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章 体质变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害怕她喘出声音,便将她翻过身去,单手捂着了她的嘴。

    我贪婪的吻着她的耳垂和脖子,另一支手疯狂的挑逗着她的秘密花园,她舒服的从鼻腔中发出嗡嗡的声音。

    张喜儿的体温开始上升,我感觉她竟然舔舐起我的手指,我的身下直接像是要炸开一般。

    我看已经差不多了,另一支手直插主题,探索而入。柔滑感觉在我的手指上萦绕,只是运动了没一会,她的小腹就开始剧烈的收拢起来。

    我见状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她双腿夹紧我的手指,身体疯狂的颤抖起来。她的鼻子发出恩恩的声音,却是喊不出声音。

    就在她舒服的忘乎所以的时候,我直接脱下了裤子,准备进入正题。

    张喜儿回过神来,她连忙掰开了我的手,轻声道:“陆远哥,不要。”

    我猛地清醒过来,想起了曾经答应张喜儿的事情。我有些烦躁的狠狠的捏了捏她的屁股,不舍的抽出了手。

    她转过脸,满脸潮红且十分迷离的看着我问道:“陆远哥,还痛吗?”

    “痛,下面胀痛的厉害。”我说。

    张喜儿很是娇媚的舔了舔舌头,轻声道:“陆远哥,我帮你。”

    说完,她低头朝着我身下吻去,竟然直接咬住了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的醒来。

    我感觉身上神清气爽,痛感也不再像昨天那样的强烈。

    我转身看着躺在我身旁熟睡的张喜儿,她的嘴角还遗存着昨晚的痕迹。

    我耳边回响着昨晚她说过的情话,“陆远哥,我喜欢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的事情。”

    我擦了擦张喜儿的嘴角,然后起身离开了山洞。天还只是微微亮,林间的鸟儿已经吱吱呀呀的叫了起来。

    我拖着还是十分酸痛的身体离开了山洞,在山洞四周仔细的巡视了一番。

    不管是蒋丹丹发现猪仔的地方还是竹林附近,并没有发现野人的踪迹。

    野猪是野人打伤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而这可是难得的食物,但是野人并没有追寻而来,说明他们并不是十分的在乎这只野猪。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入海口疯狂洄游的鲟鱼。难道野人这个时候来是为了捕捉洄游的鲟鱼?

    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应该不会冒险深入密林,毕竟这些家伙只是处于原始状态,也知道密林的危险。

    我回去的时候又仔细的探查了一下那几条好走的小路,确实是没有发现野人出没的痕迹。

    回到山洞,王妍已经准备好早餐,张喜儿偷偷的朝我放电,她舔了舔舌头,呆萌之中有着难以言喻的妩媚。

    我不禁想起昨晚她那生疏的技术和茫然无措把东西咽下去的表情。

    “陆远,想什么呢?”王妍喊道。

    我回过神来,张喜儿捂嘴一下,我身下不自觉的又是有了反应。等着这个小妮子到安全期了,一定得好好的教育她。

    我来到火堆旁坐下,夏岚递过来一个椰子,问道:“有什么发现?”

    我将探查的情况和在路上的猜想说给她们听,大家都稍微松了一口气。

    “陆远,你今天好好的休息一下吧。”王妍道,“你必须恢复好身体。”

    “昨晚痛了一夜,今天已经感觉轻松多了。”我说,“再说你们五个怎么忙活的过来。”

    夏岚看着我道:“陆远,你很重要,必须完全恢复好,好对付野人。”

    我执拗不过她们,只得留在山洞,负责加工一下竹子。

    我担心她们碰到野人,便将手枪交给了林仙儿。毕竟当时我在大湖旁的时候教过她怎么用。

    我嘱托她们遇到野人不要恋战,要第一时间的跑回来防守。

    王妍她们拿好工具,带着她们都去了竹林。

    我们今天必须将建造栅栏的材料的都是搜集好,这样我们就不必再往外跑,减少碰到野人的几率。

    山洞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把地面平整了一下之后,加工了一下已经搬运回来的毛竹。

    之后我割了一些嫩草,喂了竹鼠,喂了猪仔。我又到西面的小溪打了一些水,把韭葱都是浇灌了。

    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继续用藤条提取纤维加工绳子,我们的绳子永远不嫌多。

    毛竹被一根根的运送回来,这次蒋丹丹也不偷懒了,大家都干的非常的卖力,毕竟现在可是关系到身家性命的关键时刻。

    大约在黄昏的时候,山洞前的平台上堆积了高高的一层竹子,我估摸着建设栅栏是够了,应该还有不少的剩余。

    我们不禁都松了一口气。我嘱托大家这几天不要乱走动了,最好是集体行动,毕竟手枪里的十二发子弹可是我们唯一的依仗。

    吃完晚饭,林仙儿又给我熬煮了一些草药,我喝下之后,长舒了一口气。

    由于得到了一天充分的休息,我身上的痛感已经消减而去,取而代之的是用不完的力气。

    今天下午我做了一个实验,以前做俯卧撑顶天五十个,现在做三百个不带喘气的,这说明我的体质确实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我心中奇怪,因为我们六个人中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的体质发生了变化。王妍她们除了体力多有增加之外,也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劳累了一天,我们都是早早的躺下休息了。王妍她们不一会就睡过去了。我望着山洞外的月光,考虑着接下来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接下来几天,我们将全部的时间都是投入到建设栅栏这项工程上,我们六个人之间的交流变得极少,除了干活就是干活。

    太阳升起又落下,每天我们的神经都是紧绷着。

    我们生怕下一秒野人就出现在我们身前不远处,他们正在那里搭弓准备射杀我们。

    不过,幸运女神还是比较眷顾我们的,整整过了十天,我们并没有发现什么野人的踪影。

    这使得我心中的设想更加强烈,他们此时会不会在入海口那里捕捉鲟鱼,根本没有时间到密林深处来。

    我想去一趟入海口,验证一下我的想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