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章 部落营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7章 部落营地

    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很多,小艾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野人,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没有无缘无故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是人类千百年来的生存法则。

    盐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是一种极其宝贵的东西,丝毫不亚于我们这些文明人眼中的黄金。

    好像这样东西是所有谜题的突破口。

    我们在入海口休息了一晚上,期间有其他部落的野人前来骚扰,但是都被小艾的手下的人给赶跑了。

    由于张喜儿只披着一件熊皮,白/嫩的身体若隐若现,我能够清楚的看到小艾手下男野人眼中毫不掩饰的欲/望,但是他们都不是不敢靠前,似乎对于小艾有着某种敬畏。

    “放心睡吧,他们是经受过严格训练的战士。”小艾说。

    我看着小艾,心中怀疑着她的身份,更是诧异‘战士’这个名词,难道他们原始部落已经衍生出‘军队’这个概念?

    张喜儿很是疼惜的给我检查了一下伤口,“陆远哥,还疼吗?”

    我笑着摇了摇头,问:“你还记得是谁偷袭了你吗?”

    张喜儿看着我,说:“陆远哥,你就不要再追究这件事情了,对于我们谁都不好。”

    听张喜儿这样说,我微微一愣。我没想到她会这样说,这还是我的那个傻白甜吗?

    我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谁袭击了张喜儿,如果我继续追究下去,我们团队之间必定会产生无法弥补的裂痕。

    蒋丹丹的告发已经使得我和王妍以及林仙儿的关系崩溃,如果此时再雪上加霜,事情只会变得更加糟糕。

    “陆远哥,你躺我腿上好好睡一会吧,有事我喊你。”张喜儿道。

    我点了点头,躺在了张喜儿的大腿上,她帮我整理了一下头发,在我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疲倦感涌上我的心头,不一会我便是困过去了。

    太阳再次升起,照亮了整个入海口,我睁开眼睛,看到张喜儿正在那里迷迷糊糊的打盹。

    我心中不禁一阵的感动,好睡的她可能为了我熬了一夜。张喜儿见我醒来,说:“陆远哥,你醒了。”

    我坐起身来,身上的痛感减弱了不少,身体机能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胳膊虽然还是十分的酸痛,但是比之昨天可是要强太多了。

    “我们必须尽快的前往部落驻地。”小艾道。

    我站起身来,朝着四周张望起来,发现密林有许多陌生的面孔,小艾手下的战士都是警惕异常,攥紧了手中的石矛。

    “我又不是一盘美食,为什么他们会对我如此感兴趣!”我用蹩脚的英语问道。

    小艾抿嘴一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陆远哥,帮我一把。”张喜儿道。

    我看向她,可能是昨晚这个小妮子为了不打扰我睡觉,一动都没动,大腿已经麻透了。

    我攥住她的大腿,帮她疏通血脉起来,她哎呦的叫着,惹得那些站岗的野人频频侧目,有些人身下已经有了反应。

    可能张喜儿白/嫩的皮肤对于他们这种野人有着莫名的吸引力吧。

    我在张喜儿身前蹲下,说:“我背着你,你趴在我背后睡一会。”

    “陆远哥,你的伤。”张喜儿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这点小伤还不能把我怎么样。”我说。

    张喜儿趴在我背上很快就睡着了。我跟着小艾,一路向南行进,大约在下午三点的时候来到了当初我们失事的地方。

    飞机的四周的尸体消失不见,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我不禁向小艾投去怀疑的目光,毕竟她们可是有枯骨祭祀的传统。

    小艾直截了当道:“扔在这里也是喂了野狼秃鹫,不如让我们搜集去了,处理干净,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山神的庇护。”

    张喜儿翻译给我听,我皱了皱眉头,望向那高/耸入云的山峰,如此雄伟壮丽的自然奇迹,确实值得人们去崇拜。

    我们继续往前走,走到礁石滩的时候我看到了许多的帐/篷,人们忙忙碌碌,好像在准备什么。

    一群小孩子见小艾回来了,都很是兴奋的跑了过来,绕着小艾吱吱喳喳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小艾则是一脸的和善,回答着他们的问题。

    小艾似乎跟这些孩子们说了什么,他们看向我的目光由好奇转变为崇敬,小小的孩子们很是规矩的抱胸朝我鞠躬行礼。

    这就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小艾却说这是我该享受到的礼遇。到了营地里面,人很都是向我鞠躬行礼,一副十分尊敬的样子。

    我被带到了营地最大的一处帐/篷外,小艾跪下恭敬的说了几句,之后一个老嬷嬷拄着一个拐棍,在两个孩童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她将小艾搀扶起来,眼神之中掩盖不住的溺爱,看来她和眼前这位老嬷嬷的关系非同一般。

    小艾向老嬷嬷介绍了我,她朝我鞠躬行礼,我连忙放下张喜儿,还礼。

    “尊敬的导师,不知道您从何方而来。”老嬷嬷用英文问道。

    我心中诧异,怎么每一个部落头领都是先问这么一个问题。

    “东方。”我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老嬷嬷点了点头,说:“那是一个遍地财富的国家,学者的理想天堂。”

    我看着老嬷嬷,点了点头。我现在心中可以肯定了,那两位英国冒险家肯定跟这些野人部落产生过某种联系,因为这种对于东方的评价,是西方人常用的语句,尤其是在大航海时代。

    我们被请入了帐/篷,小艾找来一件兽皮围胸和超短裙给张喜儿穿上,这应该是非常贵重的礼物,因为外面的部落成员大多数都穿着树叶,只有极少数人穿着兽皮衣服。

    张喜儿换上了这套兽皮衣服,白/嫩的小腹与大腿一览无余,有着一种别样的风味,她很是乖巧的坐在我身旁,站岗的卫士投来充满欲/望的目光。

    老嬷嬷拍了拍手,一个十分矮小丑陋的侏儒带着三个女人端上切好的羊肉和一些野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