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29章 认下亲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229章 认下亲戚

    王妍下了马车,哑女欠了欠身子,算是行礼。

    我掀开窗帘道:“恭喜你。”

    哑女子打手语道:“大国柱,也有你的功劳。”

    我笑了笑,王妍把哑女扶上了马车。

    马车夫挥动起手中的鞭子,整辆马车朝着陆府返回而去。

    回到陆府,石梅和麦妹已经忙活着布置府院。

    王妍带着哑女去沐浴更衣,梳妆打扮去了。

    我闲来无事,也是帮着收拾,清点了一下陪嫁的嫁妆。

    差不多上午九点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唢呐的声音。

    我来到陆府门口,已经有不少人围观过来。

    李成良胸前戴着红花,身下骑着汗血宝马,颇有架势。

    迎亲的队伍来到门前,李成良翻身下马上前来抱拳道:“主公,我来了。”

    我笑了笑,说道:“哑姑娘既是从我们陆府走得,那我就问你三个问题。”

    李成良道:“主公但问无妨。”

    我道:“这哑姑娘过门之后,当为正妻,还是侧室。”

    李成良十分肯定的回答道:“自然是正妻。”

    我又问道:“哑姑娘不会说话,你以后可会嫌弃她?”

    李成良道:“若嫌她是哑巴,今日我便不会迎娶她。”

    我闻言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最后问道:“以后家资谁管?”

    李成良道:“肯定是她管,我相信她能把家里上下都给打理好。”

    我大声说道:“各位父老乡亲,今日咱们的李将军可是当着大家的面把话说下了,以后如果他做出违背今天承诺的事情,大家给我用唾沫星子淹死他。”

    围观的平民们皆是起哄大声喊道:“好!用唾沫星子淹死他!”

    我笑了笑,让开身子道:“新郎官,进来吧。”

    李成良拱了拱手,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走进了陆府大门。

    麦妹和石梅带着仆从和侍女上前讨要红包,李成良十分大方的一人十枚金币。

    之后我带着李成良去到客厅喝了一会茶水。王妍帮着哑女收拾好之后便过来了。

    李成良见到穿着红色新衣的哑女出来,当即站起身来,上前道:“陆夫人,辛苦了。”

    王妍道:“你们也是不容易,姑娘是从我这里走得,就是我亲妹妹,以后要好好待她。”

    李成良道:“陆夫人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哑女。”

    王妍道:“别是哑女了,以后她跟我一个姓,她叫王雅。”

    李成良闻言一怔,要知道,哑女可是没有姓氏的自由民。

    在这个阶级分明的社会,灰姑娘的故事可不会时常上演。

    王妍给了哑女这么一个姓名,将其待为自己的亲生妹妹,瞬间拔高了哑女的身份。

    再加上王妍在黑齿国第一才女的身份和第一夫人的名望,更是为这场婚事锦上添花。

    当初李成良之所以要让我们来做哑女的娘家,主要是为了对付他老爹。

    李家虽然没落了,但好歹也是名门之后,老头子对于哑女的身份还是心有芥蒂。

    现在好了,老头子也不能说什么了。

    李成良恭敬的拱手道:“家姐。”

    王妍闻言笑了笑,说道:“好了,快些带她回去吧。”

    李成良点了点头,她牵过王雅的手,转身离开了陆府。

    我和王妍送到门外,李成良把王雅抱上了轿子,然后自己上马,十分开心的走了。

    我道:“夫人,无缘无故的多了这么一个妹婿,什么感觉?”

    王妍笑道:“相公,你贴了三十万的嫁妆,又是什么感觉?”

    我俩相视一笑,随即转身回家换衣服去了,晚上还要参加李府的晚宴。

    临近傍晚的时候,我和王妍乘坐马车来到李府。

    此时的李府门前车水马龙,朝廷官员,奴隶主贵族,富商,络绎不绝。

    马车停下之后,我和王妍下了马车,正在招待客人的李显鹏赶忙迎了过来。

    他拱手笑道:“大国柱,您过来了。”

    我拱手道:“三叔,别来无恙。”

    李显鹏被我这一声三叔喊的有些懵,但又想到自己与王雅之间的关系,便是明白过来。

    他道:“大国柱,走,大哥正在后堂陪着鹤田正良大人喝茶,我带您去见他。”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bāng ←

    我点了点头,王妍道:“相公你先去,我去陪陪王雅。”

    李显鹏道:“陆夫人真是体贴,阿雅能有你这么一个姐姐真是三生有幸。”

    说着,他招呼来一名侍女,随即带着王妍去找王雅去了。

    我则是跟在李显鹏身后,来到后厅,鹤田正良和李显宗正在说笑。看他们熟识的样子,应该都认识。

    李显鹏道:“大哥,大国柱过来了。”

    李显宗和鹤田正良都是站起身来,两人朝我拱手行礼。

    我赶忙还礼道:“伯父,师兄,都是自家人,勿要多礼。”

    李显宗颇为赞赏道:“鹤田兄,你这个师弟做的真是不错啊,难怪三位老前辈如此喜欢。”

    鹤田正良笑了笑,李显宗道:“阿远,坐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在李显宗的右手边坐下了,侍女给我端来了茶水。

    李显宗道:“今日拙子成婚,两位都是能过来,老夫我开心的很啊。”

    鹤田正良道:“师弟的婚礼,我这个师兄自然要过来捧场,只是三位老师最近忙活国学院的事情,实在是没有空闲,三位老师让我代为转达歉意。”

    李显宗道:“国学院招生是大事,肯定耽误不得。”

    我道:“伯父,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前往国学院担任讲师。”

    李显宗道:“阿远说笑了,我这么一个落魄之人,能担任什么讲师。”

    我道:“伯父,您当年能让东吴寸步入不得东齐,足见智谋!”

    李显宗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提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了。”

    我道:“伯父,前半生戎马疆场,后半生教书育人,这样才不枉此生。”

    李显宗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他道:“阿远,你这话说的没错,我有些动心了。”

    我道:“伯父,我全当您是答应我了,明日我便吩咐国学院的侍从给您送聘书!”

    李显宗看着我问道:“阿远,如果我去了大学寮,能有什么好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