。

    “先生,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麦妹忍不住好奇,问道。

    “没什么啊,这个竹林的竹灵被惹怒了而已。”我说。

    “您是怎么知道有这东西存在的?”麦妹问道。

    “你们不知道吗?在这里世世代代生活了这么久。”我反问道。

    麦妹咽了一口唾沫,她十分畏惧的朝竹林中望了一眼。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宽慰道:“竹灵喜欢善良的人,它是不会伤害你的。”

    吃完了饭食之后,麦妹又帮我捡来了许多柴火。

    我百无聊赖的躺在竹屋里,麻雀们来了又走,继续为我运送着四面八方的消息。

    差不多黄昏时候,我猛地坐起身来,麻雀们都被我给吓飞了。

    海上起了一片雷云,正在迅速的朝着陆地这边靠近而来。

    我连忙出了屋子,不由分说的拉着麦妹的手,带着她朝着海边跑去。

    麦妹可能是被我给吓坏了,也是不敢问我到底怎么了。

    我们来到海边沙滩上的时候,正好能够看到那片浓浓的雷云。

    麻雀们对大自然也有畏惧之心,它们不敢飞到海上去探查情况,现在河伯他们怎样我也不敢确认。

    麦妹像是被抽去魂魄一般的跪在了沙滩上,眼泪如泉水一般从她眼眶中涌了出来。

    远处的黑色雷云仍然在朝这边靠拢而来,轰隆隆的雷鸣能够清楚的听到。

    天色还在渐明渐暗的空当,七艘在风雨海浪中摇曳着的小船出现在视线之中。

    我一把扯起了麦妹,说:“别哭了,河伯他们回来了。”

    麦妹擦了擦泪水,仔细的数了数船,哽咽道:“怎么少了两艘船!”

    我的心咯噔的一下,不一会船只都是靠岸了。

    河伯和满仓都没事,他们忙活着卸起货来,狂风暴雨骤至。

    我和麦妹连忙上前去帮忙,河伯他们的脸色都比较凝重。

    大家把船都固定好之后,扛着鱼货便往村子里跑。

    轰隆隆!

    一阵阵雷光闪烁而过,头顶的闪电好像要落到我们脚底一般。

    我们回到村子之后全部躲到了河伯的家中,不少海鱼还在活蹦乱跳着。

    “爷爷,另外两条渔船呢!”麦妹问道。

    河伯叹息了一声,说:“两道雷下来,渔船直接被击穿,不一会他们就被海浪给吞了。”

    我心中一阵冷然,在茫茫大海上,船只最容易成为引雷的物件。

    “先去通知他们的家人吧。”河伯看了一眼众人道。

    大家纷纷散去,各自回去通知与自己临近的受难者家属去了。

    不一会,雷声中便夹杂起撕心裂肺的哭声来

    一夜无语,暴雨和闪电持续到半夜才停下。

    清晨时分,我们早早的起来去到了沙滩上边。

    不少村民们已经聚集在那里了,受难的家人跪在沙滩上哭喊起来。

    河伯扯开嗓子唱起了悲痛的歌谣,其它村民也跟着唱了起来。

    这似乎是他们唯一祭奠海上遇难之人的方式。

    歌声随着海风飘扬而去,哭泣着的受难者家属也跟着唱了起来。

    整个祭奠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活着的人还需要继续过活。

    河伯他们归置好了马车,准备到城里去贩卖鱼货。

    能不能凑齐人头税,全看这次了。

    我和麦妹一起跟着去了,差不多在下午的时候到了高崎县。

    集市比以往热闹许多,许多奴隶主贵族带着奴隶仆从在集市上亲自挑选着食材。

    河伯他们这边的生意也十分不错。

    鱼货卖的很快,大方的奴隶主开心的时候还会多扔下几枚铜币。

    我帮了一会忙,随即便朝着酒馆去了。

    也不知道狐子这个女人有没有搜罗到关于王妍她们的消息。

    走进酒馆,还是那股熟悉的味道,狐子正在跟一个水手打趣着呢。

    那水手十分粗鲁的抱着她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揉捏着她的酥胸。

    她见我来了便抽出了水手的手,转身一把推开了他。

    水手明显十分不悦,另一个短发女人过来拉着他的衣领把他扯到一边干事情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