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7章 众矢之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17章 众矢之的

    河伯有些意外的看着我,他轻声道:“先生,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能乱说。”

    我笑了笑,说:“河伯,我有必要骗你吗?”

    河伯紧蹙起眉头,随即陷入了一阵沉默。

    当初鼠六可也向双蛇神发过誓,转眼间他就已经违背了誓言。

    按照规矩,村民们是要把鼠六进行海祭的。

    不过毕竟是同村人,河伯恐怕也下不去手。

    我看着河伯道:“他肯定会再去找猫老/二,后果您应该很清楚。”

    河伯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寒芒,他下定决心道:“先生,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马车回到村子之后,大家又是围拢了上来。河伯分发下了这次的工资。

    我伸了伸懒腰,查看起村民们晾晒着的栗子,麦妹有些不安的跟在我身旁。

    河伯带着满仓以及两名青年壮汉径直去西山找草尾子去了。

    草尾子是鼠六的姘头,这是村里人都知道的事情。

    两人的关系既然如此亲密,草尾字肯定知道一些鼠六跟猫老/二做交易的事情。

    我通过一只麻雀的眼睛在天空中看着河伯他们。

    他们在西山栗子林找到了草尾子,她此时正开心的跟其她村妇聊着天。

    草尾子见河伯他们气势汹汹的来了,脸上浮现出惊恐的神色。

    “你过来,我有些事情要问你。”河伯冷冷的看着草尾子道。

    村老的威严还是十分有震慑效果的,其她妇人见此都连忙起身走开了。

    草尾子放下竹篮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走到了河伯面前。

    两名青年壮汉上前架起了草尾子的胳膊,直接把她带到了一处隐秘的草丛中。

    草尾子已经面如死灰,她的喉咙不停蠕动着往下吞咽着唾沫。

    河伯示意两人将草尾子放下,她竟然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面上。

    “我问你,鼠六跟猫老/二交易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河伯问道。

    草尾迟疑了一会,说:“什么交易?我不知道啊!”

    “贱妇,你还敢嘴硬,昨天下午鼠六不待在这边好好干活,出去干什么去了!”河伯愤怒的喊道。

    草尾子猛地打了一个哆嗦,她死死的攥紧了衣角,咬着嘴唇。

    河伯见她这样,说:“你应该知道,鼠六拿了钱财后不会给你一分一毫。”

    草尾子抬头看着河伯,说:“您到底在说什么,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河伯冷笑了一声,说:“这项生意如果砸了,之后那五百铜币的分红你可就一分钱都拿不到了。”

    草尾子猛地一怔,她此时才回过劲来。

    “一天十个铜币的红利,一个月就是三百个铜币。”河伯说,“有了这钱财,你还愁找不到一个老实踏实的男人过日子吗?”

    草尾子的脸色突然变了,她扯着嗓子嚎啕大哭起来。

    河伯继续道:“鼠六一旦跟猫老/二完成交易,他拿了钱财后还会在乎你这样的村妇吗?”

    “我错了!我错了!”草尾连忙爬到河伯身前扯着他的衣角道。

    河伯看着草尾子,说:“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鼠六打算把咱们村这发财的门道卖给猫老/二。”草尾子道,“他不相信先生得罪了猫老/二后还能把生意做大,昨天下午他就进城去找猫老/二说这件事情去了。”

    河伯冷冷的看着草尾子,问道:“最后结果怎么样?”

    “猫老/二开价太低,鼠六没有把咱村的门道告诉他。”草尾子哽咽道。

    “操,这鼠六太不是玩意了!”满仓愤怒道。

    河伯瞥了一眼另外两个青年壮汉,他们点头会意直接抓人去了。

    我断开通感,起身拍了拍手,鼠六今天肯定是难逃一死了。

    毕竟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村子里的人绝对不会绕过他。

    不一会,在西山干活的下河村人都陆续回来了。

    他们都在说着鼠六的事情,脸上都是气的铁青。

    河伯和满仓带着草尾子回来没多久,四个青年壮汉便将鼠六抓住押送过来了。

    鼠六挣扎的大声喊道:“你们干什么,凭什么抓我!”

    河伯挥了挥手,村里人全部都围拢了过来。

    “河伯,你为什么要派人抓我。”鼠六喊道,“我不就是干活偷懒了嘛,至于这样吗!”

    “干活偷懒?你昨天下午干什么去了!”河伯质问道。

    鼠六两个眼珠子一转,立马道:“我去上河村赌钱去了。”

    河伯冷哼了一声,他看了一眼草尾子道:“你说,他昨天下午干什么去了。”

    草尾有些胆怯的看着鼠六道:“他去城里找猫老/二做生意去了。”

    “什么生意。”河伯问道。

    “他想把大家发财的门路卖给猫老/二。”草尾子咬牙道。

    人群轰的一声炸开了。鼠六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看着草尾子。

    “你这个贱/人,枉我这么相信你,你竟然背叛我!”鼠六挣扎的站起身来歇斯底里的喊道。

    四个青年壮汉连忙擒住鼠六的手把他的脑袋按在了地面上,他气呼呼的吃了不少沙土。

    “鼠六,你这算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了吗?”河伯冷冷道。

    鼠六挣扎了一会,冷冷道:“你们绝对成不了事,猫老/二会把你们算计死的!”

    河伯冷冷道:“你恐怕还不知道吧,先生已经受邀成为田大人麾下的幕僚了。”

    鼠六瞪大了眼睛,村民齐齐朝我投来十分敬畏的目光。

    “先生,饶了我吧,都是猫老/二那个家伙指使我干的!”鼠六大喊道。

    我站在鼠六身前,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不发一言。

    河伯看了我一眼,随即道:“鼠六违背了誓言,大家说该怎么办!”

    村民们的愤怒彻底被引爆,他们齐声大喊道:“祭海!祭海!”

    鼠六猛地打了一个哆嗦,他的裤子瞬间湿了一半,腥臊的味道飘来。

    满仓拿来一个竹笼和绳子,众人一起将鼠六五花大绑之后直接扔进了笼子里面。

    他的喉咙中发出犹如杀猪般的嚎叫,泪水和鼻涕已经糊了一脸。

    村民簇拥着将这个叛徒抬到了沙滩上,鼠六哀嚎的更加大声起来。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他的拼命的挣扎着,面容变得极其狰狞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