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5章 高超演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宗教的权威性不容侵犯,更不容人们得出除它给出以外的所有答案。

    历数古代宗教改革的先驱者们,还有被当做异端烧死的科学家们可见一斑。

    我信口胡诌出的一个答案看来给我带来不小的麻烦呀。

    “大人不要为难小人了,我再多给您准备些栗子是。”我拱手道。

    “哈哈,你实在是太有趣了。”神使大人喝了一口酒水笑道,“我要三车栗子,想必祭祀们和其他姐妹也会十分喜欢。”

    “这个......您要的是不是有些太多了。”我故意道。

    在场的侍女都朝我投来惊异的目光,神使大人打量着窗外淡淡笑了笑。

    “你知道现在城堡外面想要进来给我送东西的有多少人吗?”神使大人转过头来看着我问道。

    “您都说了,我不信仰双蛇神,也不信拜蛇教。”我拱手道。

    神使大人抿嘴一笑,淡淡道:“说吧,你有什么请求。”

    “大人英明,小人的小算盘还是被您给看出来了。”我拱手道。

    “刚感觉你跟那些俗人不一样,怎么现在也跟他们一样拍起马屁来了。”神使大人淡淡笑道。

    “有求于人,恭敬的拍拍马屁是必须有的过程。”我说。

    神使大人又是掩嘴笑了笑,说:“好了,说说什么事情吧。”

    我回头看了一眼汪玲,她连忙走了来,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在神使大人面前跪下了。

    神使大人下打量了一番汪玲,淡淡道:“哦,看来有求于我是你而不是他。”

    汪玲恭敬的叩拜道:“神使大人,我自小父母双亡,跟哥哥一起出海讨生活才是活到现在,恳请您让我收拢哥哥的尸体回北燕埋葬!”

    话音刚落,汪玲眼角的泪水吧唧吧唧的便开始往下落。

    再加她那俊美凄惨的样子,不觉让人生出同情之心。

    凭汪玲这演技,放在现代绝对是影后级别的人物,拿个奥斯卡肯定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神使大人微微有些动容,随即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淡淡笑了笑。

    “你哥哥是汪直吧。”神使大人道。

    汪玲哽咽道:“大人明察,我哥哥是那名十恶不赦的大海盗。”

    “哦,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的哥哥,你不是一直跟他相依为命吗?”神使大人不解道。

    汪玲擦了擦眼泪,说:“哥哥他常年劫掠来往于黑齿国的商船,手的人命数都数不清,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神使大人饶有兴趣点了点头,又问道:“你说的收拢尸体是什么意思?”

    “大人应该知道,如果我哥哥被押送到王都将军府,到最后他肯定会尸骨无存。”汪玲说。

    “听说他劫走了长谷川信德的货物,依那位老人家的脾气肯定会把他剁碎了喂给那只畜生吧。”神使大人笑道。

    “我恳求大人下令在这里地处死他。”汪玲道,“我也有机会拿回哥哥的尸骨回原北燕老家埋葬。”

    神使大人的食指敲打着夜光杯,她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又看了一眼汪玲。

    “你哥哥虽然可恶,但是他把长谷川信德的货物劫了这件事情还是十分大块人心的。”神使大人说道。

    汪玲从袖子掏出了短刀,神使大人的双眸闪过一丝寒芒。

    “这是小女子家传的宝刀,一点心意,不成敬意。”汪玲十分恭敬的双手托着举过头顶道。

    侍女走前将短刀拿了过去,眼前这位神使大人拿过短刀把玩了一阵,十分喜欢的点了点头。

    “确实是一把好刀,也不知道出自于哪位名家之手。”神使大人道。

    “除了这把刀,我们还在东港准备了一船的珍宝,还请大人笑纳。”汪玲道。

    神使大人将短刀递给了身旁的侍女,她看着我问道:“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小人再给您陪送三车栗子。”我拱手道。

    神使大人的脸色突变,她猛地把夜光杯摔碎在了地面。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演戏,汪玲吓得浑身颤抖起来,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陆远,你串通海盗,该当何罪!”神使大人喊道。

    我毫不畏惧的挺身拱手道:“大人想把我也捆了送去王都喂畜生吗?”

    “你不怕吗?”神使大人冷笑道。

    “有何可怕?”我反问道。

    神使大人忽然又换了一副面孔,她淡淡笑道:“陆远,你十分不错。”

    汪玲哽咽道:“神使大人,您答应我了。”

    神使大人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我前搀扶起汪玲,转身离开了这房间。

    一直站在门外的田氏见我们出来了,连忙问道:“怎么了,里面为何会有摔杯子的声音。”

    “神使大人似乎在考验我。”我胡诌道。

    田氏看了一眼汪玲,问道:“她怎么哭了?”

    “吓得。”我说。

    田氏拍了拍我的肩膀,似乎认定了我已经前途无量了一般。

    我带着汪玲离开了城堡,时下已经是黄昏时刻了。

    汪玲仍然一副哭泣的样子,我十分不解的轻声问道:“还演什么,都已经出来了。”

    “她房间的里面的窗户正好能够看到这里。”汪玲轻声道。

    我控制着一只麻雀飞去,果然看到那位神使大人正靠在窗户朝我们这边看呢。

    “先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汪玲问道。

    “怎么办,当然是填饱肚子再说了!”我说,“你请客!”

    我带着汪玲顺着台阶走下高地,朝着卖吃食的街道走去。

    路过包子铺的时候,汪玲停下脚步道:“咱们吃包子吧。”

    我突然想起肉铺老板把剩猪肉卖给包子铺的事情,胃不觉一阵翻滚。

    “还是算了吧,咱们喝羊杂碎去!”

    我扯着汪玲的手朝着羊杂汤的摊位走去。

    她抽了抽鼻子,有些恋恋不舍的望着包子。

    “老板,两碗羊杂汤。”

    我带着她来到靠里面的地方坐下了,不一会张横他们也是过来了。

    汪玲不时朝着卖包子的地方张望,似乎铁定主意要吃包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