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章 喜儿失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除了外出搜集一点柴火,其余的时间都是呆在黄金山谷里。

    我们有时间就泡泡温泉,没时间就呆着聊天,省的肚子里面的食物过快的消化掉。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距离小艾口中的七日祭来临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我们想就如此平静的度过这个七日祭,然而七日祭的第一天,一件事情彻底的打破了我们平静的生活。

    夜晚,我们全部都是围坐在竹屋前的火堆旁。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说清楚了!”我十分着急道。

    王妍看了我一眼,开口道:“我约喜儿谈点事情,让夏岚帮我传的话,但是我没有等到她。”

    夏岚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王妍,说:“当时我和林仙儿在忙活着处理兽皮,我让蒋丹丹帮我传的话。”

    蒋丹丹冷冷的注视着王妍,说:“我的话带到了,张喜儿之后去找王妍了。”

    我心中火急火燎,因为张喜儿在今天突然失踪了,我们谁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夏岚和林仙儿可以相互作证,她们今天大多时间都在忙活着处理兽皮。嫌疑最大的是王妍和蒋丹丹,她们其中一个人肯定是撒了谎。

    “陆远,相信我,我在温泉那里真的没有等到喜儿。”王妍道。

    蒋丹丹看着王妍道:“陆远,你自己好好想想,反正我的话带到了,张喜儿当时正在山洞口摘野花。”

    我捂着自己的脑袋,心中一阵冷然,难道是野人潜入黄金谷,将张喜儿给带走了?

    我看了一眼夏岚和林仙儿,她俩现在是我可以信任的人。

    林仙儿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猜想,开口道:“不可能,如果野人潜入进来,我们肯定会有所察觉,小艾不是说野人不知道这处地方吗?”

    我长舒了一口气,小艾的话是否可信现在还不能确定。

    我站起身来,说:“今晚是七日祭的第一天,你们都警惕一点,我出去找她。”

    王妍立即站起身来,说:“我跟你一起去。”

    蒋丹丹看着王妍,冷嘲热讽道:“这么着急洗刷自己的嫌疑吗?”

    王妍气得咬牙跺脚,她指着蒋丹丹道:“你对喜儿做了什么!”

    蒋丹丹冷哼了一声,直接站起身,指着王妍道:“是你找的张喜儿,又他妈不是我!”

    夏岚和林仙儿见王妍和蒋丹丹又要打起来的样子,连忙一人一个扯到了一旁。

    “够了,都他妈给我闭嘴!”我怒吼道,声音响彻整个山谷。

    王妍和蒋丹丹都十分恐惧的看着我,这是我第一次在她们面前发怒。

    我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脑袋,说:“给我做几个火把,我连夜出去找她,你们都在这里好好看家。”

    “陆远,你他妈疯了,你救她一次,还想再救她一次吗!”蒋丹丹喊道。

    我看着蒋丹丹,说:“我必须救她!”

    蒋丹丹冷笑起来,说:“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成为野人肚子里的烂肉!”

    我走上前去,双眸充血,直接在蒋丹丹的脸上来了一巴掌,“我他妈不准你这么说,她肯定没事,没事!”

    蒋丹丹捂着被我扇肿的侧脸,冷笑道:“为了张喜儿,你可真是什么都不顾了,即使是牺牲自己的性命都在所不惜。”

    王妍和林仙儿表情一愣,夏岚皱紧了眉头。

    蒋丹丹瞪着我道:“陆远,你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张喜儿现在不是处/女了吗?”

    我看着蒋丹丹,心中一阵的冷然,她到底是将这个秘密说出来了。

    “我喜欢她,她喜欢我,我们发生了关系,不行吗!”我冷冷道。

    蒋丹丹看了一眼夏岚,说:“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吧。”

    “陆远,你不是说你跟喜儿没什么吗!”王妍双眸逐渐空洞起来,她囔囔道。

    林仙儿看了一眼王妍,面色冷然。她咬牙切齿道:“陆远,你竟然骗我!”

    我捂着自己的脑袋,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上一般。

    “我骗了你们,你们想怎样就怎样!”我说,“不过在这之前,我必须找到喜儿,她绝对不能死!”

    王妍崩溃的蹲下嚎啕大哭起来,夏岚赶忙上安慰,林仙儿恨恨的看着我,她转身直接跑进竹屋里面去了。

    我捂着脑袋,转身指着蒋丹丹,说:“现在这种情况你们满意了,满意了!”

    蒋丹丹抱臂冷冷的看着我,说:“你现在还想去找张喜儿吗?”

    我长舒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夏岚,夏岚点了点头。我拿好匕首和手枪,自己做了两个简易的火把,直接离开了山谷。

    “喜儿!喜儿!”

    我疯狂的喊着,从山脊一路朝着大湖那边狂奔而去。期间我一个不小心,脚下踩空,直接滚下了山地,身上多处擦伤,痛得很。

    即使如此,我还是忍着痛来到了大湖,四周静的有些吓人。

    “喜儿,张喜儿!”

    我大声喊着,也是不再害怕招致来野人。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自己后脑勺有一阵冷风吹过。

    一声沉重的喘气声传来,我的神经立马绷紧到了极致。我举着火把,转身看去,一头棕熊直立起身体,冷冷的注视着我。

    一阵山风吹来,直接将我手中火把里最后的一点火星都给吹灭了。黑暗笼罩四周,在月光的照耀下,我只能看到棕熊的一个轮廓。

    我下意识的摸出手枪,棕熊怒吼了一声,朝着我便是扑杀而来。

    砰砰砰!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连续的开枪,由于四周昏暗异常,视线不好,我这几枪都是没有击中棕熊的要害部位。

    眼见得棕熊已经要扑到近前,我连忙抽出匕首,下意识半蹲下去抬起手臂格挡。

    没有预料中的昏天黑地,我竟然用手臂格挡住了棕熊的爪子,虽然手臂被它的利爪拉出血痕,但是我确实是格挡住。

    求生的欲/望爆发而出,我另一支手拿着军刀直接朝着棕熊最薄弱的脖子刺去。

    鲜血喷涌而出,喷洒了我一身,棕熊带着我站起身来,怒吼了一声,直接将我压在了地上。

    我死死的抓着军刀往里面推,渐渐意识也是变得模糊起来,我彻底的晕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