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章 尝试交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野人,说:“喜儿,到洞里拿出一椰壳的粗盐给她。”

    张喜儿点了点头,从洞穴内拿出一椰壳的粗盐。我用肢体语言告诉她这一椰壳的粗盐都是她的了,她万分感激的朝我扣头。

    猪肉很快便烤好了,我让王妍将烤肉分给她一些,她大口的撕咬起来,一副野蛮的样子。

    蒋丹丹冷冷的盯着她,说:“陆远,你打算把这个女野人留下吗?”

    我摇了摇头,说:“我只想从她的口中得到我想要的情报。”

    蒋丹丹撇了撇嘴,说:“能有什么情报,她呆在这里纯属浪费我们的食物。”

    我看了一眼蒋丹丹,心中一阵的无语。我示意林仙儿也用英语尝试着跟这个女野人进行交流。

    女野人眼中的戒备之色很明显的减弱了不少,这就说明她肯定能够听懂英语。而我们也可以用英文跟她进行交流。

    我们必须搞清楚这座岛屿附近的情况,还有野人什么时间会再来这座岛屿之上,我们也好有一些准备。

    下午五点钟,我看时间还早,便是准备去掏些鸟蛋。我喊上了夏岚、蒋丹丹和张喜儿,王妍和林仙儿看着那女野人,继续和她尝试着交流。

    为了以防万一,我将手枪交给了林仙儿。我嘱托林仙儿能不用就别用,毕竟里面只剩下九发子弹,这九发子弹如果消耗完了,我们可就没有什么依仗了。

    我们来到山崖顶上,蒋丹丹喋喋不休的像个苍蝇一般在我耳边唠叨。

    她的意思是赶紧杀了这个女野人或者将她送走,留在这里不仅消耗我们的食物,而且还是一个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爆炸。

    我听得实在是烦了,便是道:“我感觉这个女野人的用处好像比你大呀。”

    蒋丹丹皱起眉头,冷冷道:“陆远,你他妈什么意思!”

    “你看,她从小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中长大,生存技能肯定比你强,甚至比我强。”我冷笑道,“我们的食物不够了,倒是可以考虑“

    我上下打量着蒋丹丹,她下意识的抱住手臂,看着我道:“我不说了,有你后悔的时候!”

    夏岚看了一眼蒋丹丹,说:“她说的不全无道理,你还是要小心这个女野人,毕竟她们是食人族,我们在她们眼中和野猪野兔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我绑好了绳子,长舒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不过我总感觉能够从这个女野人身上得到点什么,那将是我们离开这座岛屿的关键。”

    张喜儿听我这么说,很是兴奋的扯住我的袖子,喊道:“陆远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长舒了一口气,说:“相信我,我们会离开这座岛屿的。”

    说完,我便是下去掏鸟蛋去了。一趟下去,我才是摸到可怜的十枚鸟蛋。我不甘心,又下去摸了一遍,这次只有五枚。许多鸟窝里面的小鸟已经孵化出来了。

    我们看着这可怜兮兮的十五枚鸟蛋,缺少食物的紧迫感再一次涌上我们的心头。

    回到山洞,我看到那个女野人有一句没一句用‘Yes’或‘No'应对着王妍和林仙儿的提问。

    我心中一阵欣喜,希望王妍和林仙儿从这个女野人口中得到了点有用的信息。

    “怎么样?”我将手中的鸟蛋交给王妍,问道。

    王妍带着我进了洞穴里面,说:“这座岛屿附近还有四座岛屿,分别位于西南,西北、东南、东北,每个岛屿上有一个部落,这个女野人来自东南部落。”

    我长舒了一口气,问道:“还有其它的信息吗?”

    王妍摇了摇头,“不过她似乎不着急回到东南部落的岛屿上,这让我感到很奇怪。”

    我拍了拍脑袋,这个女野人为什么会被抓住,那个男野人跟她又是什么关系。还有那三个野人发现我的时候,为什么会尝试着想要跟我交流,对我也是一副十分恭敬的样子。

    这一切的关键点都在这个女野人身上,不能轻易的放她走!

    “记住,我们最关心的是野人们登陆和离开这座岛屿的规律和时间,你一定要把这个信息套出来。”我说。

    王妍点了点头,随即看着手中的鸟蛋道:“为什么这么少?”

    我叹了一口气,说:“明天我们必须去一趟入海口了。”

    夜幕降临,为了节省食物,我们只是一人喝了一个椰子,然后我们找来绳子编制了两个网兜。

    女野人很是仔细的看着我们编制网兜,一脸惊异的样子。我诧异于她的表情,让王妍询问她为什么这样,她嘴里只是说着‘God’(上帝)这个单词。

    我心中开始浮现出一个可能性,要知道当年可是有两个英国冒险家流落到这座小岛之上来。难道是他们教会了野人英语,然后野人世代相传,保留住了这种语言?

    我们将网兜弄完,便是准备睡觉。

    我对女野人一千万个不放心,仔仔细细的绑好了,放在靠近我睡觉的地方,以便我监视她。

    这个女野人倒是有趣,靠在石壁上不一会便是睡过去了,并不挣扎,也没有小动作。

    一夜无语,第二天我们醒来,简单的吃了一点食物,便是准备出发前去捕捞鲟鱼。

    蒋丹丹提出要在家看门,帮忙看管这个女野人,我自然是信不过她。

    最后为了公平起见,大家抽签决定。林仙儿抽到了最短的那根木棍,她将留下来看管女野人。

    如此蒋丹丹只能是很不情愿的跟着我们前往入海口捕捉鲟鱼。

    一路而去,我们行进的都十分的仔细,因为我们不确定那些野人会不会去而复返。

    到达枯骨坑的时候,张喜儿见到满地的血脚印和带着血丝的人骨直接转身干呕起来,王妍和夏岚的脸色也是煞白,倒是蒋丹丹饶有兴趣的蹲在枯骨坑旁边观察着这些人骨。

    “陆远,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小’字图纹究竟代表着什么?”蒋丹丹问道。

    我摇了摇头,她抬头朝着远处的山峰看去,微微愣着神。

    “你知道?”我问道。

    蒋丹丹站起身来,拍了拍手,耸了耸肩膀,说:“我哪里知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