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5章 惹上官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05章 惹上官司

    狐子一脸媚笑的朝我走来,她扯着我的衣领道:“您怎么有时间过来坐坐了。”

    “你这里有什么消息了吧。”我看着她问道。

    狐子撒娇般的在我胸口画着圈圈,“消息倒是有,不如咱们到楼上的房间里说吧。”

    “在这里说就好,楼上的空气恐怕不会比这清新多少。”我说。

    “您心里是不是除了那几位红粉佳人之外,再也装不下其她女人了!”狐子不悦道。

    我不想在这里跟她在这里废话,转身就要走。

    狐子连忙拉住了我的袖子,娇嗔道:“好了,不逗您了,坐下慢慢说。”

    我转身在她的拉扯下在木台旁坐下了。狐子付了钱,老板给上了两杯清酒。

    “高崎县没有您要找的人。”狐子直截了当道。

    我紧皱起眉头,有些心烦的拿起清酒一饮而尽。

    狐子掏出钱袋放在了我面前,说:“不过我这里有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我直接将钱袋推回到了狐子面前。

    狐子玩/弄着钱袋,说:“王都里的将军府最近新选入了一批侍女。”

    我心下一愣,问道:“跟我找的人有什么关系吗?”

    狐子看着我道:“将军大人每年都喜欢网罗天下美女充实府邸,各地大名和奴隶主也会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身边最美的女人送过去。”

    “什么将军大人?”我问道。

    “您不知道吗?”狐子意外道,“黑齿国征夷大将军长谷川信德,这个国家的实际统治者。”

    “将军幕府制吗?”我说,“看来你们的国家的王室没有多少权力呀。”

    狐子微微一愣,笑道:“您懂的还真多。”

    “你的意思是我找的人会被选入将军府吗?”我说。

    “您不知道,各地大名和奴隶主为了能够攀上关系进入幕府,就算把自己老婆送进去也心甘情愿。”狐子说,“您要找的这几个人姿色肯定差不了,只要她们在黑齿国,各地大名和奴隶主定会想方设法将她们送到将军府去。”

    我又喝了一口清酒,陷入了一阵沉思之中。

    狐子不慌不忙的抿了一口酒水,她朝着在一旁跟短发女人忙活着的水手抛了一个媚眼,那水手一个不小心直接一泻千里了。

    “我需要确切的消息。”我看着狐子道。

    狐子叹息了一声,盯着钱袋道:“这些钱恐怕是不够的,毕竟王都离着高崎县很远,而且那边的姐妹查探消息也需要钱。”

    “开个价吧。”我说。

    狐子抿嘴淡淡笑道:“您只要陪我睡一次,这些事情我全都帮您办好。”

    我紧皱起眉头,心中开始怀疑起眼前这个女人了。

    先不说她这高崎县的一个小小妓/女在王都怎么会有关系人脉,单单从她执着于跟我睡觉这件事情就让人感觉很蹊跷。

    我除了比酒馆里的男人白净一点之外,再无其它亮眼的地方。

    而且像狐子这样的女人,应该属于无利不起早的类型,跟我睡觉应该捞不着什么好处吧。

    “多少钱,我出。”我说。

    狐子笑眯眯的拄着下巴看着我,她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十个金币吗?”我说。

    “您现在恐怕连一个金币都拿不出来了吧。”狐子说,“而且您身上的短刀也已经被那个海盗给拿走了吧。”

    “你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我说。

    狐子笑了笑,颇为骄傲道:“在高崎县,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你继续帮我打探消息。”我说,“过几天给你双倍的金币。”

    狐子叹息了一声,有些后悔道:“早知道开的价钱就该再高一些。”

    我笑了笑,转身离开了酒馆。狐子一人郁闷的喝起了酒。

    刚出酒馆,屋檐上的十二只麻雀朝着王都的方向飞去。

    不管怎么样,事情总算是有了一些进展了。

    我见时间还早,便到裁缝店购置了两套布料衣服。

    既然来到了这么一个世界,这么一个国家,我就要学着开始去融入它了。

    两套布料衣服总共花了十个铜币,价格还算公道。

    我换上了一套,将剩下的一套和自己的衣服装进店家陪送的包裹布里了。

    回到集市的时候,有不少人都围拢在前方不远处看热闹。

    我心下一愣,赶忙穿过人群走了过去。

    海鱼撒了一地,麦妹坐在地上大声哭泣着,河伯扯着猫老/二连连求饶。

    我连忙上去扶起了麦妹,满仓他们都是面如死灰。

    “河伯,这件事情怪不得我不仗义。”猫老/二道,“现在我家的人吃了你家的鱼死了,必须要有个说法。”

    “不可能啊,我们卖了这么多年的鱼也没有吃死过人呀!”河伯喊道。

    “到底怎么回事大人自会有分断,我家主人已经过去了。”猫老/二道,“你不会想让田大人手下的士兵过来带你过去吧。”

    河伯叹了一口气,说:“过去,我跟你们过去。”

    我连忙上前拉住河伯颤抖的手,说:“河伯,我跟你一起过去。”

    猫老/二见到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他身后的奴隶朝我投来不善的目光。

    我们一起朝着城堡走去,上了台阶后到达城堡门口。

    门口放着一具已经死掉的奴隶尸体,不少看热闹的人聚集在一边。

    田氏背着手十分不耐烦的站在不远处,商氏正在一边跟他聊着天。

    河伯颤颤巍巍的来到田氏身前,连忙跪下磕头道:“大人明察,我们下河村的人在县里卖了几十年的鱼,可从来没有吃死过人啊。”

    田氏挥了挥手,一个士兵拿着一盘已经烧好的鱼走了过来。

    “罪证就在这里,猫老/二从你这买的鱼,要不你尝一口。”

    我看了一眼那鱼,竟然是长鳍蓝子鱼,俗称臭肚。

    这种鱼的鱼鳍可是有剧毒,处理不妥当的话很容易中毒身亡。

    河伯身子哆嗦的瞅着这鱼,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说话就算你认了,幸亏死的是一个奴隶。”田氏说,“要不是猫老/二发现的及时,恐怕商家夫妇也要躺在这里了。”

    “都是我的疏忽,不知道您要赔付多少钱。”河伯起身恭敬的看着商氏问道。

    “这奴隶买来时也不值钱,我也不为难你,把今天卖鱼货的钱留下就好。”商氏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