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章 火山口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喜儿只留下一个文胸和小内内,直接跳入温泉里面,溅起的水花喷了王妍她们一脸。

    “怎么了陆远,你把我们都看光了,现在害怕被我们看光吗?”夏岚笑道。

    我蹲下试了试水温,又捞起温泉水闻了闻,一股硫磺味道钻入的鼻孔之中。

    “陆远,你在闻什么呢!”王妍脸颊微微红了起来。

    我长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准备脱衣服,当我露出健硕的身体的时候,五个女人都朝我看来,脸颊上泛起绯红。

    王妍和夏岚更甚,盯着我下面微微凸起的部位,相视一笑。我走下温泉,温暖的泉水浸润我的身体,我的脑部神经立马放松了下来。

    “我们可能呆在一座火山岛上。”我说。

    “应该是一座死火山吧,不然也形成不了温泉。”林仙儿道。

    我长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希望是一座死火山,不过我心里还是有着那么一丝担忧。

    “陆远哥,那栋竹屋是怎么回事?”张喜儿很是不解的问道。

    我靠在石头上,仰着头,看着水气弥漫的天空,说:“应该是那两个英国冒险家留下的,里面有不少好东西,我们收拾收拾都能用。”

    “我们实在是太幸运了。”王妍迷迷糊糊道。

    我们在温泉里面呆了整整半个小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我们从温泉里面出来之后,我顿觉身上神清气爽,一切疲劳一扫而光。

    回到竹屋那里,我们开始动手收拾起来。

    刚才来去匆忙,我竟然没有发现院子里还有辣椒、土豆和番薯这三种作物。它们退化的都十分的严重,结出的果实都非常的小。

    我很是仔细的挑选出玉米、土豆和辣椒的种子,又把番薯小心翼翼的割好苗子。

    仓库里面的东西差不多都收拾出来了,有三把手工锯、四个羊角锤、钉子若干、两把锄头,两把铲子、十个针线盒、木工刨、木锉刀、手工凿、一些砂纸,还有一些量具。

    除了这些,我们还发现了三箱火药,密封的十分好,应该可以继续使用。

    太阳已经转到小岛的另一边,温度微微有些下降,不过幅度不大,这应该得力于半空中漂浮的那一层温热的水汽。

    我们找来一些柴火,并在东北山峰下发现了一处小水潭,里面的水甘甜可口,潺潺流水从山顶上流淌而下,应该是积雪融水。

    精美的瓷器到底回归它本来的用途,我们用其烧水做饭,准备晚餐,或许这些瓷器拿到外面起码能卖上个几百万上千万,可是在我们这里只是吃饭用的工具。

    夏岚端详着手中的碗,很是惋惜道:“这样的瓷碗,在外面起码一百万。”

    “切,我还以为多少钱。”蒋丹丹不屑道。

    夏岚看了她一眼,说:“我说的是一百万美金。”

    张喜儿正在用这瓷碗喝水,听夏岚这么说,一口水没咽好,剧烈的咳嗦起来。

    不知怎么了,她手上一滑,那瓷碗跌落在地面上,直接稀里哗啦的碎了。

    张喜儿怅然若失的看着碎掉的瓷碗,“一百万美金就这么没了。”

    我笑着拍了拍张喜儿的肩膀,笑道:“没关系,仓库里还有好多呢。”

    “话说这一百万美金的家伙实在是太不结实了吧。”蒋丹丹道。

    我又回屋子给蒋丹丹拿了一个新的瓷碗,这次她用起来更加的认真仔细,我们简单的吃了一些食物,便是回屋睡觉去了。

    新的问题又是来了,卧室一共有两间,而我们六个人该怎么睡?

    最后夏岚和张喜儿耍了一个小心眼,要把我带到她们的房间中,让我睡地上。王妍、林仙儿和蒋丹丹三人睡一个屋里。

    我看着王妍和林仙儿怀疑的眼神,自然不敢和她们两个睡一个屋子,我主动提出来道:“算了吧,储藏室已经收拾出来,我在那里睡就好。”

    夏岚和蒋丹丹不好坚持,只得是帮我收拾来一些枯草,帮我铺在储藏室里,临走的时候张喜儿偷偷在耳边说:“今晚我来找你。”

    蒋丹丹本来和王妍就不对付,她直接跑到夏岚她们屋里去了。虽然有碍于张喜儿行动,但是她们还是将蒋丹丹给收留了。

    我躺在草堆上,耳边回响着张喜儿的话,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正当我睡得香甜的时候,我感觉有人在用头发挠我的鼻孔。我睁开眼睛,看到张喜儿正在那里笑嘻嘻的看着我。

    她像是一个贪吃的小猫一般朝着我吻来,我抱着她吻了一会,之后轻声道:“安全期到了吗?”

    张喜儿摇了摇头,脸颊绯红道:“还要再过几天。”

    我抬头朝着门外看了一眼,轻声问道:“她们都睡了吗?”

    张喜儿从我的兜里掏出怀表,道:“现在是凌晨一点,她们早就睡死了。”

    “走,到温泉去。”

    我起身带着张喜儿准备离开竹屋,我们蹑手蹑脚,一股偷/情的刺激感无以言表。

    离开竹屋,我们来到了温泉。我有些心急的朝着张喜儿吻去,她调皮的躲来躲去,笑道:“你猴急什么!”

    “好喜儿,想死我了,我能不着急吗!”我说。

    张喜儿主动抱着我吻起来,我揉捏着她的酥胸,脱下了她的上衣,从后面解开了她的扣带。

    我攀上她的双/峰,揉捏了一会,轻声道:“喜儿,你好像大了不少。”

    “是吗?”她有些兴奋道,准备着手去脱我的裤子。

    我攥住了她的手腕,说:“喜儿,今天要不进入吧。”

    “陆远哥,我真的没到安全期。”张喜儿有些难办道。

    我有些扫兴的放开了手,她帮我脱下裤子,把她那娇嫩的小手伸入我的内/裤中轻轻揉捏了一会。

    她抬头很是娇媚的看着我,抿嘴一笑,说:“要不还像上次那样,你可一定要控制好!”

    我心中一阵欣喜,吻了吻张喜儿的额头,说:“还是喜儿对我好。”

    我把她推倒在地,她肆无忌惮的呻/吟起来,少男少女,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