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46章 河伯去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246章 河伯去世

    话音落下,整个会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注视着我。

    第一个严苛的条件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大大的坏消息,可是之后的两个信息,对他们来说太过于震撼了。

    年薪十万金币的讲师!若在国学院里得到这个职位,还去朝廷混俸禄吃做什么,高下立判。

    更何况,国学院的特别奖金可是有一百万金币,这基本上是他们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之所以给出这样丰厚的条件,是因为我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平庸者入朝为官,让精英者待在国学院培养更多的人才。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以上就是我要补充的,希望今年的一百万金币能被早早的拿走。”

    “院长万岁!院长万岁!院长万岁!”

    会场上掀起一股欢呼的狂潮,说实话,当一个有钱的国学院院长,真好。

    回到座位上之后,女王侧过身子之后去,轻声道:“陆卿,国库可没有那么多的钱。”

    我轻声道:“王上放心,这钱由飞龙商会来出。”

    主持人又是上前唠叨了几句,然后这场开学典礼便算正式结束了,学生们的国学院生活正式开始。

    鹤田正良和岩田悠马算是两个最忙的人了,因为他们一个需要负责军事系的课程,一个需要负责医学系的课程,同时还要处理尚书省的事务。

    典礼结束之后,女王回王宫去了,北方春耕面临人手不足的问题,她需要尽快回去跟大臣们商议。

    我下午的时候巡视了一番国学院,主要是看看学生们的生活条件怎么样,是不是需要补充什么事情。

    转了一圈之后,我便回陆府去了

    之后的日子开始变得有些平淡无奇,白天的时候我在国学院划划水,心情好的时候就给学生们上上课。

    有时候也跟着他们做一些课题研究,由于经常跟这些家伙混在一起,我跟这些家伙之间的关系也拉近了不少。

    黑齿国从战乱的落败逐渐走向繁荣,飞龙商会日进斗金,女王的肚子也渐渐变得大起来。

    夏天结束之后,女王便待在暖阁不出来,朝堂上一切事务由三省六部协商解决。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秋天的时候,王都城外的商业区建成,飞龙商会借着房地产又是赚的盆满钵满。

    中心区的别墅以三千万金币一栋的价格售卖出,买下这些房子的都是南洋的豪商。

    本来鹿有鸣的意思是给我留下一栋,我想了想还是卖掉比较好,毕竟我已经在陆府住习惯了。

    要知道,这房子能卖掉换很多钱,用这些钱巩固飞龙商会的资金链,再好不过。

    工业区的彻底完工是在商业区完工结束后不久完成的,铁器工坊已经开始运转,玻璃工坊和肥皂工坊的研究部也开始运作。

    飞龙商会的机密技术都已经转移到工业堡垒里,再加上有暗卫的重重保护,想从里面盗取东西的话难如登天。

    转眼间,秋天已经来临,黑齿国再次迎来了一个丰收年,北方的局势也逐渐稳定下来了,自由民们基本上不用靠朝廷补助也能吃饱肚子。

    我闲来无事便帮着王妍编写修改《西游记》,由于《红楼梦》卖的不错,我们打算把《西游记》也是出版,再赚上一笔钱财。

    现在王妍在飞龙钱庄的账户上已经有接近五百万金币的收入,这些都是半年来陆氏书局的收入。

    由于王妍名气的带动,陆氏书局出产的纸张也是跟着水涨船高。

    当初小柳敬太买下的那第一批纸被这个家伙卖出了天价,给尚书省弄来了三十万金币的经费,惹得其它部门是眼红不已。

    我跟王妍正是忙活着,赵子丹却是急匆匆的推门进来了。

    半年多都没见赵子丹如此匆忙,我心下不禁咯噔一下,“子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赵子丹拱手道:“主公,高崎县九枝先生通过暗卫的渠道加急给您送来一封信。”

    我问道:“信呢?”

    赵子丹递到我面前,接过后拆开看了一遍,拿着信的手猛地震颤了一下。

    王妍面色紧张的问道:“相公,怎么了?”

    我目光呆滞道:“河伯去世了。”

    王妍闻言也是一怔,赵子丹道:“主公,您节哀顺变。”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堵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当时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意外的落到了一个小岛上,是河伯把我救了回去。

    王妍道:“相公,我们回趟高崎县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你去跟麦妹说,好好安慰他。”

    王妍点了点头,她擦了擦眼角不知何时多出的泪水,径直找麦妹去了。

    我看着赵子丹吩咐道:“子丹,你用暗卫的渠道通知来广县县尉满仓,让他尽快回高崎县下河村。”

    赵子丹应诺一声,随即转身下去准备去了。

    麦妹得知自己爷爷去世的消息后抱着王妍嚎啕大哭,我连夜吩咐人准备好了马车,带着麦妹和王妍朝高崎县返回而去

    回到下河村的时候,河伯的尸体已经被装进棺椁,坟墓也已经挖好了,就在西山栗子工坊上面。

    由于没有直系亲属处理丧葬事宜,河伯的棺椁并没有入土为安。

    我们到达之后,王妍帮着麦妹操持出殡的事宜,然后把河伯的棺椁下葬。

    待到下葬完毕之后,满仓才是迟迟归来,他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更加威武了。

    兄妹俩见面之后自然是抱头痛哭,毕竟他们早早没有了父母,从小到大都是爷爷照顾他们。

    一场秋雨落下,给本来沉浸在悲伤的下河村又增添了些许悲凉。

    我提着装满北烈酒水的葫芦来到河伯的坟墓前坐下,随即打开盖子,给河伯撒了一些,自己喝了一口。

    说实话,我心里很难受,因为这是第一个在这个世界跟我有联系的人走了。

    我想哭,可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经历了太多的生死,似乎已经麻木,又哭不出来了。

    黑齿国已经走上正轨,这里其实已经不再需要我。

    我看着河伯的墓碑,呢喃道:“河伯,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