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1章 清秀公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21章 清秀公子

    健太冷冷的瞥了一眼壮汉,拱手道:“要不先生还是把人交给我来处理吧,就不要去叨扰田大人了。”

    我心下诧异,问道:“怎么,田大人现在不方便吗?”

    健太叹息了一声,看着我道:“昨晚大人跟王卫队的将军闹翻了,现在正自己一个人生闷气呢。”

    我立马将这件事情跟王卫队这几天的异常举动联系到了一起。

    “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从北边的千雪岛走海运弄回来那么多冷冰不说,昨天还去集市肉铺找了杀猪的屠夫。”我问道。

    健太看着我道:“先生,您还是不要过问了,不知道最好。”

    我见健太没有要说的意思,转身将坐在马车上的壮汉扯了下来,然后交给了他手下的士兵。

    健太拱手向我道别,同时提醒道:“先生,最近世道不太平,这几日就住在城里不要回去了吧。”

    “七个想要杀我的歹徒都没能要了我的性命,我的运气好着呢。”我笑道。

    健太点了点头,随即带着手下的士兵朝着城里继续行进而去。

    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心里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满仓望着被扯走的壮汉,撇嘴道:“先生,这人可靠吗?别是打算杀您的人没抓着,这凶手已经死在地牢里了。”

    我看着满仓笑了笑,说:“放心,好歹也是一起共事的同僚,他定会尽心处理这件事情的。”

    “既然这样,咱们还是赶紧回下河村吧,西山那里还有一堆事情要做呢。”满仓道。

    我脑子里仍还回响着健太刚才跟我说的话语,“你先回去吧,我到城里打探一下消息,晚上再回去。”

    满仓调转了马车,看着我道:“今天下午我再过来接您吧,这里离着下河村可有三个时辰的路程。”

    我点了点头,随即朝着城里走去,不一会便来到了酒馆门前。

    喧闹的声音从酒馆里传来,不务正业的人们大上午就已经开始在酒馆里肆意寻/欢了。

    我推门走了进去,各种味道迎面扑来,还是那么让人恶心。

    不过我差不多已经快要适应这股味道了,老板见我来了朝我拱了拱手。

    狐子和短发女人都已经开工了,她们两个衣衫褴褛的被十二个满脸胡茬的大汉拉来拉去,肆意凌虐着。

    两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伺候客人的方式。

    狐子放荡的高喊享受着,短发女人则闭着眼睛似乎已经彻底沉沦其中。

    我收回视线,在木台前坐下。老板麻溜的给我上了一杯清酒。

    “您就是陆远先生吧,幸会。”

    一阵清雅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在这浑浊不堪的嘈杂环境中简直犹如天籁。

    我转头看去,一位扎着黑色头巾的翩翩公子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

    这名公子五官端正,面容俊秀,穿着一身暗黑色的绸布衣服,身上配着一块洁白无瑕的玉佩。

    如果不是眼前这位公子的脖子上有一处喉结,我还以为跟我打招呼的是一位俊美女子了呢。

    “这位公子,咱们两个认识吗?”我笑道。

    公子笑了笑,说:“自然不认识,不过我一上岸就听说先生的大名了。”

    我下意识的朝着那几名拉扯着狐子和短发女人欢愉的大汉。

    他们刚才在欢愉的过程中不约而同的都朝我这边看了一眼。

    “哦?应该是一名壮实海盗跟你说了我的名号吧。”我看着他道。

    公子拿起清酒喝了一口,淡淡道:“他叫张横,是我哥哥汪直最信任的手下。”

    我看着眼前这位俊秀公子,淡淡笑了笑,他这一句话已经表明自己的身份了。

    “神使大人三天后才能过来,你现在来高崎县干什么。”我喝了一口清酒笑道。

    “黑齿国的神使大人可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人物,我这不过来疏通关系了。”公子说道。

    我笑了笑,说:“你应该吃了不少闭门羹。”

    “您是怎么知道的?”公子不解道。

    “不然的话你又何必带着自己手下来这里发泄一通。”我喝了一口清酒道,“这应该是他们最后的欢愉吧。”

    公子抿嘴一笑,竟颇有一丝妖异的媚态,不禁让我心神一荡。

    “陆远先生,不知道您这的门路通不通?”公子问道。

    “我只不过是田大人手下的一名小小的幕僚罢了,哪有什么门路。”我笑道。

    公子看着我道:“再怎么说,您可比那些奴隶主贵族强,毕竟是田大人身边的人。”

    “可别这么说,我前几天才被田大人招募到身边。”我说。

    公子微微眯起双眼,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这时他那几名手下也折腾完了。

    “既然如此,您当初又为何要把短刀送给张横去赎人?”公子不解道,“您现在不帮我们,到最后恐怕您的打算也要落空。”

    我喝着清酒,并不准备继续搭理这位俊秀的公子,他身后的人都是杀气腾腾的瞪眼看着我。

    公子见状,十分恭敬的朝我拜了拜,随即带着他的人离开了酒馆。

    狐子满脸红光且衣衫褴褛的来到我身旁坐下了。

    她毫不客气的拿过我的酒水喝了一口漱了漱口,然后直接吐到了地面上。

    “怎么,先生还跟海盗有交情吗?”狐子淡淡笑道。

    我打量了一眼狐子的酥胸和大腿,说:“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我可是良民。”

    狐子极具媚态的将清酒一口气喝光,目光迷离道:“我似乎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呀,您说要怎么办呢。”

    “十二个大汉都不能满足你吗?”我打趣道。

    “女人的欲/望就像是一个无底洞,男人不管怎么填都填不死。”狐子淡淡笑道。

    “跟你说正事,王卫队那群家伙最近到底想要干什么?”我问道。

    狐子看着我问道:“怎么,您不知道‘肉奉’的事情吗?”

    我心下诧异,看着她问道:“什么意思?”

    “您知道长谷川家族为什么能代代世袭大将军统治黑齿国吗?”狐子笑道。

    “不会跟这个‘肉奉’有关系吧。”我冷冷道。

    “在黑齿国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长谷川家族世代奉养着一只魔鬼。”狐子说,“这只魔鬼守护着长谷川的权势,而它最喜人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