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49章 抢占先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149章 抢占先机

    次日清晨,郭斌拿着我交给他的信物秘密出发前往横西港口准备接触浅井康介。

    现阶段我与浅井康介的主要矛盾在于当初我亲手推动了长谷川幕府垮台事件。

    不过现在长谷川正人已经无意恢复长谷川家的荣耀。

    浅井康介若继续坚持下去的话早晚会沦为叛军,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他的结局只有覆灭!

    因此浅井康介必须选择一个可靠的势力作为依仗,为自己和手下的士兵寻找一条出路。

    我和建御名方是唯一的两个选择,他之所以选择建御名方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忠诚’作怪。

    对浅井康介来说,他总不能选择为覆灭自己主人的仇人来服务。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郭斌手中有长谷川正人的信物,长谷川正人让他站到我这边。

    就我看来,郭斌成功的几率还是很大。

    浅井康介不是傻子,将近一年南北发展的差距他能看出来。

    郭斌从吉平县出发之后,我开始接手前线军五部送回的情报,掌握最新资料。

    两天之后,军五部送来消息,王都剧变,右大臣足友次郎被下大牢,其一家老少,无一幸免。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立刻把李成良他们召集到了衙门。

    众人不明所以然,正在小声讨论。

    我来到议事大厅之后,径直来到主位上坐下了。

    四位将领起身拱手道:“参见主公。”

    我道:“都坐下吧。”

    四位将领都是坐下了,李成良问道:“主公,突然把我们召集过来有什么事情?”

    我拿出军五部的密信,递给身旁的侍从,让他拿给四人看。

    四人看完之后皆是一脸兴奋,李成良道:“主公,出兵的理由已经有了!”

    我点了点头道:“建御名方欲谋朝篡位,我等应当举兵勤王。”

    李成良道:“主公,接下来您有什么安排。”

    我看着李成良道:“你是主帅,应该由你来安排。”

    李成良道:“主公,属下建议从吉平县出军,把战线拉长至王都平原。”

    我问道:“为什么?”

    李成良道:“我们去攻王都城,必然是攻不下,建御名方来攻吉平县,他也啃不下,他想尽快的结束这场战役,我们也想,既然如此,不如在王都平原展开阵仗。”

    我点了点头道:“好,就按照你说的来。”

    李成良问道:“不知道主公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

    我道:“郭斌有一项特殊任务,他已经离开吉平县,现在军五部的情报由我来负责。”

    李成良拱手道:“属下劳请主公赋予属下全权指挥的权力。”

    我自然知道李成良是什么意思,他害怕我待在这里影响他作战指挥。

    大谷凉平等人闻言皆是面露尴尬之色,李成良这话说的有些太直接了。

    我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好,这次成良是主帅,我给你当军师。”

    李成良十分激动道:“多谢主公。”

    李成良的贪狼营作为主力部队先行出发前往高阳坡驻扎,修建营寨。

    第一、第二、第三军团整备完毕之后带着粮草辎重出发。

    当天晚上,我写好了讨伐密信,将其和女王诏书一起密封,交由军五部送回武德县。

    同时我传令军五部情报人员开始在整个黑齿国传播建御名方谋朝篡位的消息。

    想要保住足友次郎性命暂时只能靠舆论压力把建御名方的杀心给压下去。^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要知道,如果他真的杀了足友次郎,那可就坐实了他谋逆的罪名。

    建御名方的动作也不慢,他一边胁迫女王下达了撤销南境大国柱的旨意,一边放出我要起兵谋反的谣言,紧接着他亲自率领一万五千名精锐士兵进发高阳坡,准备与我一决高下。

    三日后,我军在高阳坡修建起营寨,建御名方也在三十里外安营扎寨。

    两军哨探互有胜负。

    我站在高阳坡上朝着地平线的尽头眺望过去,刚好能看到敌军营寨。

    李成良的决策是正确的,如果不提前出兵,居高临下的就不是我们了。

    正这样想着,李成良骑着马过来了。

    他翻身下马走来抱拳道:“主公,王都城可有什么新消息?”

    我道:“根据线报,原田春树三次探访足友次郎,每次都带着摘月楼的酒菜。”

    李成良道:“这样说来,迫于舆论压力,建御名方暂时不会对足友次郎动手了。”

    我点了点头道:“想来现在原田春树正在说服足友次郎认罪,这样我们散播出去的消息就会不攻自破。”

    建御名方给足友次郎按上的罪名是贪赃枉法,原田春树带人在足友次郎的家里搜查出十万金币。

    足友次郎无法解释这十万金币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对一个右大臣来说,十万金币真不算什么,每年商人和奴隶主巴结赠送的礼物都不止这个数。

    可原田春树就是抓着这件事情小题大做,直接把足友次郎下狱。

    朝里的大臣们虽然都知道就是建御名方陷害,但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替足友次郎说话。

    现在朝廷已经势弱到一定程度,甚至于比长谷川幕府时代都不如。

    这对建御名方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当然,对我来说同样也是一个好消息。

    李成良问道:“主公,您觉得今晚建御名方会不会来袭营。”

    我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李成良道:“西征的时候您料事如神,想必接下来的战役您肯定也胸有成竹了吧。”

    我淡淡笑道:“成良,我不是神,不可能什么事情都猜得准。”

    伴随能力提升,我逐渐不再愿意用异能去探查周边情况。

    一方面我害怕影响主观判断,另一方面我害怕来自于异师世界的威胁。

    要知道,像化符境界的异师高手都需要乔装成落魄老头子的模样来隐匿自己的行踪。

    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凝神境界的小子自然要更加小心谨慎。

    李成良闻言道:“既如此,我再加强一下今晚的巡防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