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章 我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6章 我的女人

    我怒喊道:“你想干什么!你们想对喜儿做什么!”

    老人不咸不淡的回答道:“一个女人而已,我赔给你十个年轻女子。”

    张喜儿被从十字架上拖了下来,此时她才是回过神来,很是无助的抱着自己裸/露在外面的双/峰,惊恐的朝四周张望。

    “陆远哥,陆远哥!”

    她发疯似的朝我这边跑来,却是被两名壮汉挡住了去路。他们举着石矛,威胁张喜儿向后退去。

    “卧槽,你们想干什么!干什么!”我失控的吼道。我几乎可以想象到那个刚才被祭祀的选中的男人究竟想要干什么了。

    人群之中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声,口哨声,将我的声音瞬间的埋没。

    男野人扯下唯一遮羞的草裙,露出了他那又大又粗又黑的家伙,张喜儿似乎也是意识到这群野人究竟想要干什么了,惊恐的向后退去。

    两个男野人推了张喜儿一把,她直接跪倒在那个男野人面前,男野人高呼了一声,直接抱过张喜儿开始上下其手。

    张喜儿惊恐的喊叫着,她拼命的挣扎起来,但哪是那个男人的对手。没有任何的前/戏,那男人的家伙已经硬/挺起来,它像是一条毒蛇一般准备进驻张喜儿的秘密花园。

    “我草你们祖宗,我要你们死,我要你们全都死!”

    我的理智彻底的丧失,视线中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成了血红色。我拼命的挣扎的想要挣脱束缚,整个十字架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陆远哥,陆远哥!”张喜儿无力的喊着。

    就在这时,一只羽箭落在那个男野人身旁,他惊得向后退了一步,身下的家伙也是软了下去。

    一把阴森的军刀抵在了老人的脖子上,手持那把军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小艾!

    我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小艾看了我一眼,抿嘴一笑,口中说着他们的语言,似乎在要求老人放了我。

    老人很是愤怒,似乎在辱骂小艾。小艾全然不在乎,一挥手,又是数十只羽箭奔射而来,七只羽箭落在老人的身前,其余三只杀死了三个想要偷袭小艾的野人。

    老人的双眸中涌现出惊恐,他挥了挥手,两个男野人给我松绑。

    我来到老人面前,从他身上搜出我的手枪和军刀。

    小艾似乎也被我阴沉的脸色给吓到了,她用英文提醒道:“你冷静一点。”

    我全然不顾她,拉下弹匣,里面只剩下一发子弹,我将它别到了腰后,将老人身上本属于我的熊皮给脱了下来。

    我拿着熊皮转身朝着张喜儿走去,男野人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他的双眸中爆发出一种恐慌。

    四周静谧一片,只有火花燃烧木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我来到张喜儿身旁,把熊皮给她披上,轻轻的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

    “等我。”

    我冷冷的看向那个男野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冲上前去,一拳便将他击飞了出去,他在半空中划了一个抛物线,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男野人猛地吐了一口鲜血,里面带着好几颗牙齿,人群中爆发出一股原始野性的呼吼声。

    一个女人扔给男野人一根长矛,他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站起身来,双眸之中爆发出一股冷冽的战意。

    他举矛朝我刺来,我慢慢向前走着,待到石矛距离我只有几毫米的时候。我微微一闪,用左手攥住了石矛,右手的军刀紧接而上,直接刺透了男人的喉咙。

    男野人不敢置信的跪倒在地,我弯身拔出匕首,将男野人踢倒在地,蹲下身子用军刀割下了他的睾/丸和家伙,扔到了一边。

    欢呼声戛然而止,我冷冷的扫视着所有人,怒吼道:“她是我的女人!”

    声音响彻整片树林,野人们都是愣住了,向我投来十分畏惧的眼神

    我走过去将张喜儿扶起来,轻声道:“我背你。”

    张喜儿点了点头,趴到我的背上。我背着她一步步的离开,野人们自动为我们分开了一条道路,没有一个人敢出来阻挡。

    “小艾,走了。”我回头道。

    小艾抿嘴一笑,在老人面前嘀咕了几句,扔给老人一椰壳的粗盐,然后连忙跟了上来。

    我不知道自己背着张喜儿走了多久,直到出了森林,来到了熟悉的入海口。

    天色还是昏黑一片,我有些体力不支的将要倒下,小艾连忙上前来扶住了我。

    “陆远哥,你没事吧。”张喜儿关心道。

    我长舒了一口气,说:“没事,还不是你太重了。”

    我扫视了一眼周围,有不少的小船停在这里,我打算离开这里,可是我的体力已经不允许我再多走一步了。

    “陆远哥,你放我下来,我背着你!”张喜儿道。

    “放心,他们不会再把你怎么样。”小艾道,“你已经成功的威慑住他们。”

    张喜儿翻译给我听,我苦笑了一声,将张喜儿原地放下,直接双腿一软,坐在原地。

    我朝身后看去,有十几个全部武装的野人正在不远处,他们不敢靠前,只是很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我能够很明显的看出来,这些野人比之刚才的那些野人可是要强壮多了。

    “为什么救我?”我看着小艾问。

    小艾看着我说:“因为你救过我。”

    我看着小艾的眼睛,很明显她在撒谎,她似乎想从我们手中得到什么。

    “导师究竟是什么意思?”我问。

    “你就是导师,导师就是你。”小艾道。

    我叹了一口气,知道从小艾口中得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便是撕碎衣服,准备包扎伤口,张喜儿在一旁很仔细的帮着我。

    她没有再哭,脸上多出了一丝的坚毅,看来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她的性格改变了不少。

    “今天是七日祭第几天?”我问。

    “第二天。”小艾回答道。

    我长舒了一口气,看来我昏迷了一天一夜。运气可真是够衰的,竟然会被那些野人发现。

    “其余部落的野人很快就会收到消息,要不要先去我们的驻地。”小艾道。

    我没有其他的选择,点了点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