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19章 勾玉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219章 勾玉秘密

    我出列拱手恭敬道:“启禀王上,臣下现在担任国学院院长一职,自然有事情禀报。”

    女王点了点头,“好,今天就从陆卿开始吧。”

    我道:“国学院初建,需要招纳学生,我与三位老师商量过了,今年面向全国招纳一千名学生。”

    女王道:“全国招纳,陆卿,范围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我道:“这完全是为了公平公正起见,也是为了给所有黑齿国人一次机会,考试之前三位老先生会用算术题目淘汰一些人。”

    女王道:“好,就按照陆卿说的来办。”

    我继续道:“启禀王上,还有一件事情。”

    女王道:“陆卿说。”

    我道:“臣下建议所有在职的校尉将军进入国学院学习四年,拒绝者剥夺校尉将军职务,同时剥夺军衔以及所享受的全部特殊待遇。”

    此言一出,在场的大臣们小声议论起来。

    女王道:“陆卿,这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我道:“王上,您需要斗大的字不认识,战事战略一窍不通的将军吗?”

    女王道:“不需要。”

    我道:“所以,将军们需要前往国学院进修。”

    女王沉思了一会,她道:“陆卿说的有道理,中书令,你准备起草诏书吧。”

    足友次郎出列拱手道:“是,王上。”

    女王看着我十分亲切的问道:“陆卿,还有什么事情?”

    我道:“没了,这就是我要说的了。”

    女王点了点头,她问道:“诸位大臣,还有什么事情需要禀报。”

    鹤田正良出列拱手道:“王上,臣下有事情禀报。”

    我退回到了队列里面,随即抱着手开始闭目养神,安顿北方的事务我基本上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

    这些事情鹤田正良他们都会处理好,也不需要担心我。

    女王时不时的看看我,他见我似乎毫不关心,便是不再关注我的态度。

    六部轮番汇报完了自己的工作,郭斌再次出列道:“王上,禁军选拔事宜已经接近尾声,臣下提议将禁军统领人选给定下来。”

    我闻言睁开了眼睛,女王问道:“陆卿,你可是有什么好的人选推荐?”

    我出列拱手道:“王上,属下推荐浅井康介担任都卫禁军统领,高杉庆次担任王卫禁军统领。”

    鹤田正良也是出列,他道:“院长,您不是要求他们去国学院进修吗?”

    我笑道:“进修归进修,不是要限制将军们的人身自由,只要他们完成国学院的课程就好,不耽误公事。”

    女王看着鹤田正良问道:“尚书令,您有其它的人选吗?”

    鹤田正良道:“臣下的意见与陆院长相仿,只是臣下建议再多设置两个副统领的职务。”

    女王点了点头,问道:“尚书令有何人选推荐?”

    鹤田正良道:“扈十三是难得一见的巾帼女英雄,臣下建议让其担任浅井康介的副手,中村快斗枪法超绝,武义高强,臣下建议让其担任高杉庆次的副手。”

    女王点了点头,她问道:“诸位爱卿,你们可有什么意见?”

    众人皆是拱手道:“全凭王上圣裁。”

    女王道:“就按照尚书令和陆院长说的来吧,中书令准备诏书吧。”

    足友次郎再次出列道:“是,王上。”

    女王道:“诸位,还有事务禀报吗?”

    大臣们皆是沉默,良人大声喊道:“退朝!”

    女王起身,她来到我面前,说道:“陆卿,难得你进宫来,陪本王去西花园转转。”

    我拱手道:“是,王上。”

    跟着女王离开了光明殿,我们径直来到了西花园。

    此时西花园里的许多植被已经长出嫩芽,我和女王并排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小路上。

    女王有心无意的问道:“陆卿,你今日特地上朝,肯定有什么事情找我吧。”

    我道:“王上明鉴,属下想跟王上借一样东西。”

    女王有些好奇的问道:“哦,陆卿想要借什么?”

    我道:“地图。”

    女王微微一愣,她道:“怎么,陆卿对拜蛇教藏在红桑岛上的宝藏感兴趣吗?”

    我道:“您可以这样想。”

    女王看了我一眼,她见我不愿意多说,也就不再多问。

    她道:“陆卿可还记得当初我送你一枚贴身的勾玉。”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点了点头道:“记得。”

    她道:“真正的地图就在勾玉里面,你找张白纸做底,把它放在阳光下就能看到了。”

    我闻言有些诧异道:“这是先王故意为之吗?”

    女王道:“母亲知道拜蛇教和浮屠教对这地图都非常感兴趣,于是找人伪造了一份假的,然后将真的做到勾玉里面去了。”

    我笑了笑,难怪当初拜蛇教有能力凑齐三块地图的时候都没有打开魔方,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女王道:“陆卿,母亲说这勾玉就是灾难,想必指的就是地图里的秘密,你还是不要去研究这些为妙。”

    我道:“王上放心。”

    又是陪着女王在西花园聊了一会,随即我便告辞离开王宫回陆府去了。

    去到书房,我把一个红木盒子翻找了出来,打开之后,里面放着我们最宝贵的药品和酒葫芦。

    酒葫芦上面挂着女王送给我的勾玉,我突然想起来当初在雪岛的时候悟心和尚曾经开口要跟我交换。

    难道他已经识破这勾玉的秘密了?还是说浮屠教早就发现这其中的端倪了!

    这一切都是凑巧了,可能浮屠教发现端倪的时候,拜蛇教的叛徒又将那份地图搞丢了。

    不然浮屠教已经通过长谷川幕府的手得到魔方,他们会不打开吗?

    想到这里,我把勾玉解了下来,然后来到窗户边上,把白纸拖在手上,另一只手举着勾玉。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又透过勾玉照射到纸张上,熟悉的数字地图密码出现在我的视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