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5章 彻查此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25章 彻查此事

    “查,这件事情一定要一查到底!”将军愤怒的喊道,随即他甩袖转身而去。

    田氏两步并作一步来到我们面前道:“这件事情你们两个一起去处理!”

    我和健太拱了拱手,田氏转身挥了挥手,示意士兵把尸体收拾下去。

    田氏连忙朝着将军追去,虽然之前两人闹翻了,但现在出了人命,容不得田氏不谨慎一点了。

    我和健太立即带着士兵去地牢里提人去了。

    田氏和将军都不是好糊弄的主,想要最后只把久保一太和猫老/二牵扯出来恐怕还要费上些功夫。

    来到地牢之后,凄惨的喊叫声瞬间塞满了耳朵。

    已经变成黑人的犯人们将手臂探出铁栏拼命的叫喊着。

    我们身后的士兵拿着木棍敲打着铁栏,这些犯人才慢慢安静下来。

    “这里都关着些什么人?”我问道。

    “外地来的流氓无赖,还有一些触犯了法律的自由民。”健太一脸平静道。

    我们继续朝着地牢深处走去,再经过三道牢门下了台阶才到达关押死囚犯的地方。

    整个空间连十个人都站不开,这里总共设有三处牢笼,老鼠在火光的映照下从墙角吱哟哟的跑过。

    这里总共关押着两个人,其中一人一头长发,下巴上留有一圈十分精致的短胡。

    这人的四肢都被捆上了锁链,而他此时正靠在墙壁上呼呼大睡呢。

    我心下诧异,轻声问道:“这家伙就是那个大海盗汪直吧。”

    健太点了点头,说:“这家伙厉害的很,自己一个人杀了二十三名王卫队士兵。”

    我咽了一口唾沫,看眼前这位兄台呼呼大睡的样态,必定是一位猛人。

    我们两人来到另一处牢门前,壮汉像是发疯般冲来。

    他大声喊道:“我招!我全都招!”

    当他看到我也站在牢门外的时候,惊得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他连忙向后移去,紧紧的靠在了墙壁上。

    健太有些意外的看着我道:“先生,他似乎十分怕您。”

    我淡淡笑道:“可能是受到什么惊吓了吧,毕竟他的其他六名伙伴也是死在狼口之下。”

    “嗯?下河村的狼灾现在有这么厉害吗?”健太看着我问道。

    “只能说是运气好,狼群咬死了六个。”我说,“不然我也站不在这里了。”

    健太狐疑的看着我,毕竟两次过去想要杀我的人都被山狼给咬死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他挥了挥手,士兵打开牢门将神智已经有些不清醒的壮汉给拖了出来。

    我跟着健太一起去到了一处密闭的审讯室里。

    这里的架子上摆满了各种铁质刑具,上面沾满了已经干涸的血液。

    壮汉被绑在了一个十字架上,士兵提来一桶冷水直接给他浇在了脑袋上。

    他大口的喘着气,使劲晃了晃脑袋,双眸恢复了清醒。

    “姓名,年龄,籍贯,职业。”健太冷冷问道。

    “牛七,三十二,东岭村自由民,职业是角斗士。”大汉道。

    健太看着大汉问道:“是什么人指使你刺杀陆远先生的?”

    “久保一太,竞技场管事。”壮汉道。

    “你们一共有几人接了这门买卖?”健太问道,“其他人呢?”

    “一共有七个人”壮汉欲言又止,抬头朝我这边望来。

    健太干咳了一声,提醒道:“牛七,你最好想清楚说话,毕竟你还不是买凶的人。”

    牛七咽了一口唾沫,连忙道:“其它六个人都是被山狼咬死的,陆远先生救下了我。”

    健太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之后的事情呢?”

    “我起了歹心想要杀陆远先生,没想到却被陆远先生给反手制服了。”牛七道。

    健太微微一愣,看了我一眼笑道:“没想到先生还深藏不露啊。”

    “茫茫大海上,如果没两手护身的本事,肯定早就被扔到海里喂鲨鱼去了。”我说。

    健太瞥了一眼身旁的士兵,说:“去把竞技场的管家久保一太带过来。”

    我看了一眼健太提醒道:“你最好多派一些士兵过去,毕竟他手下的打手不少。”

    健太点了点头,牛七被重新押回到底层死牢里面去了。

    地牢里面阴暗压抑的很,我和健太一起来到城堡外面透起气来。

    我们聊着这次死掉的三名王卫兵,健太不时套着我的话。

    不一会,九枝带着高桥氏和商氏一起过来,这两人的脸上都是一脸惊恐。

    九枝见到我们之后连忙上来拱了拱手,问道:“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已经有眉目了,好像跟上次刺杀陆远先生的人有关。”健太道。

    商氏和高桥氏连忙走到我面前拱手道:“先生啊,您可要帮帮我们。”

    我看着两人,紧皱起眉头道:“两位,我们应该不认识吧。”

    商氏咳嗦一声,连忙套近乎道:“先生,上次在酒馆的时候,我亲眼看见您把那大汉狠狠的耍了一通。”

    高桥氏也连忙过来道:“先生贵人多忘事,前些天早晨的时候咱们在酒馆也有过一面之缘,当时我刚跟狐子从楼上下来。”

    我看着两人,不禁有些惊叹于两人的记忆力。

    如果现在我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更不跟这命案有关系。

    恐怕他们在看到我第一眼之后也不会极力搜索记忆中有关我的信息。

    “两位,我可帮不了你们,这件事情牵连复杂呀。”我故意吓唬道。

    商氏连忙道:“先生啊,一点都不复杂,在下家中的低贱奴隶猫老/二向竞技场的久保一太买凶杀人,实在可恶。”

    高桥氏紧接道:“先生神武,抓住了凶手,我家那位表哥久保一太见事情败露,害怕出事,于是就花重金想要借王卫队士兵的手杀死先生。”

    看来像猫老/二和久保一太这种坑害东家的货色这两位已经打算彻底放弃了。

    健太拱手问道:“先生,您觉得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商氏和高桥氏紧张的指甲都嵌到肉里面了,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完全取决于我的态度。

    “咱们都不过是幕僚,事情还要向田大人如实汇报让他拿主意才行。”我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