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章 野人小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继续朝前前进,来到了入海口。不知道哪里飞来的秃鹫叼食着残骸。

    当王妍她们看到那个被砍去四肢挂在十字架上的裸/体男人的时候,她们的脸色直接苍白一片,走起路来都双腿发软。

    “陆远哥,我不想在这里多呆!”张喜儿用乞求的语气说道。

    我看了一眼王妍她们,点了点头,说:“赶快捕捉鲟鱼,然后离开这里。”

    鲟鱼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的密集,捕捉起来十分的费劲。我们在河滩边上耗费了一个多小时才是捕捉到两网兜,大约一百多条鲟鱼。

    我们五个人轮流抬着这两网兜的鲟鱼往回走,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回到了山洞。

    林仙儿给我们打开了大门,她皱着眉头,一脸愁苦的样子。

    我知道她肯定是问出一些什么不好的消息了。

    王妍她们开始处理鲟鱼,搭建架子,准备腌制晾晒鲟鱼。

    女野人看到我们从洞穴里拿出了那么多的粗盐,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她看了一眼自己一直抱在怀里的那一椰壳的粗盐,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来到林仙儿身旁,问:“问出什么来了?”

    “七日祭,听起来像是野人的祭祀活动。”林仙儿说,“她好像只会用零碎的单词回答。”

    “不会,这个女野人十分的聪明,她既然能够听懂,也就会说。”我说。

    我看向女野人,她还在盯着自己手中的粗盐,似乎这些盐对于她来说十分的重要。

    “野人肯定还会回来,我们该怎么办?”林仙儿问。

    我皱紧了眉头,脑海之中浮现出枯骨坑里面的祭品。我们必须要问出关于七日祭的详细情报才行。

    想着,我看了一眼忙碌的王妍她们,说:“先放一放吧,处理完鲟鱼再说。”

    一百多条鲟鱼处理起来也是十分的麻烦的,我和林仙儿也是不再在女野人身上花费精力,投入到腌制晾晒鲟鱼的工作之中。

    我们一直忙活到深夜十点,粗盐全部用光,院子里挂满了鲟鱼,一共九十二条,剩下的十五条我们熏制了十条,留下五条准备今晚食用。

    晚餐的时候,我递给女野人整整一条鲟鱼,而我们六个人分食四条鲟鱼。

    蒋丹丹直接便是不干了,大喊道:“陆远,你他妈是不是傻了!”

    我冷冷的瞪了一眼蒋丹丹,她似乎是想起我昨天的警告,立马偃旗息鼓不敢说话了。

    女野人看着手中的鲟鱼,迟疑了一会,接着竟然开口说话了,而且说得全部是英语。

    “七日祭即将开始了,你们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林仙儿在一旁做起翻译工作,她看向我,示意我抓住这个机会。

    我看着女野人,问:“祭祀开始的时间,你们会来多少人。”

    女野人说:“十二天之后,四个部落的人都会来参加七日祭。”

    我注视着女野人,问:“是谁教的你英语?”

    女野人看着我很严肃的说:“导师大人,这是神的语言。”

    女野人似乎没有要告诉我她口中的那个‘导师大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的意思。而英语这门语言怎么到了他们这里就变成了神的语言我更是不得而知。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女野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名字。我又询问她为什么会被抓起来,她闭口不言。

    由于我们六个人都受过高等教育,英语没学好也能说上几句,一言一句的便是和这个女野人聊开了,不过这个女野人十分的聪明,我们并没有从她的口中再得到任何的有用的信息。

    张喜儿给这个女野人起了一个‘小艾’的名字,这个女野人的语言天赋确实是不错,用中文模模糊糊的也是能够说出自己的名字。

    大家便都用这个名字称呼这个女野人。或许是女人之间亲近的天性,王妍她们和这个女野人竟然慢慢的熟络起来。

    我愣愣的盯着火堆,心中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果野人四个部落的人都是来参加这个‘七日祭’,发现他们是早晚的事情,必须找个隐秘的地方躲过这个风头才行。

    想着,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地方。

    我回到山洞里面,找出那张地图,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就地图来说,这个山谷是位于两座山峰中间的山脊线上,是一处密闭的空间,这里应该是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或许可以供我们藏身使用。

    不过那两个冒险家又说黄金谷位于一处大瀑布下面,这就让我有些想不明白了。

    王妍看了一眼我手中的地图,问道:“陆远,你打算去找黄金谷吗?”

    大家心知肚明,继续呆在这个山洞里十分危险,我们必须找一个更加隐秘安全的地方。

    夏岚她们都是朝我看来,女野人的视线也是被我手中的图纸吸引过来,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

    我点了点头,说:“黄金谷应该是一处不错的藏身之地,我们别无选择,继续呆在这里被发现的几率实在是太大了。”

    夏岚看着我,说:“如果我们找不到黄金谷怎么办?”

    “如果是瀑布的话,应该十分的显眼,我们只要往海拔高的山地处前进,应该很快就能找到瀑布。”我说,“如果我们找不到,就只能返回这里听天由命了。”

    张喜儿有些不舍的环视了一眼四周,这里可是她们废了大力气建设起来的,她叹了一口气说:“希望这里不要被野人给发现破坏。”

    蒋丹丹看了一眼那女野人,冷冷道:“这个女野人你打算怎么办?”

    “继续问,我还需要更多的信息。”我说道。

    女野人丝毫不畏惧的看着我,她用英文说道:“你们不必害怕。”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女野人,如果落到他们手中,我们可就尸骨无存了,我们怎么可能不害怕。

    “你知道黄金谷吗?”我用蹩脚的英语问道。

    女野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当天晚上,张喜儿这个小妮子又是往我的怀里钻,多次偷食禁/果的我们已经有了经验。

    我们缠/绵了一会之后,她低头朝我下面舔去。我谨慎的朝着王妍她们那边看去,她们都已经是熟睡过去。

    当我看向那个女野人的时候,她正靠在石壁上,睁着眼睛很是好奇的看着我们。

    一股无以言表的刺激感涌上我的心头,不一会我便是泄闸了。

    张喜儿意犹未尽的咽了下去,她舔了舔嘴角,轻声问道:“陆远哥,这次怎么这么快?”

    我示意她朝女野人那边看,当张喜儿看到女野人睁着眼睛笑着看着我们的时候,张喜儿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

    “陆远哥,怎么办!怎么办!”张喜儿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十分害臊的说道。

    我笑了笑,说:“放心,她只不过是一个野人,懂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