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章 重伤野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来到竹林,简单的巡视了一下四周,除了竹鼠,并没有发现其他野兽出没的痕迹。

    蒋丹丹在我们后面拖拖拉拉的来了。我抡起斧头开始砍伐毛竹,处理好了之后,王妍和蒋丹丹就往后运送。

    干了一个小时之后,蒋丹丹就以腰酸腿疼的理由撒泼说不干了。最终在我的百般威胁之下,她才是不情愿的继续搬运。

    王妍可是一点都没偷懒,累的是满头大汗。算算两人的工作效率,王妍走三趟一个来回,蒋丹丹只走一个来回。王妍一趟起码两根,蒋丹丹这一趟一根不说,还要挑上一段时间。

    眼见得就快要到中午了,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便让王妍休息一会。

    王妍没有丝毫的抱怨,我心中对她的好感不禁又提升了一大截。

    “你也休息一下吧。”王妍拿着水壶,来到我身前道。

    轰!

    我抽出斧头,伴随着一声巨响,毛竹轰然倒塌。

    我接过王妍手中的水壶,喝了一口水。她上前用袖子给我擦了擦额头的热汗。

    “哟,这么恩爱呀。”蒋丹丹吹着口哨回来,她看到这一幕讥讽道。

    我喝了一口水,看着蒋丹丹道:“你干活能麻溜点吗?”

    “陆远,本小姐能干活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蒋丹丹道。

    我叹了一口气。这蒋丹丹抓住了我的把柄,我现在也不敢彻底的跟她翻脸。想到这,我心里不禁有些憋屈。

    蒋丹丹喝了一口水,朝着我们喊道:“我说,都干了一上午了,你们不饿吗?”

    我看了一眼王妍,王妍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是很饿,毕竟早晨可是吃了一整条鲟鱼。

    “我们不饿,还能坚持。”我喊道。

    蒋丹丹很是无语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喊道:“本小姐忍不住了,我去找点野果吃。”

    说完,她便自己一个人走了。我长舒了一口气,往手里吐了一口唾沫,继续砍竹子,王妍在一旁收拾我处理好的竹子。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我看蒋丹丹还没有回来,直接将斧头砸进地面,破口骂道:“草!蒋丹丹究竟在干什么!”

    王妍看我生气了,说:“一路以来都是你在开解我不要跟蒋丹丹一般见识,怎么现在你自己也生气了。”

    我看了一眼王妍,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尖叫打破了整片竹林的沉静。

    “陆远,救我!救我!”

    我下意识的拿起了斧头,掏出了一直别在腰后的92式手枪,不远处传来了蒋丹丹狂喊救命的声音。

    “出事了!”

    我看了一眼王妍,我们两人连忙跑去。

    刚没跑多远,我看到竹林深处一只疯狂的野猪追着蒋丹丹,眼见得就要拱到蒋丹丹的屁股上。

    我连忙开枪,子弹打在野猪身上。那只野猪愤怒的嚎叫了一声,停下朝我这边看来。

    王妍抓住我的胳膊,紧张道:“陆远,怎么办?”

    “你走,我断后!”我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手不自觉的打起哆嗦。

    我朝四周看去,蒋丹丹早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这个家伙绝对就是一个找事的主。

    “你小心。”王妍迟疑了一会。

    她知道自己在这帮不上什么忙,转身赶忙朝着竹林外面跑去。

    野猪在原地喘着气,我看到它身上滴下不少的血珠。它的左眼上插着一根断箭,十分的醒目。

    我看到这支断箭,脑袋嗡嗡的一阵响。

    野猪恢复过来,朝着我直接撞来,我哪敢正面应对这只受伤疯狂的野猪,连忙借助毛竹躲闪而去。

    轰!

    一声巨响,我身后的毛竹直接被野猪撞断。我咽了一口唾沫,这可他妈的比我砍竹子的效率高多了。

    我不敢大意,朝着野猪身上又是开了一枪。

    野猪嚎叫了一声,调转方向朝着我疯狂的冲撞而来。我躲闪不及,心中暗道糟糕。如此我只能拼尽全身力气,挥动斧头。

    斧头狠狠的砍在了野猪的头上,鲜血喷涌而出,洒了我一脸。

    我惊异于自己的力气,斧头已经嵌入野猪的头颅之中。就在这时,疯狂的野猪拼尽最后所有的力气,直接把我撞飞了。

    我撞到一颗竹子上,又从半空中砸在地面之上。我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要被绞碎了一般,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野猪不甘的哀嚎了一声,随即轰然倒地。

    我大口喘着粗气,仰躺在竹林里。竹叶随风慢悠悠的落下,四周变得异常安静,紧接着我失去了意识。

    “陆远!陆远!”

    一阵嗡嗡的耳鸣,我猛地惊醒。王妍泪雨梨花的推搡着我,耳鸣结束之后,所有的声音都变得清楚起来。

    “太好了,你没死,你没死!”王妍一把抱住我的头。我被按在她那对巨/乳上,直接喘不动气了。

    蒋丹丹拉了一把王妍,喊道:“你他/妈想憋死陆远啊!”

    王妍连忙放开了我,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陆远,对不起。”

    我捂着胸口,身上剧痛不已,说:“没事,野猪死了吧。”

    “死了,你真是牛批,竟然一斧头砍死了野猪。”蒋丹丹不可思议道。

    我忍着疼痛坐起身来,看了一眼那被我砍死的野猪。插在野猪左眼上的半截弓箭敲击着我的神经,我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一天去捕捉鲟鱼时发现的关于野猪出没的痕迹。

    “他们来了。”我囔囔道。

    王妍以为我被撞傻了,在我眼前晃了晃手,问道:“谁来了?”

    “野人来了。”我说道。

    听我这么说,王妍和蒋丹丹都是傻眼了。

    我看了一眼蒋丹丹,问道:“你怎么招惹上这头野猪的?”

    “我发现三头小猪仔,想着抓回来当午餐,结果就碰到这头野猪了。”蒋丹丹道。

    “幸亏这头野猪受伤了,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干硬的尸体了。”我说道。

    蒋丹丹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的惊恐,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我捂着胸口,吃痛的说:“把夏岚她们都找来,正好我们的口粮不多了。”

    蒋丹丹这次没有半分的拖拉,赶紧回去喊夏岚她们去了。

    王妍她们将野猪还有剩下的毛竹都是搬运回去。蒋丹丹带着夏岚还找到了那三只野猪仔,也带回了山洞里面。

    我被林仙儿和张喜儿一起搀着回到了山洞。林仙儿给我全身做了一个检查,说:“你的运气真好,真是一些皮外伤,没有伤及内脏。”

    “可我浑身痛,真的好痛!”我咬牙道。

    “还剩下一些草药,我给你配服药,喝了就好了。”林仙儿道。

    我点了点头,躺在草垛上,脑子中挥之不去的是插在野猪左眼上的那根弓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